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偽軍都變共軍 國軍為何敗給共軍(視頻)

 
所謂支共一野的構成包括了:蘇俄軍、滿洲軍、日本軍、朝鮮軍、蒙古軍、汪囯軍、毛共軍,堪稱七囯聯軍!
 

其中的黃克誠部的很多人是1945後吸納的汪囯軍的人員。
 
中共有這樣的背景和支持,加之美國羅斯福發傻,對國民黨不但不支持,還拉後腿。之後接替職務的杜魯門更是蠢得毫無洞察能力,讓中共鑽了個絕頂機會的孔子。在日本降卒,偽軍轉向,蘇軍加入,讓中共一時癩狗長毛,熊赳赳起來。
 
這個視頻裡面說出了國民黨軍隊失利的種種先決條件。令人扼腕噓唏。
 
唯一可抱怨的是蔣介石對這樣的背景條件完全沒有洞察,還一味瞎指揮,連東北戰場都是蘇軍直接參戰,日軍穿上四野軍裝參戰,偽軍也投共入伍。國民黨已經在對日戰爭中顯得筋疲力盡,怎麼對付得了這樣三國聯軍的虎狼之師。

 

“共軍主要戰鬥力是農民,熟悉地理環境,學習了蘇俄十月革命內戰的游擊戰術經驗(美其名曰毛澤東軍事思想),與中國社會實際結合緊密”——這麼厲害,怎麼直到1947年一直打敗仗?
 
除去與國民黨交戰,也可以拿對日軍交戰作為參考。
 
吹得天花亂墜的“平型關大捷”,如今官方文章披露中共傷亡一千五百人,日本姜克實教授查證日軍資料表明日軍傷亡兩百五(包括近百搬運工“輜重特務兵”),按傷亡算完全是日軍的大捷,這還是黃俄“常勝將軍、戰神”林彪直接指揮的突襲伏擊戰;益子中隊120人把重兵防守的俄雜八路軍總部搗個底朝天,擊斃總部三號人物俄國雜種左權,自己記錄無傷亡;在抗戰八年,共軍從未守住一座縣城,“五一大掃蕩”見日軍就跑,一個月內把幾十個縣的“根據地”丟光…。作為對比,國軍對日軍在上海硬碰硬交戰的傷亡比不到5比1(徐永昌的“187200人”比《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的40672,徐數止於11月5日,日軍數止於11月8日),遠低於黃俄突襲伏擊的“平型關大捷”;同一個益子支隊幾個月後與國軍27軍在則界村交戰,傷亡率57%,第二號人物佐佐木少尉被擊斃。
 
抗戰前的剿匪就不多說了,當時確實如中共說的“敵強我弱”,力量對比確實懸殊。在1946年,共軍已有超百萬之眾,雙方交手兵力基本差不多:東北國軍二十多萬對黃俄三十多萬,粟裕的華中軍區18萬而國軍第一綏靖區12萬,傅作義-閻錫山的兵力和華北共軍的兵力也差不多,交戰結果是黃俄慘敗。中原軍區則是“敵強我弱”,全軍覆沒,司令李先念要化妝逃命。 1946年共軍打得最好是劉鄧,贏了定陶之戰(抓了國軍師長和一名旅長)輸了章逢集(黃俄旅長吳大明被擊斃),兩仗合計也算是佔點小便宜。
 
沈志華、劉志青等人的文章披露,從1947年開始到1949年止,中共從親爹蘇俄手裡拿到了9億美元的“戰爭物資”——這才是“中國人民大反攻”的基礎。
 
老蔣並非對俄國支持走狗不知情,鳳凰網就有文章披露傅作義當年的話:“中共好的砲射手,都是俄國人”。傅作義都知道,老蔣能不知?知道又如何?美國鐵了心袖手,國務院政策局長凱南斷定:“中國對美國利益不重要,而且太窮太弱,不值得美國花費資源”。
 

 

鳳凰網的文章還披露,1949年9月,國軍將領徐永昌到西北再次策反傅作義,傅作義只問了一句:“美援為何”,徐答:“很有希望”,傅作義當然不信。 ——這表明真正的軍人知道,在當時決定勝負的,不是什麼“軍事思想”而是外國軍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