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業傳奇人物 FCA前CEO突去世 享年66歲

 

 

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FCA)和法拉利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CEO)塞爾吉奧.馬爾基翁內(Sergio Marchionne)因三星期前的一次肩膀手術併發症,不幸於7月25日早上在瑞士蘇黎世大學的醫院去世,享年66歲。(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8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樸美國底特律編譯報導)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FCA)和法拉利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CEO)塞爾吉奧.馬爾基翁內(Sergio Marchionne)因三星期前的一次肩膀手術併發症,不幸於7月25日早上在瑞士蘇黎世大學的醫院去世,享年66歲。

 

FCA董事長埃爾坎(John Elkann)在給FCA員工的一封短信中說:「不幸的是,我們所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Sergio Marchionne,一個男子漢和朋友,已經離開了我們。」

在星期三(25日)上午FCA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FCA新任首席執行官邁克.曼利(Mike Manley)表示,「我自己和塞爾吉奧一起度過了九年的時間,今天上午的消息令人心碎。」

曼利動情地說:「毫無疑問,塞爾吉奧是一個特別而獨特的人。」之後,他和大家為塞爾吉奧默哀一分鐘。

塞爾吉奧肩部手術之後一直處於恢復之中,不料他的病情突然惡化,並陷入昏迷,在重症監護室靠呼吸器維生。在這種情況下,上星期六(21日),FCA和法拉利的董事會召開緊急會議,選擇接班人。

 

 

 

 

 

 

 

 

FCA前CEO塞爾吉奧.馬爾基翁內。(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7月25日的一篇報告中介紹,塞爾吉奧是現代汽車業最不可思議的一個傳奇人物。他曾經是一位會計師,於1952年出生於意大利的阿布魯佐(Abruzzo)地區,但十三歲時就移居加拿大。他曾在加拿大大學接受教育,在溫莎大學獲得MBA。在返回歐洲之前,他在加拿大的幾家公司開始了他的職業生涯。他在2003年加入菲亞特董事會之前,他並沒有什麼汽車行業的經驗。他於2004年被任命為菲亞特的首席執行官。

「四年前,菲亞特還是一個笑料,」塞爾吉奧在2008年的「哈佛商業評論」中寫道。

「你在意大利打開任何一家報紙時,你就會看到另一個令人尷尬的故事:菲亞特虧了更多的錢;它的新車又失敗了;某個地方又發生罷工。更令我擔心的是,公司在三年內換了四位CEO。請想像一下,我,2004年6月上任,是第五個試圖將菲亞特起死回生的人。」

同時,意外收購克萊斯勒的舞台已經在搭架。克萊斯勒在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獲得救助,隨後申請破產。當時,奧巴馬政府的汽車工作小組已準備好讓底特律「三巨頭」中最小的一個倒閉,他們把救助和使通用汽車公司(GM)破產重組作為其優先選項。

當時的克萊斯勒汽車公司已經萎靡多年,該公司先被戴姆勒(Daimler)收購,後來由私募股權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菲亞特和塞爾吉奧是克萊斯勒汽車公司的最後一個希望。克萊斯勒汽車公司是由沃爾特‧克萊斯勒(Walter Chrysler)於1925年創立的(該公司在20世紀70年代後期已被政府救助過一次)。

由於奧巴馬政府和汽車工作小組安排了數十億美元的重組和融資,從而消除了克萊斯勒的大部分債務,因此塞爾吉奧才能帶領克萊斯勒重新走向繁榮,並開始年度銷售記錄不斷提升。

菲亞特後來購買了美國政府和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手中新克萊斯勒的股份,而塞爾吉奧在2014年又成功進行了首次公開募股,同時該公司的RAM和Jeep品牌也受益於市場對皮卡和SUV的青睞,銷量每月增長。

塞爾吉奧隨後在2015年從新組建的FCA的首次公開募股中分拆了法拉利。他曾與法拉利長期主管蒙特澤莫羅(Luca di Montezemolo)就擴大意大利超級跑車品牌的產量發生爭論,蒙特澤莫羅希望法拉利年產量維持在7,000輛左右。塞爾吉奧則希望維持在10,000左右。

他擔任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的雙重角色,並負責法拉利一級方程式賽車造勢工作。(塞爾吉奧還是法拉利的狂熱愛好者:他在2007年撞毀了一輛599GTB,他還擁有一輛黑色法拉利Enzo。)

華爾街推測他可能會考慮分拆瑪莎拉蒂、阿爾法羅密歐。但他也曾宣布,他打算在2019年退休,卸任FCA首席執行官一職,將這些決定的技術性工作留給他的繼任者。他在病發時尚未任命其繼任者(他計劃繼續擔任法拉利的首席執行官,直到2021年才退休)。

塞爾吉奧對全球汽車業管理現狀和所需的海量資金持有負面看法,並毫不掩飾。2015年,他對汽車行業的低效率進行了嚴厲的批評,題目為「資本癮君子的自白」。

該文得到了廣泛的傳播和討論,因為它支持了塞爾吉奧的案例,即汽車行業充斥著冗餘的技術開發,沉迷於輕鬆的資金,並決心維持過多的產能。

儘管塞爾吉奧成功地合併了菲亞特和克萊斯勒,但他建立美國最大汽車製造商的努力卻在2015年遭到失敗。在一場聯合FCA和通用(GM)汽車公司的造勢之後,瑪麗‧巴拉(Mary Barra)行使了她作為GM首席執行官(CEO)的權力,拒絕了塞爾吉奧合併的要求。

他一度認為電動汽車是一種成本高昂的時間浪費。他和谷歌Waymo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以使FCA在無人駕駛技術方面趕上汽車業同行。

塞爾吉奧比其同城的競爭者們更早的認識到顧客的興趣正在從小型轎車向SUV、交叉車和皮卡轉變,並果斷地將FCA的兩款轎車停產,讓位給吉普和皮卡的生產,比他的同行們早了約兩年時間。

塞爾吉奧是一位有名的工作狂。由於菲亞特和法拉利設在意大利,FCA總部設在倫敦,克萊斯勒的業務總部設在美國密西根州的奧本山(Auburn Hills),他經常到處旅行,通常穿著他的黑色毛衣和褲子。(他說他在半夜時分網上一次購買了多套,並且廠家一直在促銷)。他似乎睡得很少,直到最近他還借抽菸和喝濃咖啡以保持清醒。

對於業內其他人來說,塞爾吉奧的逝世使汽車行業的一個真正的原創和領導者消失了,他一直尋求機會主義的樂觀主義和堅韌的現實主義的平衡,勤奮工作和富於幽默的平衡,商業世界和生活領域的平衡。

在上星期日(22日)給FCA員工的公開一封信中,FCA主席埃爾坎稱塞爾吉奧為一個「真正的、罕見的領導者……他永遠不會接受現狀,永遠不會滿足於『足夠好』的現狀,這已成為我們FCA文化的核心部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