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分析四川暴雨釀洪災的原因

 

近日,四川多地遭遇暴雨襲擊,其中綿陽市持續降大暴雨,逾5萬人受災,江河水位上漲,發生1949年以來最大洪水。圖為綿陽洪災。(視頻截圖)

【大紀元2018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近期,四川連日持續強降雨造成嚴重災情。不少地區水漫街道,大街變河流,城區變澤國。那麼,為何暴雨會造成這麼大的洪災

綜合陸媒報導,自7月8日以來,四川暴雨連連,成都、德陽、綿陽、廣元等地局部地區甚至降下特大暴雨;涪江、嘉陵江、沱江、大渡河、岷江等5條干流及數十條河流出現超警戒水位,而涪江綿陽段遭遇1949年以來70年最大洪水。省內14市、64個縣共145萬人遭受災情,不少城區積水被淹,街道變河流,城市變澤國。

對此,有網民質問,大江大河,支流、干流年年在治理,怎麼就年年洪水到處氾濫?還有網民說,為什麼年年都是百年一遇的洪水?

旅德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對大紀元表示,四川暴雨洪災的主要原因是河流河道變窄,「綿陽是汶川地震的重災區,汶川地震後,投了大量的資金重建,岷江的河道被進行了人工的規劃和重新修理,而中共在城市規劃和建設中,利用河道搞房地產建設,現在四川的河流基本上都是很窄一條,旁邊擠滿了建築。」

王維洛說,自然河流的河漫很寬,不是一年四季都有水,水少時只在主河床上有水,到暴雨或汛期來的時候河流就會變得很寬。「但中共現在都把河道壓得很窄,要保持常年都有水,好看有水景,水景房能賣好價錢,所以,在暴雨水多的時候,河道的寬度不能容納這麼多水的時候,水只能往上漲,洪水到處氾濫。」

早前暴雨後的成都,積水嚴重,很多人認為是城市下水道系統規劃不好,「其實是整個自然水系被破壞了。」王維洛說,城市用地大量占用河漫,使水失去了原來很多的空間,「當遇到暴雨等水多的時候,水位長得很高,下水管道中的水就出不去,所以,下水管道系統布置的再好也沒用,你看成都的水最後漫在高架橋上都是,都被水淹了,可想外水有多高,整個水被倒灌進來。人占了水的空間,沒有給水出路。」

而王維洛認為,造成嚴重洪災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人定勝天,戰天鬥地,改造山河自然的無神論思想。

據汶川縣誌記載,1952年前後,為了修築成都到阿壩州的成阿公路,林木遭到浩劫,岷江東岸「山上的大雜木林幾乎被砍光」。之後,相繼成立的國營森林工業企業進入計劃性大規模採伐階段。此時僅有森林覆蓋率四成的四川,經1958年大躍進時的全川濫墾,到文革結束,森林覆蓋率只剩9%。

上世紀90年代以後,採礦與水電開發成為川西北最火的行業,據悉,國有電力公司不惜在地質斷裂帶上攔壩蓄水。水泥滾出的河道代替了樹木與土地、水草與自然的結合,岷江流域從山體到植被,無一倖存,而這一切導致的結果是洪災四起,泥石流頻發,岷江河谷寸草不生。

王維洛說,從1949年以來,中共僅在長江流域建了5萬座水庫,每一座水庫都號稱能戰勝多少年洪水,「你就對比,有5萬座水庫和沒有5萬座水庫,你會發現,中國的洪災越來越嚴重,而不是越來越少,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洪災早就應該沒有了。」

王維洛說,現在四川的河流都是支離破碎,河已不成河,「十公里就是一個壩,可水壩會抬高水位,水庫它的蓄水是斜的,水流大的時候,它的坡度就更加明顯,特別是四川山區裡的河流的坡度更大,洪水來的時候、水流會更大,水庫不發揮防洪作用,反而造成更大災難。從現在下來的洪水量來看,連20年一遇的洪水量都沒有達到,卻造成這麼大的災難。」

王維洛認為,中共建壩築庫的目的就是為了錢,現在又跑到國外去建水庫,「有個奇怪現象,中國公司在國外建水庫的錢比中國公司在中國建水庫的錢要便宜很多,這樣可以想到中國GDP為什麼會這麼高,官員兜裡的錢都進了GDP,因為它的造價很高。」

王維洛告訴記者他曾做過比較,「西藏建的第一個水庫比中國在尼泊爾修建的一個水電站要貴1/3,還有在緬甸停掉的密松水庫,從單位發電量來說,比三峽工程要便宜很多,這或許是四川為什麼要建這麼多水庫的原因,官員從中獲得的利益太大,所以,它有沒有都要建,而且告訴你建是有用的,但到關鍵時候、要它發揮作用的時候都是沒用的。」

鎮水神獸

這次四川遭逢暴雨,引發普遍性罕見大洪水,受災人數超過145萬。大陸民間盛傳,當局擅自移動了1973年發現、2013年出土的治水神獸「鎮水石犀」,並使其在金沙遺址博物館日晒風吹雨淋,才造成洪水失控。

王維洛表示,在古代的時候都有鎮水的石頭,有的是鐵牛的樣子,有的是像河馬的樣子,「神獸很多,都江堰發現了、成都發現了、長江江陵沙市那個神獸還在長江邊立著,黃河邊上也是有鐵牛的、都有。」

據《華陽國誌·蜀志》和《蜀王本紀》等古籍記載,秦孝文王任命李冰為蜀守,李冰在蜀地治水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時,曾下令打制五隻神獸石犀,作為鎮水的風水獸,「以厭水精」,並以「神獸風水陣」擺放在成都的不同位置,其中兩頭放在了城內。

石犀為石刻的犀牛,中國古代,人們會把石犀置於岸邊「鎮壓水怪」。而犀牛,相傳神話裡可以分水的意思。李冰修都江堰的方法就是以無壩引水為特徵,將岷江一分為二,外江用於排洪,內江用於灌溉。

「這些神獸都有寓意,它擺在那裡是有道理的,但現在無神論的人把神獸視為迷信、不信,受其教育的科學家也不懂它的意義所在,都認為人可以勝天、征服自然。」

王維洛說,中國古書裡面老祖宗早就講過,在城市選址的時候不能選得太低,否則有洪水會淹,也不能選得太高,取水會不方便。「洪水的造成不是水犯人,而是人先犯了河流、人先冒犯了水、水才來報復的。這些道理我們的老祖宗都給我們說得很清楚。」

王維洛說,老子講「上善若水」,李冰治水的主導思想是順應自然,「中共治水,出發點是它能夠控制、戰勝自然,把河流都當作『惡河』來治理,要和天鬥、地鬥,而不是去尊重自然、順應自然,這是問題的關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