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4)最大劫難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道路錯誤

百年近代歷史中,人性中的弱點,如貪婪、嚮往不勞而獲、逃避世間的痛苦等等,在人們逐漸遠離傳統和道德之後,開始被現代社會的變異社會形態放大。共產主義則給人們描繪出一個背離神的「人間天堂」,並承諾會給全人類帶來幸福生活,人們被這種謊言帶動,似乎找到了出路。

一九二六年,蔣夫人宋美齡曾和共產國際駐中國代表鮑羅廷長談,鮑羅廷把他對共產主義的看法和想法毫無保留地道出,同時還透露俄共政治局和「第三國際」征服世界的計畫:「他否認這種計畫是愚昧而黑暗。他說,相反的,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曾經而且還將為全人類帶來一種無比的幸福。他曾一再反覆地說,共黨的基本信念是:人類的根本需要是填飽肚皮、職業保障、輔導和獲得精神上的天堂——所有這些甚至精神上的需要,共產黨都可以給他們。」(宋美齡,《與鮑羅廷談話的回憶》)

SAPA990204194970
1938年二戰中,宋美齡為戰士縫補軍衣。(檔案圖片)

共產黨讓人們相信共產主義可以在人間通過不講道德的手法實現烏托邦。蔣公剖析共產黨:「蘇俄共產主義誘惑群眾的宣傳,就是使他們誤信共產主義的世界革命,為達到其烏托邦的惟一快捷方式,他為了世界革命,認為一切暴力和卑劣的手段都是合理的,只要他們的理想能夠實現,即可為整個人類創造永久的理想國家。」(《蘇俄在中國》)

蔣公通過親身經歷認識到,共產黨用宣傳的手法造成「人間天堂」來誘惑人:「共黨的宣傳戰法,不僅是無惡不作,而且是無中生有。尤其是他虛構事實,捏造偽證,至於指鹿為馬,張冠李戴,更是他認為宣傳的道德。他如以『人』為對象的宣傳,乃可使魔鬼變為上帝來造就他,亦可誣上帝為魔鬼來毀滅他。他如以『物』為對象的宣傳,乃可使地獄變為天堂來誘惑世人,亦可指天堂成為地獄來恫嚇世人。因此更可了解共黨的外貌宣傳,是與其實際行為完全相反的。」(同上)

最大劫難

 「自上帝創造宇宙以來,人類從未面臨過比今日更大的災禍。若以共產主義的威脅所造成的災禍來比較,則聖經舊約所記載的大洪水也就微不足道了。」(蔣介石,《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聖經》中描述的大洪水曾經毀掉上一茬人類文明。蔣介石說大洪水「微不足道」,因為他看到共產撒旦魔如果得逞,世界的末日就不遠了。

米開朗基羅繪於西斯廷教堂大廳天頂的創世紀壁畫《大洪水》(The Deluge)局部(維基百科)

蔣公指出,共產黨在東方帶來罪惡和死亡。「大家知道,所謂共產主義制度,就是災害、饑荒、恐怖、鬥爭、奴役、死亡、欺詐、侵略的罪惡總合體。」「特別是由於『三面紅旗』暴政的惡果,造成我大陸人民空前未有的饑荒災難,空前未有的死亡恐怖,人民轉徙於城鄉之間,餓莩載道,骨肉流離,遍地都是骨山血海,這是什麼社會?什麼階級?」(蔣介石,《復國建國的方向和實踐》,一九六二)

蔣公闡明中國共產黨靠殺人維持自己的生存:「共匪禍國,竊據大陸,使我七億同胞,陷於血腥的人間地獄之中已二十二年。可是共匪這個暴力叛亂集團,二十餘年來,不但剝奪了人民一切生存的權益和福利,抑且變本加厲,對外不斷地滲透顛覆,以逞其『造全世界的反』的詭謀;對內則打鬥了幾十萬它自己的紅衛兵和共軍共幹,更屠殺了六千餘萬無辜的同胞,以圖苟延其垂死的命運。」(蔣介石,《對六十年行憲紀念大會致詞》)

蔣介石在辦公室留影(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

蔣公洞見共產黨在全世界反人性,破壞人類的道德,造成人類的大危機:「共產黨徒利用馬克斯、列寧和史達林的理論和策略,麻醉青年,欺騙群眾。他們把唯物為本論體,把辯證法做方法,來曲解人類歷史,侮蔑現代文明。他們用陰謀製造暴動,用暴動實現陰謀,來瓦解社會組織,破壞政治秩序。他們更用殘忍的意識,冷酷的鬥爭,變亂倫常,毀棄道德。他們造成一個反人性的運動,瀰漫全世界。而全世界的思想家和政治家,還沒有構成堅強的陣容,對這巨大政治的文化的侵略作全面的應戰,這真是人類史上亘古未有的大危機。」(蔣介石,《本黨現階段政治主張》,一九五零)

蔣公告誡世界,中國共產黨是世界共產禍亂的根本:「亞洲是整個世界的一部分,而與整個世界的安危禍福息息相關。在此,我必須指出,今日共產勢力的猖獗,世界動亂的擴張,都是由於十五年前中國大陸的淪於共匪之手所發展而來的。大陸淪陷之後,自由世界在太平洋的西面完全失去了屏障,不到一年,韓國被侵,戰爭爆發,後來韓戰初停,越戰繼起,越南分裂之後,共黨的顛覆滲透更不斷的向各國伸展,擾攘不安,迄無寧日。所以中國大陸的淪陷乃亞洲治亂消長,世界安危禍福的一個重大關鍵;換句話說,共產主義乃是侵略戰爭的根源,而大陸共匪則為侵略戰爭的禍首。」(蔣介石,《對第十屆亞洲人民反共聯盟大會開幕典禮致詞》,一九六四)

「假如大陸共匪有一日的存在,那便是亞洲和世界沒有一日的安寧;我們即使在其他地區發動反共的戰爭,並獲致戰爭的勝利,但因其不是釜底抽薪的根本之圖,而徒呈一時揚湯止沸的現象,則不僅遭受赤禍的地區本身難以保全,而整個人類的命運亦將瀕於危殆。因此,消滅大陸共匪,拔除亞洲禍根,實為解決世界共產禍亂的第一要著。」(同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