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車展彰顯美國汽車文化承傳和創新精神

 

高速賽車dragster(左),由前賽車手Al Bergler翻新並擁有。

Ramcharger(中)和Color me Gone car(右)由前賽車手Al Bergler幫忙翻新,Jim Matuszak夫婦擁有。(Franklin Li/大紀元)

【大紀元2018年08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心、Anna Gerhardinger美國底特律報導)每年美國各地都有很多的改裝車車展,在美國的汽車城——大底特律地區也不例外。在夏季的週末和節假日,在公園或一些博物館的外面到處可見規模不等的各種珍藏車、古董車、改裝車和跑車,吸引不少人前去觀賞。

前來參展的各種珍藏車、古董車改裝車、跑車的停車場之一角。(林慧心/大紀元)

伍德沃德大道經典車夢幻之旅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項單日汽車活動。據主辦方網站介紹,當天活動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4萬多輛經典車和150多萬觀眾和遊人。圖為正在行駛的各種車。(林慧心/大紀元)

上星期六(8月18日)上午9點到晚9點,第二十四屆「經典車夢幻之旅」(Classical Dream Cruise)在大底特律地區的伍德沃德(Woodward)大道舉行。據主辦方網站介紹,伍德沃德大道經典車夢幻之旅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項單日汽車活動。當天活動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4萬多輛經典車和150多萬觀眾和遊人。

一項單日的汽車活動,為什麽能吸引如此多的人們來參加?這些「汽車人」(Car People)是懷著怎樣的情懷,如此的「迷戀」這些經典車呢?當走近他們,從這些「汽車人」的熱情中,不僅僅看到美國人對汽車文化的承傳, 還有他們的堅韌、不斷追求創新的精神。

 經典車款彙集 再現歷史

這裡沒有博物館的漂亮擺設與精美解說,但每部車的車況都幾乎維持在其完美的境界。在這裡,每部車都擁有它自己的故事,時光背景或者是座駕的經典軼事等,好像是一種時光隧道之旅。

Al Bergler 和他翻新的高速賽車(Color me Gone car)。(陳雷/大紀元)

Al Bergler 從事美國經典車(Hot Rod)的翻新生意,通常給老式車配上一台更大的引擎,以提高車速。他曾是高速賽車的賽車手(former Drag Racer)。他自己擁有一輛1969年或1970年dragster賽車。

他的朋友Jim Matuszak 擁有兩輛70年代初「趣味車」(Funny Car),一輛是高速賽車(Ramcharger),一輛是高速賽車(Color me Gone car),他和太太一人一輛。

「這三輛車都是我翻新過的。在翻新的過程中,我享受到莫大的樂趣。實際上,這些車翻新後仍有60~70%的零部件是原裝的。車身、大樑、車輪和輪胎、車軸都要重新拋光和噴漆。」

Bergler表示,他在1982年前一直都在參加比賽。他說:「我自己曾駕駛Drag Racer多次參加過0.25英裡的比賽,也曾獲得過大獎。」

Bergler透露,Ramcharger和Color Me Gone Car,這兩輛車都是在底特律找到的,當時被存放在別人的倉庫和車庫裡,已完全不能開了。

當時的價格約5000美元到15000美元。他自豪地說:「現在可是大價錢了!」

現在每年有兩次這類經典車展覽,一個是由密西根的Hot Rod協會舉辦的,在密西根州展出;另一個由美國國家Hot Rod協會舉辦,在肯塔基州展出。 Bergler說,「人們都在尋找這樣的車,希望把它們翻新。」

當談到翻新和展出這種老車的目的時,Bergler說:「是為了顯示當時的車型和技術,更重要的是為了再現歷史。」

Jim Matuszak曾是一位機械師,他說:「翻新賽車是我生活和愛好的一部分,這麼些年來熱情一直不減。」

他表示,他是在2010年認識了Al Bergler後,才對經典賽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對Bergler讚不絕口。他說:「Bergerler真是一個偶像,他做的活非常出色。 所有的活,像座椅、油箱、車身全部是由Bergler手工打造的。沒有用那些特殊工具。 他就用管子、沙袋和錘子,沒有一件專業工具。」

他的那輛Color Me Gone Dodge賽車那一類的車由於與外形與眾不同,在當時被人們稱為「趣味車」(Funny Car)。

Tom Petri 來自佛蒙特州(Vermont)曼徹斯特市。他擁有自己的生意,同時也是一位機械師。他帶來的參展車是1936 Ford的小皮卡。

Petri是第一次來參加這個活動,主要是想來看看其他的車。同時,他要帶著他自己的小皮卡去福特汽車博物館看看。

Tom Petri和他的1936 Ford的小皮卡。(陳雷/大紀元)

「這輛車已經72歲了,我是在35年前得到它的。」 Petri說,「我是在一個農田裡看到它的。那時,它被丟棄在那裡,非常破爛,也不能發動了。我把它弄回家,並裝配了一些新的零件,包括發動機、底盤、剎車以及其他的一些零件。車身仍然是出廠時的原裝車身,我只是重新給噴了漆。這次來參展,我和太太就駕駛著它開了600多英裡。目前,它的狀況很好。」

「現在它已經變成了真正的古董車了。迄今為止,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輛。我無法估計目前還有多少輛倖存。也許Ford還不知道這輛車的存在呢!我星期一將會開到福特汽車博物館,他們看到了,才會知道這輛車的存在。」

他解釋說,這是當時的卡車,大多數都是在農場被使用,因此保養比較差。不像現在人們對車都保養的那麼好。

「愛車族」——美國汽車歷史文化的承傳者

當人們一看到「愛車族」,可能頭腦中聯想的是年輕的,喜愛飆車的一族。這裡所指的「愛車族」實際上並沒有男女之別,不分老少,他們自己稱自己是「汽車人(Car People)。他們是在被譽為「美國的汽車城」——這片汽車文化的孕育之地,一代一代的承擔起承傳汽車文化的使者們。

John Tippin 在退休前是一位質量檢測主管,曾在汽車工業做質量檢測工作近30年。他參展的車是一輛價值10萬美金的1957年紅色凱迪拉克。

John Tippin 和他的1957年紅色凱迪拉克。(陳雷/大紀元)

上中學時,他就是特別喜歡這款車,但是那時手頭比較緊,後來工作了,要養家餬口,他曾許願說,「等我退休了,我一定要給自己買一輛。」 10年前,他退休了,他告訴自己,「現在是實現自己心願的時候了。」

他從紐約的一位車主手中高價買到他心儀的這輛車,但是保養得極差。他笑著告訴記者,如果和目前的車況比,那真是「面目皆非」。當時「車身和底盤已經鏽跡斑斑,我花費了4年的時間,翻新了(Restore這輛車。」

「我重新安裝了全新的底盤,所有的金屬零件——都是原來的車型的配件。並重新噴了油漆。「他每個週末都會開著這輛心愛的車參加當地的各種車展。

除了這輛車外,John還擁有一輛 1967 Plymouth GTX 和一輛2012 Camaro。 John表示,「這三輛車,代表著不同時代的汽車,換句話說,也就是汽車發展的不同階段的歷史紀錄。」

Ted Spehar,退休前是大底特律地區一位汽車機械師並擁有自己的公司。他和太太帶著他太太的1964 Plymouth來參展,他們擁有這輛車已10年了。

Ted Spehar和太太,以及他們的1964 Plymouth。(陳雷/大紀元)

Ted說:「這款車是1964 Plymouth敞篷車。目前,已經很難看到這樣的敞篷車了。同一年代的不是敞篷的車型在車展上還能看到。」

Ted說,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Chrysler 車的收藏者,他目前還有一輛1951 Plymouth、一輛1964 Dodge 以及一輛1975 Dodge Dart。

當問到他為什麼收藏這些老牌車時,他說道:「 很多人可能認為,收藏這些老牌車是為了賺錢。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我從來沒有想過靠這個賺錢,我們通常不會那樣想。只有在我將它出手時它才會體現出價值。」

「我收藏車是因為我喜歡車。我一直是一位機械師,我在50年代長大,那是強力性能車(muscle car)剛剛起步。我們都是汽車人 (Car People),』如果你是一個汽車人,這就是你的熱情。』」

當記者問到為什麼每年伍德沃德(Woodward)大道經典車夢幻之旅有如此多的人來參加時,Ted說:「看著今天的活動,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時代。」

Ted若有所思地說:「還是在我10幾歲的時候,那是1957年。我有一個哥哥,他有一輛那種沒有擋泥板的翻新的經典車(Hot Rod),那是1930型車型。到1960年底,強有力的性能車(muscle car)時代開始了。我們都是在汽車文化中長大的,每個人都在伍德沃德上開過,但不像今天這樣的。 那時有幾家汽車旅館,星期六晚上我們就去那些地方。你去那兒吃飯,但那兒沒有電影看,你就開著車在伍德沃德大道上來回兜風。這都上世紀70年代的事了。在90年代,伍德沃德夢幻之旅開始了,所有這些人都被吸引來了,人數每年都增長。 我想這就是激情,也變成了汽車城的一種文化。」

活動當天,在伍德沃德大道的兩邊隨處可見一個個家庭和他們的朋友們,他們一起相約而來,坐在自帶的小帳篷裡,喝著飲料和啤酒,不時交談著,並欣賞著路上駛過的經典車。或者是在一些俱樂部的展覽地點,親朋好友暢談盛歡,旁邊停放著參展的各類車。

對此,Ted表示,「這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一個很棒的活動,也是朋友相互切磋技術的好機會。我有3個孩子,他們都是汽車人。今天,一個孫子是第一次自己在伍德沃德大道上開車來回兜風,他很激動。我們也都覺得這很酷(cool)! 這也許就是一種汽車人文化的代代承傳吧!」

 從翻新和特製車 看美國人的堅韌和創新精神

創新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的重要力量。獨特的創意,同時也需要堅韌不拔的意志。在大底特律地區夏季的車展中,常常可以看到各種具有獨特創意的車輛。當走近這些創意者時,卻往往發現他們創新和堅韌並濟一身。在創新中,閃爍出專注,勇於探索的光芒。

Larry Kanalos and 太太 Barbara Kanalos 當天帶著他們的橘色的1965 Ford Mustang Coupe經典車參展。

Larry Kanalos and 太太 Barbara Kanalos 以及橘色的1965 Ford Mustang Coupe車(右),左邊的夫婦是當天新認識的「汽車人」朋友。(Anna Gerhardinger/大紀元)

這輛車是Larry的叔叔留給他的,他說,「我從小就知道這輛車,已是30年前的事了。後來,我叔叔病了,我的堂兄打電話給我說,如果你想要這輛車,就來取吧。 30年後我打開了車庫門,你看這是當時的照片,它讓我想起了很多美好的往事。」

Larry說,他問問太太 Barbara,「你真的想要我為你翻新這輛車?你是認真的嗎?」 Barbara堅定地說:「請為我把它翻新。」「我和我的4位童年的摯友(lifelong Friends),整整花了3年的時間,常常晚上的時間以及週末和節假日的時間,我們都在我的車庫裡從新組裝這輛車。」 Larry說道。

Larry表示,在翻新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難,「一般人們都是在晚上閱讀自己喜愛的書籍和雜誌,我就把放在枕頭下的手冊拿出來閱讀,一遍一遍地閱讀,不斷地探索和研究。最終,我們翻新了這輛車並噴了新漆。」

現在他們開著這輛車參加了很多的車展,「它現在就像一輛『全新的』老車」。

Larry自豪地說:「有些展覽是只能被邀請才可以參加的。在去年的「Mustang Memories」的車展上,我們獲得了第一名。同時,在去年的Cobo Center舉行的「65th Annual Meguiar’s Autorama」展覽上,我們獲得翻新類的第二名。我們太高興了!」

Mark Ehman是福特汽車公司的林肯車和福特野馬(Ford Mustangs)的檢查員,擁有30多年這方面的工作經驗。他當天帶來參展的是自己創新設計的星球大戰(Star War)主題的摩托車,以及特別製作(Custom Design)的剪刀門的跑車,是專為雜誌封面設計的。

Mark Ehman設計打造的星球大戰(Star War)主題的摩托車,頭盔以及火光劍。(陳雷/大紀元)

Mark Ehman是專為雜誌封面特別設計(Custom Design)的的剪刀門的跑車。(陳雷/大紀元)

Mark Ehman和他的剪刀門的跑車。(陳雷/大紀元)

Ehman告訴記者,他平時就喜歡創新,總是設計和打造一些新、與眾不同的東西。

「這輛星球大戰主題摩托車和特製的跑車都是我自己先在紙張上畫出設計圖,然後,才一點點一點點把他們打造出來的。包括頭盔和火光劍。」 Ehman說道。

當記者問到他需要花多少的時間設計和打造它們時,Ehman說:「摩托車設計和製做花了一年的時間,花費了4萬美金。」

他接著說:「汽車是為雜誌的封面特別製作的。打造這輛車從設計到製作,總共花了5年的時間,花費了7萬美金。它被刊登在紐約的一個雜誌的封面,也曾被刊登在澳洲的一家雜誌的封面,現在還有雜誌要求希望刊登在他們的封面上。」

當記者問到他為什麽打造這些特製的,有創新的東西時,他說:「我覺得人們都喜歡看一些具有創新意義的東西。如果是一個平常的,可能人們從這裡走過去看一眼就忘記了,或者根本就沒有看到。但是,因為獨具一格、因為創新而會讓所有的人停下來,讓人們很喜歡,看著很享受,這也會給人們帶來很多的驚喜。所以,我熱衷於製作與眾不同的東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