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出手打擊中共 澳啟動反干預程序 外國代理人下月起須註冊

律政部防止聯邦大選受外國影響

澳啟動反干預程序 外國代理人下月起須註冊

澳洲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將於12月10日啟動讓代理人進行註冊的程序。 (AAP Image/Lukas Coch)

在未來幾週內,在澳洲的外國代理人和代理機構必須公開他們的活動。澳洲聯邦政府對遊說團體和其他可能影響下次聯邦選舉的人的行為已經做了更嚴格的規定。該規定下月將開始實行。

綜合《悉尼晨鋒報》和《澳洲人報》的消息,莫里森政府將於12月10日啟動讓代理人註冊的程序。

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表示,政府從安全機構獲得的警告是,如果沒有這樣的法律,澳洲「容易受到」外國干預的影響,並且澳洲對此「遠沒有免疫力」。

確保明年聯邦大選免受外國干預

接下來的兩週,律政部長波特將在議會中著手推出更改的規定,確保新條款能夠在聯邦大選之前完全生效、得以實施。

聯盟黨想要縮短為外國政府做事的人辦理註冊的「寬限期」。從12月10日起,代表外國政府的代理人或代理機構將有三個月的時間辦理註冊,而目前的規定期限是六個月。但如果原定於明年5月舉行的聯邦大選提前開始,這個規定將會有變化——一旦政府公布提前選舉,辦理註冊的時間將只有7天。

如果某人從12月10日之後代表外國政府做事,註冊的時間限制更短——此人必須在48小時之內辦理註冊。12月10日之後任何新的遊說活動安排都必須在14天內註冊。

波特表示,新法律將賦予安全機構足夠強大的權力,使他們能夠對任何選舉活動中的外國干預行為採取行動制止。也就是說,安全機構可以自行針對外國干預事件提起訴訟,而不需要等待部長做決定,尤其是在大選期間政府處於過渡的狀態下。

「如果我們看到在澳洲出現上一次美國總統選舉中發生的那種(外國干預)行為,那麼你可以使用所有的立法工具對其進行起訴,干預行為一出現就能迅速被掌控。」波特說,「在這種情況下,起訴的決定不需要獲得政治上的同意——這是由向聯邦檢察長(CDPP)提供信息的機構作出的決定。」「這可以(讓訴訟)很快進行。」

外國代理人必須按新法註冊

在反外國影響力的制度下,律政部負責人會採取行動打擊那些沒有註冊而進行干預活動的代理人。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將負責向聯邦檢察長提交外國干預活動的信息。

已經通過的《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中要求,那些代表外國政府的人必須在公共網站上登記他們的活動,該公共網站類似於現有的遊說客登記網站。他們需要公布他們使用過的所有名字和機構名稱、他們與外國政府有關聯的細節,以及他們所涉足到的業務。這些代理人還可能被要求提供遊說活動的證據,例如向政客發送的私人信息、發表的演講等。

那些未能按要求登記的人將會受到制裁,其中包括,違法最嚴重的將面臨長達5年的監禁。

新法律還要求,如果外國政府或政黨持有公司至少15%的股份或擁有15%的投票權,或可以任命公司至少20%的董事的情況下,該公司需要公布相關的具體信息。

雖然許多跨國公司和政府是分開的,但是有些中國公司以及部分中東國家的公司都是國有的,或與政府機構有關聯。

除此之外,新法律還包括了一項律政部負責人的通知制度,即律政部可根據情報機構提供的信息將某一外國公司或外國政府代理人列入登記名單上(即註冊成為外國代理人),不論他們是否願意。這樣的書面通知發出後將即刻生效,無需提供程序上的公正性,但接收者可以對此提起上訴。

反外國干預法的部分解讀

同樣在今年制定的另一項單獨的《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中,也將對那些代表外國政府在澳洲進行祕密的、欺騙性的或威脅行為的人進行處罰。

約一週前,前費爾法克斯駐北京記者、前澳洲總理和政府內閣國際問題的首席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在一個關於孔子學院的討論會上透露,今年6月28日通過的要求外國代理人註冊的相關法律還未實施,但政府一定會在聯邦大選前讓新法律生效。他介紹,「新推出的外國干預刑事法中有一項新的刑事罪行,針對那些干預他人政治權利的行為,比如投票權,甚至政治溝通的權利,(對這些權利的侵犯)就可能構成刑事犯罪。」

前澳洲總理和政府內閣國際問題的首席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在一個關於孔子學院的討論會上解釋新的反外國干預法。(安平雅/大紀元)

對於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加諾特說,該法律有效地讓與外國政府有關聯的實體,或代表外國政府參與澳洲政治活動的個人註冊為外國代理人。「雖然這並不代表你有犯罪行為,但如果你不註冊,不坦誠公布你的行動的性質,那麼你就有坐牢的風險。」

他認為,這些法規可以規範和改變人們在澳洲大學校園裡或其它地方的行為。加諾特舉例,如果諸如孔子學院這樣的機構,受到外國政府的控制或為外國政府行事,那麼它就屬於透明度計劃的目標機構。而附屬於該機構、代表其做事的個人,他們需要按照透明度計劃註冊。

加諾特說:「在這個(外界)意識到(外國干預)的新時代,那個(對外國干預)盲目或故意盲目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每個人都得到了警告,那就是存在著(外國干預的)風險的事實。」

「我認為(新法律)將改變遊戲規則。」

【大紀元2018年11月23日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