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中國城三家職介所被控「剝削」

中餐館、職介所被訴「剝削」案聽證

墨裔餐館工部分為偷渡客 每天工作十幾小時 夜宿橋洞

芝加哥中國城譚繼平公園附近的橋洞下,住著很多無家人士。大部分是流浪漢,但也有一些是平日在中餐館上班的打工仔,切菜、刷盤、擦地,或給自助餐盤添菜的小工。

這些人白天在餐館工作十多個小時,晚上回到橋洞侃大山喝啤酒。有的睡在光禿禿的床墊上,有的靠在舊家具上。他們最顯著的「家當」是購物推車,周圍堆放著空瓶子、硬紙板。

2015年,伊州檢察長麥迪根(Lisa Madigan)對中國城的三家職業介紹所和郊區兩家自助中餐館提出公訴,稱他們非法剝削拉丁裔勞工。訴訟於10月10日本週三進行聽證

訴狀說,這些工人每天工作12~14小時,從早上10點開始至晚上10點~12點才下班,一週6天如此。月薪僅1千到2千美元,相當於$3.5~$6的時薪,遠低於伊州規定的$8.25的最低標準。

訴狀還說,工人們生活環境惡劣。一家餐館的老闆讓15個工人擠在一套只有1個衛生間的三居室裡,沒有家具,只有工人自己從垃圾箱撿來的骯髒床墊。

39歲的Ruiz是譚繼平公園橋洞下的「居民」。他六年前從墨西哥偷渡到美國,起初當建築工,後來從中文報紙上看到招工廣告——在餐館洗盤子,包住,月薪2千美元。Ruiz動心了,三年前轉向餐館工。

但Ruiz在每個餐館都呆不長久,或者是工作太繁重、工資太低,或者是老闆不友好,幾個月後就跳到另一家餐館。他走遍中部各州,但根基仍在芝加哥。工作中轉期間,他就到橋洞住幾晚。

餐館找零工 職介所搭橋

芝加哥中國城有多家職業介紹所,他們是餐館業主和零工們之間的「橋樑」。麥迪根的訴狀中列舉一家餐館前主廚的話:需要工人時,他就會給中國城的職介所打電話,說明要找甚麼樣的工人,能支付多少工資。

職介所會根據餐館業主的要求,介紹華人或墨裔,介紹每一個工人的手續費是$120~$220。餐館得到工人後,將這筆手續費從工人的首月工資中扣除。

麥迪根的訴狀上說,職介所通常給這些工人們提供床位,10美元一晚,並告訴他們不要太靠近窗戶。

27歲的Beto也是從墨西哥偷渡到美國的。他的第一份餐館工是在威斯康星的Appleton市。他說,職介所有時並不告訴他確切的工作地點,只是寫一張便條,上面只有目的城市和州,如印第安納州印第安納波利斯市,一兩個聯繫電話,並寫著月薪2100美元,巴士費100元等簡單信息。等他到了那里,照便條上的電話打過去,又有人來把他接到更偏遠的小城去。

Beto說,有一次他還沒工作多久,餐館業主就把他退回到職介所,因為老闆不喜歡他身上的刺青。餐廳經理經常對拉丁裔工人大喊大叫,稱他們「遲鈍」或「愚蠢」。Beto說,餐館打工仔不是老墨就是華人,但在老闆心目中,老墨更廉價些。

Beto說,自從他接受媒體採訪後,他被餐館辭退了,而他寄放到順英職介所的行李被扔出來,放到職介所門外的一個長凳上。他希望能在附近的另一家職介所睡一晚,也被拒絕了。

2010年至2016年間,經芝加哥三家職介所介紹的墨西哥裔工人所去的主要中西部城市。(威斯康辛州調查新聞中心)

三職介所遭訴

中國城有三家職介所在麥迪根的訴狀中被列為被告。它們是位於2228 S Archer Avenue的順英職業介紹所(Shun Ying Employment Agency),211 W. Alexander的中國職業介紹所(China Employment Agency),以及2276 S. Blue Island的大本營職業介紹所(Jiao’s Employment Agency)。

法官判處大本營職業介紹所支付伊州政府1萬6千5百美元的罰款。中國職業介紹所遭訴後就停業了。順英職業介紹所仍在營業,在申訴中。

這些職介所在訴狀中都反駁道,時薪和工作條件是由餐館決定的,他們不負責。

訴狀中還起訴了兩家中餐館。Cicero的Hibachi Sushi Buffet被判補償7名僱員短缺薪水以及罰款,總額達9萬4千美元。Elk Grove的Hibachi則被判補償4名員工加罰款,總額10萬美元。

Ruiz說,儘管有了訴訟,他還是得通過這些職介所找工作,工作條件沒有多大改善。他剛辭去芝加哥北郊Waukegan市一份餐館工,在愛荷華州一家餐館打工。

大紀元2018年10月12日編譯報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