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救市」讓股市連賭場都不如

中共政府拯救股市的做法,大概是全世界最可笑的行為,這反過來也驗證了,這個國家從來都不是一個真正與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

中國股市的確很差勁,最新的A股指數已經跌落至2500點以下,創下了近4年最低,比2015年股災時的2700點更差勁。

不得不說,川普8月份說的那句話很有道理:關稅行動的效果遠遠超過任何人的預期。因為中國市場的股市在過去的4個月中下降了27%。

救市:從高官喊話到地方行動

股市持續恐慌性的下跌,讓中共政府像往常一樣,開始了救市行為。比如同一時間,中共政府金融系統監管高層紛紛發聲。

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說,近日我國金融市場受多種因素影響出現較大幅度異常波動,與我國經濟發展基本面嚴重脫節,與我國金融體系整體穩健狀況不相符合。

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提出六大措施提振市場信心,包括鼓勵各類基金幫助上市公司紓解股票質押困境、鼓勵私募股權基金購買已上市公司股票,參與上市公司併購重組等。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近期股市波動主要受投資者預期和情緒影響。實際上,當前我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險防控取得進展,宏觀槓桿率已經企穩,經濟內生增長潛力巨大,經濟繼續保持穩定增長的動力增強。總體看,當前股市估值已處於歷史較低水準,與我國穩中向好的經濟基本面形成反差。

光說還不夠,政府還要真金白銀去救市。比如中國經濟創新最好的城市,深圳市宣布,“將拿出500億發放委託貸款給上市公司,用於救助企業流動性,150億已經到賬深圳中小擔保公司,100億到深圳高新投。”

同時,北京海淀區屬國資和東興證券發起設立支援優質科技企業發展基金,基金規模100億元,首期20億元已完成募資,通過受讓不超過上市公司總股本10%的股權,幫助民營科技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質押風險等。

雖然這次中共政府還沒有宣布大手筆幾千億或萬億直接救市,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深知政府心態的投資者,多少年下來,最期待的就是政府“救市”。

幾萬億救市:越救越差從未好過

中國式政府“救市”跟美國2008年以及歷次全球性金融危機不同,後者屬於真正的市場恐慌懸崖,而中國是只要股市不好,政府就異常恐慌擔心,尤其在政府主導與控制的市場環境下,根本不存在突然的懸崖式暴跌與金融恐慌,但政府還是擔心,還是得救市。

國外的救市有著一系列法律條文與市場規則,但即便如此,市場往往會對這種用納稅人的錢去救企業救金融市場的方式方法產生質疑、質詢,政府要對此做詳細回答,包括最終盈虧。中國則一個都沒有,從中央到地方,都是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在中國,所有人都知道,政府救市就是直接干預,股市要救市,房地產要救市,一旦那個行業景氣度不高了,人們都立刻想到了政府要救市。有些救市似乎有用,比如房地產,政府之前每一次救市,都導致了中國房價節節高升,最終成為今天這樣更大的畸形,所以這兩年中共政府在想盡一切辦法控制房價,包括限制人買賣,限制開發商價格,搖號等措施。而中國這兩個月最新資料顯示,房價正在全國性下跌。

泡沫越吹越大,中共政府如何拯救房地產,現在成為了很大挑戰。這就是救市的代價:短期看起來還不錯,但越救問題越嚴重,出來混最終得還。

再談股市,中共每一次救市,可以說,大概只有一兩天,兩三天有用,除此之外一點作用都沒有。比如2015年股災時,不到一個月的時間,A股就下跌了1800點,跌幅接近35%。中國“國家隊”證券公司直接投入了超過1.2萬億資金救市,結果還是救不起來,這還不包括在2015年6月份貨幣增速僅一個月就增加了2.6萬億。

幾萬億的救市,從2015年至今,中國股市持續下跌,再也沒有起來過。如果說“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那股市則直接反映了投資者對中國經濟的悲觀預期。

多年來還是連賭場都不如差遠了

多年之前,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說,中國股市連賭場都不如。的確,這麼多年下來,賭場的生意越來越好,比如澳門的賭業上市公司業績越來越好,但中國的股市越來越差,真的比差太遠了。

中國股市不如賭場,不僅僅是前景預期不好,更重要或者說最基礎的問題是,中國股市從來都不是一個正常股市。

一個正常的資本市場,本應作為裁判員角色的政府,竟然可以隨便摸來摸去,竟然可以直接介入做交易,竟然可以單方面決定股市未來,這些所做一切,從來沒有考慮過,股市是一個眾人參與的遊戲,有人看好,有人不看好,政府怎麼可以強行介入呢?

中國股市、中國樓市,幾乎可以看到,凡是中共政府宣布要“救市”的領域,無一不是一地雞毛,無一不是持續衰落。政府越救市,市場價格越扭曲,這個市場就越失真,這個市場就不是真正的市場,這個市場可以說僅僅是政府的市場,越救市,投資者越恐慌,因為投資者只有撤離,只有徹底不參與,才能杜絕政府救市的副作用與負面效應。

放眼放去,中國經濟中幾乎所有領域,都被政府直接干預,都曾被政府直接救市,從股市到樓市,再到曾經的十大振興產業。以及今天的“中國製造2025”,除了造成中國經濟巨大的畸形扭曲,產能過剩與債務壓頂,沒有任何價值與意義。

更負面的影響還在於,中共這種扭曲性做法,比如對高新科技領域的直接干預,不僅影響中國本身,還影響全球正常的產業發展,導致全球範圍內正常產業面臨極不穩定與不正當競爭。所以,這也是美國此次制裁中共的關鍵。

阿波羅新聞網 2018-10-22 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