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5) 正邪大戰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二、正邪大戰

與惡魔的戰爭

一九五五年,蔣介石指出:「宗教亦有善與惡、正與邪之分。」「所謂宗教戰爭,在一方面的宗教來講,亦就是正與邪、善與惡、光明與黑暗的戰爭;換言之,就是『上帝與惡魔的戰爭』。而且今日的馬克斯主義,已成為一種邪惡的宗教了。」(《解決共產主義思想與方法的根本問題》)

他看到,全世界反共鬥爭,是宇宙正邪大戰在人間的反映。「有人以為今日共產極權與自由世界的鬥爭,乃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鬥爭;又有人說是極權主義與民主主義的鬥爭。然我以為這種說法最多只道及其內容一部分,並沒有談到其整個問題的中心。而我則認定今日世界的鬥爭,不論其戰爭的形式或戰爭的名稱為何,而其實質與精神所在,必為真理與罪惡的鬥爭,就是天理與人慾的鬥爭;換言之,亦就是有神思想與無神思想的鬥爭。這不僅是今日對邪惡共產戰爭的本質如此,而且自來戰爭,其本質亦都是有神思想與無神思想兩者的戰爭;即使是過去的宗教戰爭,亦莫非如此。因為宗教亦有善與惡、正與邪之分,並不都是真理與神聖的宗教。故宗教的戰爭,並不能說就是神與神、真理與真理的戰爭。應知宇宙的真理只有一個,而主宰宇宙的神亦只有一個。」(同上)

蔣公為正邪大戰指出成敗的關鍵,他認為共產黨最害怕的不是有形的東西,而是道德和精神,中國的傳統哲學思想和民族文化就是反共的利器。

1957年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台北參加「雙十節」慶典。(檔案圖片)
1957年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台北參加雙十國慶慶典(公有領域)

「我們今日所生活的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看不見』的因素,我們的身體是看得見的。而我們的人格、我們的思想、我們的意志是看不見的;但是人格、思想、意志所發揮的效果乃是看得見的,不過在這些效果的後面所創造和所推動的力量還是看不見的。有一位信教徒曾經說:『一個人不能看見思想,但思想對於解決問題,卻能供給推動的力量。』又說:『真正的自我,其思想、記憶、希望、精神、質素,以及意志力量,像上帝一樣,都是不可見的事物。在這個宇宙之中,如果真正有永恆不朽而給宇宙以意義東西,他們一定是屬於「靈」 的範疇以內』。 」

「因之,科學、物質都是看得見的東西,而道德、精神卻是看不見的創造力和推動力。大家須知,今日共產匪徒所最懼怕的,亦是其所最仇恨的,乃不是看得見的科學物質,而是看不見的道德精神,它們的科學物質雖然現在還趕不上自由世界,但是它們還是可有,還是能趕的;只是道德精神力量,特別是宗教精神力量方面,可以說它們一無所有,而且它們永遠亦不會有這樣不可見而又無可限量的精神力量!於是它們只好利用物質的誘惑,暴力的脅制,來造成一種仇恨的心理;更要用其殘酷的手段,對於道德精神、宗教信仰加以徹底的摧毀而後已。」(《耶穌受難節證道詞》,一九六零)

「我們民族文化承認『天』與『神』的傳統精神,乃是深信宇宙真理,必有其主宰為之統攝萬物,而『絕對』存在的。這亦就是黑格爾『觀念辯證法』所欲證明的道理。惟此並非只是黑格爾德國哲學家所要證明的問題,而亦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以來,各國對於其文化精神,及其根本思想,所要求徹底了悟解決的問題。我以為我們今日如要復興民族,消滅共匪,亦就先要復興我們民族的文化。」(《解決共產主義思想與方法的根本問題》,一九五五)

「認清這『天』與『神』的觀念,以及其宗教的信仰,都是反共的精神武裝中最精銳的基本武器。」(同上)

天人合一

蔣公在《解決共產主義思想與方法的根本問題》中指出,不管信仰如何,總要承認宇宙有神主宰,承認中國「天人合一」的哲理。「我總以為人生在世,特別是在此反共抗俄與唯物主義戰爭期間,無論你有否宗教信仰,亦無論你對於宗教的觀念如何?但是我們必須承認宇宙之中,是有一位神在冥冥中為之主宰的;並且他是無時不在每一個人的心中,而不待外求的。我可以說,這就是我們『天人合一』的哲理。這哲理乃是我們中華民族歷五千年而不變的傳統精神。」

組圖:逃離中共 大陳島撤退臺灣影像紀實
1955年大陳街道家家戶戶牆壁上畫著各式反共漫畫及標語。(翻攝:鍾元/大紀元)

蔣公認為中國講的天人合一,天就是神:「 我們要了解中國哲學的精神,以摧毀唯物論者的妄誕,那必先要了解『天』與『人』的關係。所謂天人關係就是『天人合一』的觀念……並說明哲學所指的天,並不是一般所指的頭上天空之天,而乃是指天然、天理、自然之天。就是王陽明說:『良知即天也』。黑格爾所說『我與自然的共同泉源』之『自然』,亦就是指這個『天』。我又說明哲學所指的『心』,亦不是指生理學上軀體內的心臟之心,而乃是指天理發生處,虛靈不昧,眾理具而萬事出的『靈心』之『心』。」(同上)

蔣公指出,神是天地萬物的根本:「我們中國『天人合一』哲學思想,乃是承認了『天』的存在,亦就是承認了『神』的存在。故『天曰神』,又曰『神者,天地之本,而為萬物之始也』。這個觀念,自然和共產匪徒無神論者唯物主義的觀點是水火不能相容的。」(同上)

蔣公看出中國傳統的思想是超脫於唯心論和唯物論之上的:「所以中國心物一體的傳統思想,就很自然的超脫了『唯心』、『唯物』的圈子,而自成一體,嶄然獨立於世界。」「由此可知,凡是了悟我們『天人合一』的先聖往哲,以及歷代民族英雄,臨大節而不變,當大難而不苟者,都是有得於中國傳統哲學思想所致。這就是因為他內心有了主宰,所以能夠生死以之,險夷一致,自不為任何威武所屈,外物所誘,更不為這些『矛盾』『否定』與『質變』等邪說所動搖。」 (同上)

「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是出自孫中山先生的手書,蔣介石請孫中山先生揮毫書聯,中山先生即書「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中山先生墨寶原跡上有一句「介石吾弟撰句囑書」字樣。因此聯是書給蔣介石的原因,以往在大陸通常把這幾個字去掉, 變成了不完整了。 (攝影:鍾元翻攝/大紀元)
蔣介石請孫中山先生揮毫書聯,中山先生即書「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墨寶原跡上有一句「介石吾弟撰句囑書」字樣,以往中共當局通常把這幾個字去掉, 變成不完整了。 (翻攝:鍾元/大紀元)

蔣公從個人見證回溯歷史,中國傳統思想和正統哲學中不存在無神論:「尤其是到了今日,還有些人暢談其中國文化之特色為無宗教,中國傳統思想為無神的論調。當然我國自周秦以來,各種學說如唯物論、無神論等雜說紛紜,所在多有;但其自認為正統哲學思想的人士,我從未聞有這樣論調。我以為這種論調乃起自民國八、九年以後的事(當時究竟是否受蘇俄共產國際間接宣傳的影響,姑且不論),在我少年時代,即民國以前或民國初年,都沒有聽見這種說法,我對此乃不得不辭而辟之,因為這是民族文化的絕續與國民革命成敗的關鍵,亦是我最大的責任所在。」(同上)

蔣公告訴世人,中國文化中包含道家哲學,中國的思想不是無神的:「現在先要對中國文化無宗教之說加以研討。我以為此說是並無根據的。若是你只說中國儒家非宗教,就以為中國全無宗教了,那我以為是不可這樣武斷的。漢唐以下,外來的宗教如景教、釋教、回教等,認為這些都不是我們本國的宗教,固可不計,但我們至少不能不承認道家是我們中國固有的宗教之一。當然我們中國學者多不信道教,但不能說因為你不信道教,它就不是宗教了,這顯然是於理不合的;而且道家的哲學,我們亦不能不承認他是中國文化之一。所以說中國思想根本是無神的這句話,我可肯定的說至少我個人絕對不承認有這樣思想。」(同上)

「我認為中國是有宗教的國家,亦是敬神的民族,不過中國沒有指定某一宗教為其國教而已。這就是我國的『信教自由』,亦就是我們國情的特色。乃是我們民族性崇尚自由和愛好自由的確證,但不能因為中國無國教的關係,就認為是中國無宗教了。希望我們反共志士,認清這『天』與『神』的觀念,以及其宗教的信仰,都是反共的精神武裝中最精銳的基本武器。」(同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