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3) 共產邪說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逆天反神

蔣公指出,共產主義的核心學說唯物論是邪說:「共產匪徒們因為相信『否定之否定是自然、社會和人類思惟具有最普遍最擴大作用的發展法則。』(恩格斯語)因此肯定:『自然界中一面始終有某種東西在產生和發展,一面始終有某種東西在敗壞和衰頹』(史達林語)。基於這一思惟法則,共產匪徒遂視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彼此鬥爭,互相殘害,一個否定一個的。在他們看來,『否定』是本質發展的契機。」

「誰都知道,宇宙是無一時一刻不在運動的;然而宇宙雖在不斷地動變,惟其有一絕不動變的法則與規律,同時存在其中,而無法否定的。這法則和規律,我們可認之為天體的軌道,所有宇宙星體都是循著這軌道運行,而且是永不『越軌』的。由此可見『天行有常』、『周行而不殆』了。大家都知道:四時之變,晝夜之分,是由於地球公轉自轉的緣故。有了這種規律性的動變,才有春耕、夏長、秋收、冬藏的自然現象,也才有晝起夜伏、朝作夕息的生活規律。而這四時運行中雖有寒暑冷暖、晝明夜晦等相反或矛盾的現象,但其相反的目的,乃是為了相輔相成,也就是為了繼續不斷地運行發育。共匪在『否定律』上,卻堅決反對中西哲人所認定的循環式的周流原理,他們以為宇宙間一切相反的現象,都是相拒相剋,不斷地『否定再否定』的。誰亦知道這完全是悖離真理的謬論。我們國父批評共產主義為陳腐,為不合於科學者,就是這個道理。」(蔣介石,《解決共產主義思想與方法的根本問題》,一九五五)

蔣中正先生繼志承業,亦以收復臺灣為不渝之職志。圖為民國13年(1924年)6月與孫中山先生在廣州黃埔軍校合影。(翻攝:林伯東/大紀元)
1924年6月孫中山與蔣介石在廣州黃埔軍校合影(翻攝:林伯東/大紀元)

蔣公辨別出黑格爾與馬克思的哲學思想完全是相反的,而這共產主義的核心唯物辯證法是反精神、反生命、反天理、反人性的邪說,唯物辯證法的根本錯誤,全在其所謂中心定律的矛盾律,始終對立、衝突不已,最後遍地血腥,矛盾鬥爭至只留共黨頭子一人孤獨存在的結局,自作孽不可活,把一切導致毀滅。

「馬克斯『唯物辯證法』,乃是由黑格爾辯證法『正反合』的原理所脫胎的產物,但是其內容與精神,幾乎完全是相反的。「至於黑格爾全部哲學的精神和理論,即使其辯證法的內容和原理,那也還是與我個人思想有很大的距離。因為我始終認定黑格爾的哲學思想是純粹的唯心論,尤其是他的矛盾統一觀,並不足以概舉世上萬事萬物發展的真實形態。所以對於他的思想,我是很多不能同意的。然而他那『絕對理念』的出發點,無非是導人於窮理致知、求真求善的這一方面;而馬克斯背天逆理、賊仁害義的唯物思想,乃是完全與他背道而馳的。」(同上)

易經複刻本(Cooltoye/維基百科)

「說到辯證法的原理,並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這些學術,我們中國先哲遠在三千年以前,如易經所謂『一陰一陽之謂道』,就是陽為『正』,陰為『反』,太極為『合』的意思。而且其哲理,遠較現在辯證法『正反合』之說,為高明而深邃得多。其他如老子所謂『有無相生,難易相成』,以及書經的『危微精一中』,以至於名家學說,即無不是現代辯證邏輯學的原理所自出。」(同上)

「故黑格爾的辯證法則雖然是從矛盾出發,但他不過是要求從矛盾到統一。可是馬克斯卻認為:『統一物的分裂是辯證法的基本』。他們把黑格爾的矛盾歸於統一的觀念,完全歪曲過來。察其用心,當然不在統一矛盾和解決矛盾,而在使世界的矛盾,儘量擴大,人類的鬥爭,永無止境。最後就是要使人類根本喪失人性,成為毫無良知和靈覺的禽獸,好讓共匪永遠牽著鼻子來跟隨他做奴隸罷了。

 「『唯物辯證法』的祖師馬克斯,雖然很機巧地利用了黑格爾辯證法,為後來共產匪徒建立了整套的唯物思想的法則。但由於馬克斯理論根本否定了精神和人性的價值,更不承認其有神與天以及生命的存在;因此以『唯物辯證法』為一切法則的共匪,其生活、行動、策略和鬥爭理論,都是充滿了物慾、奪取、清算、壓制,再加上他殘忍、暴戾、陰狠和滅裂的獸性,自然是要遍地血腥了。換言之,共匪的理論和他的人生,都是反精神、反生命、反天理、反人性的,只認物質和強權,鬥爭復鬥爭,矛盾再矛盾,質變再質變,否定再否定。如此最後非鬥爭至只留他共黨頭子一人孤獨存在不可的境地,你看這是什麼境地呢?這就是『唯物辯證法』的根本弱點。所以到了後來,史達林以為這『否定之否定』的法則,必將會應用到共產黨本身及其個人上來了。所以他不能不背叛其祖師的定律,而加以否定,特創造其所謂『不斷運動,不斷更新』的新法則,來替代其『否定之否定』的定律。可惜他的信徒們至今仍在運用其『否定之否定』的祖傳定律,尤其是國際共產匪徒,對這一教條,已成為其牢不可破的第二天性;即使它要勉強改變,事實上亦不是容易改變得過來的。大家更須知他們『唯物辯證法』的根本錯誤,全在其所謂中心定律的矛盾律。第一矛盾律的始終對立、衝突不已的法則,如不能徹底取消,那其他定律無論如何改變,亦決不能發生任何作用的了。這些萬惡的定律,我以為到頭來非至他們自作自受不可,這就是我國古訓『自作孽不可逭』的一定道理。」(同上)

蔣公指出了共產主義反對神的終極目的:「共產主義的無神論,否認了上帝的存在,馬克斯曾經說:『離開上帝,離開教堂,遵奉共產主義,你們就可以得到世界上一切最好的東西。』列寧在他論宗教一書中說得更明白,他說:『宗教是一種精神的麻醉劑,使資本主義的奴隸沉溺其中……我們前進的步驟,必須包括著無神論的宣傳』。共產黨徒對於宗教這樣的仇恨和誣衊,就是顯出其對於宗教萬分恐懼的心理,亦就可知道它們所恐懼的,不是有形的物質,乃是宗教的精神力量,所以它要用共產主義唯物論,來代替一切宗教;崇拜物質,迷信暴力,就是它真正要以物質全能的理論來麻醉人類,要使人類精神彷徨,信心動搖,完全沉溺於其物質麻醉之中,而後它就進一步可使人類懾服於其暴力控制之下,以達到其統治世界的目的。實際上,在他們口中的邪惡宣傳,所謂宗教是麻醉,是沉溺的誣衊,乃就是宗教徒捨生取義,殺身成仁的精神,亦就是歷代衛道者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成就更大生命的大無畏精神。」(《耶穌受難節證道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