秘控企業攫取財富 揭祕江澤民孫子斂財術

博裕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長孫江志成。(新紀元提供,合成圖片)

提到中國首富,中國人一般都會想到馬雲、王健林和許家印。不過近年來,隨著中共貪腐內幕的進一步曝光,以及「巴拿馬文件」「天堂文件」等離岸金融信息的披露,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不但坐實了「中國第一貪」之名,而且江氏長孫江志成被揭露是中國真正的「首富」。

1986年出生的江志成,英文名叫Alvin Jiang,是江澤民的長孫,江綿恆之子。2010年,24歲的江志成,在美國著名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私募業務部門工作了9個月後,離開高盛,創立了博裕資本(Boyu Capital),從事私募投資業務。2014年路透社曾刊文披露江志成如何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新興私募股權市場獲得巨額利潤,利用特權操手暴利領域等內幕。

2019年4月以來,流亡美國的大陸郭姓富豪多次爆料,稱江澤民家族在海外實質控制的「盜國財富」至少1萬億美元以上,江志成已經把5千億美元洗到國外。2017年、2018年間,郭姓富豪還曾經爆料說,江綿恆從2004到2008年之間,三次在南京軍區醫院換腎,殺人活摘器官。

郭姓富豪披露說,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10家中國重要企業,實際上都是「國企中的軍企」,受江澤民家族控制;海外許多大公司都是被江家持有的家族基金,離岸公司等控制;江家資產的內幕「駭人聽聞」。

郭姓富豪對江氏家族的這些爆料,聽起來似乎是駭人聽聞,但細究之下,會發現並非空穴來風;至少,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在短短十餘年間斂財數千億美元,確實是有跡可循。

一代「貪」過一代的江澤民家族

江志成和他的父親江綿恆都屬於「太子黨」,「太子黨」指的是中共現任及前任高官的子女。中共對中國經濟和社會各方面的全面控制,讓「太子黨」可以藉助家族政治關係聚斂財富。

早期的太子黨熱衷於利用父輩的權力進行倒買倒賣,也就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學生們所抗議的「官倒」。

江澤民上台後,以貪腐治國,將權力腐敗推至頂峰,中共「太子黨」的腐敗力度和斂財手段也隨之升級。

最典型的,就是江澤民直接將大量把持經濟命脈的國有企業,低價售賣或直接劃撥給其子江綿恆,使得江綿恆不但掌控了率屬上海市經委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建立起龐大的「電信王國」,同時插手地產、金融、醫療等幾乎所有的特權壟斷行業,牟取暴利。

江綿恆用江澤民的權力和腐敗的中共體制開道,瘋狂斂財,獲得「中國第一貪」之名。

如果說江氏第二代的權力腐敗,貪圖的是中國民眾的財富;那麼江志成出道時, 江氏第三代貪腐的目標,就已經不滿足於中國,而是瞄準了美國和全世界的財富。

在美國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江志成,已經看不上父輩太子黨、對中國國企和民眾財富的明搶豪奪,而是看上了一條更隱蔽、攫取財富更多更快的捷徑——操縱金融。

通過對中國企業的資本運作,江志成發現,他可以在香港、美國等海外金融市場上輕而易舉地獲取(騙取)成百上千億美元。他需要做的,只是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去操控、脅迫或影響中國公司,以及那些渴望在中共權力盛宴中分一杯羹的外國金融機構和事務所。

江志成貪財之道:附體中國企業 攫取全球財富

江志成踏上中共腐敗之路,所嘗到的第一個「甜頭」,應該是2011年收購「日上免稅行」的控股股權。日上免稅行是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的美籍華人江世干(Fred Kiang)創立,經營由中共壟斷和特批的免稅商品。

據路透社消息,2011年博裕資本給日上免稅行估值2億美元,出資約8,000萬美元收購其40%的股份。但根據日上免稅行向中共當局提交的2012年銷售數據,銀行家們認為該公司的估值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也就是說,博裕資本在這筆交易中,一年時間至少賺了七倍。

江志成通過「日上免稅行」給投資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日上免稅行近乎贈送式的,將股份賤賣給博裕資本,證明江志成能夠涉足受嚴格控制的國資壟斷行業,並將這些資產轉化成利潤豐厚的投資。事實上,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權基金,已成為中共太子黨的「提款機」。

港媒《壹週刊》曾發文《紅色權貴橫行中環 江澤民孫超級基金曝光》稱,中共一批權貴家族子弟入主香港金融中心,他們首先入職國際投資銀行,然後在香港成立基金,向海內外富豪招手,然後大舉進入國內企業。這些太子黨任職的投資銀行,或成立的基金公司,動輒操控千億資產,牟取暴利。

例如博裕資本首期私募投資基金集資十億美元,投資者之一就是香港首富李嘉誠。資料顯示,博裕資本目前管理著規模近百億美金的美元基金,是中國最大的私募投資公司之一。

江志成隨後又勾連上由中共太子黨把持的紅色企業中信資本,2012年從其手中購入中國信達資產約3.9億港元的股份。

不過,江志成創立博裕資本,磨刀霍霍的真正目標,應該是中國商界最大一隻「肥羊」——阿里巴巴(Alibaba)。

江志成貪腐目標:錢途無限的阿里巴巴

在博裕資本創立時,阿里巴巴已經是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旗下的「支付寶」也已經成長為中國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代表著潛力無限的網絡金融。

但在江志成創辦博裕資本後,Alibaba遭遇了一些異常波動,例如2011年5月的「支付寶股權風波」。

當時Alibaba在未獲雅虎等主要大股東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支付寶股權從阿里巴巴集團,轉移給旗下另外一家公司(浙江阿里巴巴)。

Alibaba公開的理由,是為符合中共政策要求、迴避外資協議控制,以幫助支付寶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不過,據《南方週末》、《羊城晚報》等陸媒報導,中共的政策要求並不確切,且接收支付寶的「浙江阿里巴巴」也未能證明自身擺脫了協議控制;更關鍵的是,首批拿到牌照的27家支付企業中約一半有外資背景,似乎未因協議控制而受影響。

Alibaba當時強行轉移支付寶股權的做法,不但損害了股東的正當利益,也留下了種種不合常理的謎團。但有海外媒體爆料稱,股權之爭的根源,是江志成看中了支付寶,欲將支付寶從阿里巴巴切割後,收入囊中。

2014年,浙江阿里巴巴更名為「螞蟻金服」。截至2018年,螞蟻金服的估值達到160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獨角獸公司。獨角獸,是指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億美元以上,又未在股票市場上市的科技創業公司。

雖然江志成與支付寶的傳言難獲證實,但博裕資本與阿里巴巴的互動,一直不斷。2012年9月,博裕資本聯合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共同投資阿里巴巴,幫助Alibaba回購雅虎所持有的股份。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剛上市,市值就突破200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之一,身為Alibaba最大個人股東的馬雲也成為明面上的中國首富。

博裕資本2012年對阿里巴巴投資的4億美元,在Alibaba上市時,兩年時間就賺取了逾20億美元,獲利5倍以上。不過,20億美元只是江志成從Alibaba掙到的小錢。

江志成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和中共的腐敗體制,從阿里巴巴攫取的未公開的股權利益,才是江志成貪到的大頭。這,才是江志成的斂財術。

阿里股權結構「詭異瘦身」 揭開江志成財富一角

Alibaba在2014年上市文件中,公布了約70%的股份持有者,關於其他股東的信息寥寥無幾。

根據阿里巴巴2014年上市的POST IPO公告(點擊查詢原件),包括馬雲在內的管理層持股14.6%,其中馬雲持股7.8%;軟銀(SoftBank)持股32.4%,雅虎持股16.3%。不過,阿里巴巴的上市公告僅公布了約70%的股份持有者,並未披露剩餘30%流通股的持有者信息。

然而,梳理阿里巴巴的上市財務信息,或能揭開江志成隱藏中陰影中的,巨大財富的一角。

根據阿里巴巴2018年提交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20-F年報(點擊查閱原件 ),截至2018年7月18日,阿里巴巴共有 2,592,184,258股流通股;64.4%的流通股(約16.7億股),是由註冊地在美國的128個登記股東(record shareholder)持有,這些登記股東包括那些替客戶代持股票的銀行和券商。阿里在年報披露的股權結構中,只列出管理層以及持股5%以上的實益股東(beneficial shareholder)。

然而,根據雅虎財經(Yahoo! Finance)對Alibaba 2017年13-F季報數據的分析,截至2017年12月31日,1,926家美國機構持有10.5億股、約40.54%的Alibaba流通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