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共勢力侵佔舊金山——「華人進步會」起底

從政治角度上講,舊金山已經是中共大規模滲透美國國土的一個前哨站。

對於偏向中華民國的華僑來說,華埠曾經是他們重要的反共堡壘,如今卻已經被支持中共的活動者們強佔——其影響力之大,現任的舊金山市議會(Board of Supervisors,當地稱〝監督委員會〞)諸位議員,也無不接納親中共勢力的存在。

說到這種令人不安的變化,有46年歷史的〝華人進步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CPA)難辭其咎。該組織1972年在華埠成立時,很少人看好這個稚嫩的親共團體能夠壯大。

〝華人進步會〞的創立者是由華人組織〝義和拳〞(I Wor Kuen,IWK)的幹部。〝義和拳〞以舊金山和紐約為據點,宣稱要〝將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科學地實踐於美國革命〞。無論是〝義和拳〞還是〝華人進步會〞,都是當時舊金山的反共力量所不能接受的。

1978年的一份文件《(馬列主義)革命鬥爭同盟成立宣言》[Statements on the Founding of the League of Revolutionary Struggle(Marxist-Leninist)]宣稱:

〝‘義和拳’也是自1950年代初期以來,華人社區中第一個公開力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組織,‘義和拳’的鮮明立場,激怒了國民黨內的法西斯反動派和反共陣營。為恐嚇群眾,他們多次向‘義和拳’的店面扔炸彈,在中文報刊上進行中傷,並襲擊‘義和拳’成員。〞

而〝義和拳〞卻日漸壯大,將〝華人進步會〞(下簡稱進步會)發展成一個穩步擴張的組織。〝進步會〞為落腳華埠的中國移民提供法律援助和社工服務,並代表他們向市議會謀求權益。通過投入〝選民登記鼓勵活動〞、義務支援當地政治人物的競選宣傳,〝進步會〞開始蓄積政治力量。

〝進步會〞成員也無數次應邀訪問中國,他們稱之為〝了解祖國、見證社會主義實踐的機會〞。

親共組織的分分合合

1978年,〝義和拳〞聯合挺毛的非裔、墨裔美國人及白人,組成〝革命鬥爭聯盟〞(League of Revolutionary Struggle),後者很快成為美國最大的親共組織。此舉拓展了〝進步會〞的支持力量。

同時,〝革命鬥爭聯盟〞和〝進步會〞通過積極支援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傑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在1984及1988年的競選宣傳,也與地方民主黨拉上了關係。

有很多年,親蘇的美國共產黨在舊金山大行其道,其掌控著灣區勢力最大的工會組織〝美國國際碼頭及倉儲工會〞(the International Longshore and Warehouse Union)。當地多位政要與美共關係密切:市議員兼地區檢察官特倫斯・哈里南(Terence Hallinan)擔任過美共青年組織領袖;市議員沙利(Kevin Shelley)、蘇・比爾曼(Sue Bierman)、阿米亞諾(Tom Ammiano)以及市長勃朗(Willie Brown)都公開支持美共,直至1990年代。

1990年,〝革命鬥爭聯盟〞分裂為兩個派系組織:人數較少的叫做〝社會主義組織網路〞(Socialist Organizing Network,SON),堅持毛澤東式的街頭運動;人數較多的叫〝統一組織委員會〞(Unity Organizing Committee,UOC)——〝義和拳〞幹部大都加入其中,其訴求是藉美國民主黨的力量實現社會主義。

同時,美共也出現分裂,灣區的美共黨員大都加入了新成立的〝通訊委員會〞(Committees of Correspondence,CoC)。

1994年,〝社會主義組織網路〞加入了美國最大的親中共組織〝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FRSO);隨後,〝通訊委員會〞和〝統一組織委員會〞的一些成員也相繼加入。

如今,〝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下簡稱自由道路組織)已成為舊金山地區勢力最大的馬克思主義組織。它已經徹底滲透了當地民主黨,以及包括〝華人進步會〞在內的灣區許多〝進步〞組織。〝自由道路組織〞使出毛式街頭抗爭招數,自下而上地給民主黨施壓,同時秘密地在政府領導層安插人馬,他們稱之為〝內外夾攻策略〞(inside-outside strategy)。

隱秘的親中共組織會員

〝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的活動非常隱秘,大多數成員都未暴露身分。深入的考證會有助於判斷哪些組織或機構已被該組織控制。

〝自由道路組織〞是在〝華人進步會〞現任董事會主席李曹玉娟(Pam Tau Lee)的協助下建立的。李曹玉娟也是〝義和拳〞成員,她支持〝統一組織委員會〞,還活躍於〝自由道路組織〞一系的親共組織,其中包括〝草根全球正義聯盟〞(Grassroots Global Justice Alliance)、〝亞太環保網路〞(Asian Pacific Environmental Network)和〝傾聽民聲項目〞(Ear to the Ground Project)。

〝進步會〞董事紀隆(Kim Geron)曾是〝統一組織委員會〞的活躍成員,另一董事Stacy Kono任職於受〝自由道路組織〞支持的〝統一與解放學院〞(School of Unity and Liberation)。

就〝進步會〞的職員來看也是一樣:高級運動及聯盟協調員藺雲鷺(Lucia Lin)是〝自由道路組織〞衍生的左派組織〝LeftRoots〞成員,財務與行政總監Michelle Foy更是極少數公開的〝自由道路組織〞成員之一。

〝進步會〞行政總監Alex T. Tom是〝LeftRoots〞的領袖,更活躍於許多〝自由道路組織〞的外圍組織。

可以說,〝進步會〞幾乎所有董事和職員都跟〝自由道路組織〞有某種聯繫。

支持北京當局

在相繼與〝義和拳〞、〝革命鬥爭聯盟〞和〝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聯手的過程中,儘管中共政策不斷在變,〝華人進步會〞都始終為中共政權發聲。如2001年7月8日,〝進步會〞在華埠主辦了一個論壇,主題為〝美帝國主義和反亞裔種族主義的關聯〞。

〝自由道路組織〞出版的報紙《反擊!》(FightBack!)在報導該論壇時說,〝從1960年代至今參與‘美國亞裔人士運動’的三名在美華裔社會運動者,都在發言中談到今年稍早牽涉中國的‘間諜飛機事件’(指中美撞機事件——譯註)。〞

報導引用〝亞太裔社區賦權組織〞(Asi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 for Community Empowerment)成員Monica Wayie Ly的話說:〝自布希竊政以來,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華裔美國人的態度更加敵對,美國統治階級把中國視為其掌控全球的絆腳石。〞

在196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激勵了相當多的華裔美國激進人士。《反擊!》的報導也引述前〝義和拳〞成員Patsy Chan的說法:〝是時候為中國的成就自豪了,是它將我們組織到一起。〞

前任〝進步會〞行政總監、〝統一組織委員會〞推手、長期隨附〝自由道路組織〞的馬兆明(Gordon Mar)則說,〝美國亞裔主流人士的組織是反對種族主義的,但他們不會聯繫到美國及其海外企業政策。〞

報導隨之對美國的〝帝國主義〞表示痛心:

〝論壇直接挑戰了這樣一種理念,即‘美國亞裔需要證明我們在這裡的價值’,我們在這裡是因為美國是我們的家園。我們的社區應該了解,只要美帝國主義仍然統治亞洲,生活在美國的亞裔就無法得到真正的平等,而會繼續受到國家主義和種族主義的壓迫。與其與亞洲保持距離,我們應該合力抗爭。〞

2007年上海師範大學勞動法教授劉誠的美國之行,即是〝自由道路組織〞一系的組織支持安排的,舊金山一站的交流活動正是由〝進步會〞的Alex T. Tom主持。

2012年,Alex T. Tom發起了〝中國教育與接觸計劃〞(China Education and Exposure Program,CEEP),以〝幫助美國進步主義者和左翼更深入地分析中國,並與中國的草根運動建立關係〞。

〝中國教育與接觸計劃〞的參與者於2014年在〝左翼論壇〞(Left Forum)發言稱:

〝2013年,由美國華裔組成的代表團到中國大陸去學習了如何組織運動。他們圍繞勞工、環保正義、女權及‘酷兒’(非異性戀——譯註)議題,與中國當地十多個組織進行交流對話,為如下問題拓展了討論空間……中國的反資本主義鬥爭和爭取社會公正運動的性質如何?國家和資本家們如何回應?最後,身在美國的我們,在支持中國人民抗爭方面扮演什麼角色?〞

〝中國教育與接觸計劃〞代表團的成員,主要是與〝進步會〞和〝自由道路組織〞關係密切的政治活動者。2017年10月初,〝進步會〞董事會主席李曹玉娟又將〝華人權益促進會〞(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和〝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聯合成了〝終止全國替罪羊聯盟〞(End National Security Scapegoating coalition,ENSS)。

為中共特務開道

為了引開美國大眾對中共特務在美大肆活動的注意力,中共當局不惜投入財力與人力,〝進步會〞樂助其一臂之力。最近曝光的事件就是一例:加州民主黨資深國會參議員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僱用中共特務劉紹漢(Russell Lowe)為辦公室主任長達近20年。劉與前任〝進步會〞副主席馬兆光(Eric Mar)關係密切,直到現在仍然很活躍。

〝終止全國替罪羊聯盟〞的新聞稿稱,〝成立此聯盟,是為了反擊美國司法部到處指控華裔犯間諜罪的行徑。〞

對於解決中共特務在美活動這一現實問題,該組織並無興趣,它明顯是想引開人們視線,並在移民社區內挑動仇恨與是非。

這份新聞稿接著寫道:

〝很遺憾的是,這種形式的種族歧視是美國歷史的一部分,從《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到二戰時逮捕日裔美國人,亞裔一直被貼上‘永遠的外國人’和‘危及國家安全’的標籤。包括《禁穆令》(The Muslim Ban)、警察襲擊黑人,以及當今的打擊移民等等,要知道這全是一回事。〞

干預市政府決策

〝華人進步會〞不止公開為中共發聲和辯護,更積極在舊金山市政府內部打造其勢力。

該會兩位領袖人物鄧式美(Mabel Teng)和馬兆光都曾擔任市議員。馬兆光的雙胞胎弟弟馬兆明則是2018年舊金山市議員候選人。幾十年來,兄弟倆都與〝義和拳〞、〝革命鬥爭聯盟〞和〝自由道路組織〞有密切關係。

他們的長兄馬悅安(Warren Mar)是〝進步會〞創始人之一,也是〝義和拳〞和〝革命鬥爭聯盟〞的公開成員。

多年來,〝進步會〞已與許多舊金山市議員結成盟友,他們能發動數百民眾上門拉票、打電話拉票或遊說選民棄權,以干預選情。當地的左翼候選人已經無法忽視〝進步會〞的社區影響力。

近幾年其拉上關係的前任及現任舊金山市議員,包括愛華樂(John Avalos)、甘大為(David Campos)、邱信福(David Chiu)、金貞妍(Jane Kim)、奧拉吉(Christina Olague)、李麗嫦(Sandra Lee Fewer)、孟達文(Rafael Mandelman)、佩斯金(Aaron Peskin)、盧凱莉(Hillary Ronen)以及余鼎昂(Norman Yee)。

2017年10月,〝華人進步會〞組織了〝海納百川聚力量眾志成城達理想〞(Harnessing the strength of a thousand rivers)活動,以慶祝成立45周年。組委會成員中有多位〝自由道路組織〞一系的政治活動者,還包括11位現任市議員中的5位——李麗嫦、金貞妍、佩斯金、盧凱莉和余鼎昂。

透過長期在市議會及社區的人脈經營,〝進步會〞得以將左派的勞工、環境、教育、社會及政治等政策強加到舊金山納稅人的身上——他們已經長期不堪重荷。

例如在2014年,《舊金山最低工資條例》法案投票通過,〝進步會〞就在其中扮演了主導角色,該法案將最低時薪提高到了15美元。

2016年,〝進步會〞領導成員接洽了7,000餘名舊金山華裔選民,力促他們支持州政府的一些關鍵性提案,其中,以壓倒性多數通過的《加州55號提案》(Proposition55)將2012年頒布的〝針對年收入逾25萬美元者的個人所得稅臨時增收政策〞延長了12年。這批選民也協力通過了〝(通過提高房產交易稅)資助建立免費城市大學〞的舊金山《W提案》(Proposition W)。

〝進步會〞還通過積極運作,讓《N提案》(Proposition N)獲得通過,非法移民家長由此獲得了參與學校董事會選舉的權利。

影響全美的野心

〝華人進步會〞更企圖將影響力擴大到全美。他們參與促成了〝草根亞裔崛起〞(Grassroots Asians Rising)計劃,這是〝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一系的網路,成員包括〝華人進步會波士頓分會〞、紐約市〝亞裔反暴力聯盟〞(CAAAV:Organizing Asian Communities)、紐約〝南亞聯盟組織〞(DRUM Desis Rising Up& Moving— South Asian Organizing Center)、費城〝亞裔聯合會〞(Asian Americans United)、波特蘭市〝奧勒岡亞太裔網路〞(Asian Pacific American Network of Oregon)等等,所有這些組織都鼓動亞太裔選民投票反對川普。

〝華人進步會〞在一份報告中稱:

〝作為美國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族群,亞太裔移民必須有團結一致的策略,在全美爭取社會公正及經濟公正的運動中發揮作用。我們將繼續領導亞太裔為‘公民賦權’努力,以發展這一策略、打造集體力量。〞

〝草根亞裔崛起〞網頁上的宣言與此同出一轍。

〝華人進步會〞積極支持中共,致力於在全美擴大共產中國的影響,將美國政壇推向更加左傾的方向。而今,〝華人進步會〞已經征服舊金山,美國人會容忍它的影響力向全美擴散嗎?

作者簡介:

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是來自紐西蘭的政治活動家、作家、演說家兼電影製作人,曾任紐西蘭行動黨副主席,同時也是反共網站、政治人物在線檔案庫KeyWiki創始人。

從1980年代起,勞登的研究專註於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的滲透。他著有《內在的敵人》(The Enemies Within)一書,並將其拍攝成紀錄片。他也是揭露共產主義的獲獎紀錄片《蠶食美國》及續集《欺詐大師》的主要受訪者之一。

來源:英文大紀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