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美元霸權終結?沙特考慮拋出萬億美元“核武器”,人民幣機會來了

 

成也沙特,敗也沙特!

 

多年以後,當美國人回憶起與沙特的這段“塑料友情”,不知道會不會如是感嘆。

 

美國和沙特的關係,總是繞不開石油這個話題。就在兩週前,特朗普還發布推特,感謝OPEC組織增加石油供應量,平抑油價。

 

不過,這般溫情脈脈很快變成了“兩肋插刀”。

 

4月4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通過“NOPEC”法案,直接對OPEC說No。簡言之,這個法案允許美國企業對OPEC組織發起反壟斷訴訟,並禁止一切外國組織合謀操縱化石燃料價格。

 

也就是說,一旦這項法案最終由美國總統簽字生效,那麼縱橫國際石油市場的OPEC組織或將被強行拆分!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OPEC組織目前提供了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石油產量,沙特一家更是控制了全球10%的石油產量。所以受影響最大的沙特自然要奮起反擊。

 

4月5日,據內部人士透露,沙特高級能源官員正在考慮一個“核武器”選項,即在石油交易中拋棄美元,改以其他貨幣計價。

 

考慮到沙特在美國的直接投資接近1萬億美元,持有美國國債1600億美元,沙特如果真的拋出這個“殺手鐧”,無疑將徹底終結幾十年來“石油美元”的霸權地位。

 

而且諷刺的是,作為支撐美元國際地位的基石,“石油美元”的誕生正是來自1973年美國和沙特達成的協議。

 

所以說,成也沙特,敗也沙特?

 

“美國要幹掉OPEC,美國經濟先得崩潰”

 

4月5日三位熟悉沙特能源政策的消息人士稱,如果華盛頓通過NOPEC項法案,將歐佩克成員國暴露於美國的反壟斷訴訟中,沙特則威脅要以美元以外的貨幣出售石油。

 

消息人士表示,最近幾個月,沙特能源高級官員在內部討論了這一選項,並且已與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進行了討論。一位熟悉沙特石油政策的內部人士稱,沙特方面還向美國高級能源官員傳達了這一威脅信號。

 

沙特人明白這個“核選項”的重大意義。沙特高官曾表示,“如果讓美國人通過NOPEC,首先崩潰的會是美國經濟。”據沙特方面考慮,如果美國對OPEC組織的製裁導致全球油價大跌,美國自己的頁岩油儲量價值也將極大下降。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最近一周以來,受到這項法案的影響,國際市場擔憂石油供應出現波動,油價持續走高。

 

自從進入4月以來,WTI原油價格累計漲幅達5.08%;布倫特原油累計漲幅也達到3.97%,並突破70美元大關。而在2019年一季度,WTI原油價格累積上漲32%;布倫特原油價格一季度累漲約25%,均創下10年來最高紀錄。

 

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曾表示,NOPEC法案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美國財經媒體CNBC分析認為,即使雙方不太可能真的大打出手,但沙特如果拋棄石油美元,將嚴重破壞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降低美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影響力,並削弱其對各國實施制裁的能力。

 

石油美元的前世今生

 

誰掌握了石油,誰就能掌控貨幣。成為石油交易的結算貨幣,是很多國家夢寐以求的目標。

 

“石油美元”的時代,其實距今還不到50年時間。在美元之前,英鎊和荷蘭盾都曾短暫地成為石油貨幣,當時正值英荷兩國在北海大量開採石油的階段。加拿大元也曾一度成為重要的石油貨幣。由於日本99%的石油用量要靠進口解決,曾經加拿大元和日元間的匯率幾乎成了國際油價的“晴雨表”。

 

到了1971年,由於美國的黃金庫存告急(此前英國將美元資產全部兌換成黃金),尼克松宣布美元退出“金本位”。也就是說,人們再也無法用手上的美元現金,去找美國財政部按官價兌換成黃金了。

 

與黃金脫鉤後,美元背後缺少實物資產支撐,國際需求量大跌,美元價值一再貶值。為了保持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美國盯上了石油,作為美元鉤住的下一個“錨”。

 

1973年,經過一系列艱苦的談判,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代表美國政府與沙特王室達成協議:美國將為沙特的油田提供軍事保護,作為回報,沙特將僅以美元為其石油定價(也就是說,沙特在石油出口時將拒絕接受除美元以外的所有其他貨幣)。

 

到1975年,OPEC組織的所有石油生產國都同意以美元定價石油,並將石油收益投資於美國政府債券,以換取美國的保護。“石油美元”的格局自此形成。

 

那麼,為什麼說“石油美元”深刻地影響了世界經濟格局呢?

 

 

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改變了國際貿易格局,曾經坐擁順差的歐美髮達國家由於要高價進口石油,出現了貿易逆差,而出產石油的中東小國們倒是“躺著賺錢”。如何讓被石油國賺走的錢再“回流”美國,就得依靠石油美元出場了。

 

在世界上,進口石油的國家遠多過出口石油的國家。像日本、西歐等工業發達地區為了滿足石油進口的需要,必須積累龐大的美元儲備,自然提高了對美元的需求量。

 

而產油國(大多數並非發達國家)收穫了大量的美元盈利後,由於國內投資市場狹小,不能完全吸納這麼多美元,必須以資本輸出的方式在美國等發達國家進行直接投資,維持收益率。這樣一來,被石油國賺走的美元,又流回到歐美市場。

 

而對於美國來說,石油美元的存在使得美國能以很低的利率發行國債,向全世界借錢;也可以使美國容忍很高的債務上限。

 

經過幾十年的積累,石油美元的規模已達到相當驚人的程度。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計算發現,如果以主要產油國家的主權石油基金資產規模計算,石油美元累計已超過4萬億美元規模。

 

截至2018年,僅僅是挪威的主權石油基金一家就管理著1.03萬億美元的資產;全球前十大主權石油基金總計資產規模達3.8萬億美元。

 

人民幣機會來了?

 

其實早在沙特之前,世界一些主要石油出口國家就開始了“去美元化”的進程。比如早在2000年,伊拉克在“石油換食品”項目中就以歐元結算出口石油。而在最近幾年,中國作為主要的石油消費國,在石油交易結算上的話語權也越來越大。

 

2016年,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曾表示,俄羅斯正在認真考慮以人民幣作為石油結算貨幣的可能性。而且除了石油交易,在俄羅斯與中國的其他貿易往來中,人民幣的作用也越來越顯現。他曾經對媒體表示,“現在是時候了,我們將拋棄美元,並尋求替代貨幣。”

 

2016年10月,中國進口的部分俄羅斯石油已實現人民幣結算。伊朗、阿聯酋等國也已同意用人民幣結算。

 

2017年9月15日,委內瑞拉石油部發布的公告中,石油價格是以人民幣計價的。同時,委內瑞拉政府宣佈在一切交易中禁用美元。

 

2018年1月,在上海和香港之外,迪拜交易所也推出以人民幣計價的期貨合約交易。

 

2018年11月,伊朗央行旗下的外匯牌價網站將人民幣取代美元,列為三大主要換匯貨幣之一,意味著包括伊朗石油業在內的經濟活動將擴大人民幣的使用量。

 

除了在石油貿易中推進以人民幣結算,上海期貨交易所去年推出的原油期貨也極大增強了中國在石油定價權上的話語分量。

 

據去年6月新華社報導,上海原油期貨的日成交量(1.8萬億元)已超過迪拜原油期貨合約,成為亞洲市場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貨合約,僅次於紐約和倫敦兩大老牌基準市場,躋身全球交易量前三,並且境外投資者踴躍參與。

 

2018年12月,據路透社計算,在推出後短短9個月內,人民幣原油期貨的交易總量佔國際市場份額已達6%。中國期貨市場正在改變全球能源市場的規則。

 

來源:華爾街見聞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50745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