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1) 史今互鑒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史今互鑒

中國民眾一直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國共相爭,反共是國民黨的事情,國民黨為了保護自己的統治而剿共。蔣介石早在一九二七年就指出這個錯誤觀念,而且預見了中國人的麻木,以及國人的袖手旁觀造成的結局。

「大家不要以為國民黨和共產黨分裂是國民黨內部的問題,讓國民黨自己去解決。有一個痛心時事的朋友說:我們反對共產黨恐怖政策的舉動,還嫌早了一點,不是因為共產黨的罪惡沒有暴露,乃是因為神經麻木的中國民眾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果然如此,那中國只有亡國,中國民族也沒有被救的價值……他人不惜以中國全體人民的生命幸福為孤注,難道中國人民真是這樣不顧惜自己的生命幸福嗎?親愛的全國民眾,大家可以覺醒了。」

1946年10月25日,蔣中正伉儷於台北中山堂接受民眾歡呼。(翻攝:鍾元/大紀元)
1946年10月25日,蔣中正伉儷於台北中山堂接受民眾歡呼。(翻攝:鍾元/大紀元)

「設如中正任大家常受軍閥的壓迫,帝國主義者的摧殘,或是因為國民革命而將中國暗送給共產黨的恐怖政治去處分,是中正蔑棄革命軍人的天職,為千秋萬世的罪人。若是我國民黨員與國民革命軍人為全國民眾去犧牲奮鬥,但是你們還是袖手旁觀,等到大局弄壞,又喚事不可為,那你們不但是中華民族千秋萬世的罪人,而且沒有面目去對得住自己。現在擁護人民去自由的作正當發展,是我們國民革命軍的責任;領導你們去組織,去滿足各個生存條件的,有我們真正三民主義的國民黨;至於澈底的覺醒和努力,還在你們自己心上。」(蔣介石,《建都南京告全國同胞書》)

大陸淪陷,共產黨灌輸給國人所謂的結論,在學術界和國人的普遍認識中大有市場,如「共產黨得民心得天下」、「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國民黨反動統治」和「國民黨腐敗失了人心」等等說法。這些除了往共產黨臉上抹粉外,並沒有涉及問題的實質。蔣公指出了問題的根本在於中國人看不清共產黨,善惡不辨,是非不分。

「我在這兩年來失敗之後,檢討所得的結果,認為我們最大的失敗,就是在教育和文化。大家知道,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的失敗都是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和很敏銳的感覺的,這種明顯而有形的失敗,還有補救的方法,而且也比較容易補救挽回的,惟有教育的失敗,是人所不易發現的。」

「教育的失敗,則其影響將及於整個民族,而且決非短時期所能補救的。在近四十年自民國成立以來,如果我們對國民道德教育的培養能夠有所成就,則我們今日一般國民的民族精神和國家觀念,何至於這樣喪失?」

「最可痛心的就是二十年來學校教育,如果一般校長教職員真能負責盡職,訓導得法,管教有方,那大陸青年就決不至如今天那樣容易為共匪所麻醉、利用,來反對其自己的祖國,毀滅他自己的家庭。大家看今天大陸青年這種盲從瞑行,背天逆理到如何程度?這種民族自戕的悲劇,如果我們當時教育有方,那今日這些悲劇決不是共匪在很短的二三年之內僅用他迫害恐怖的手段所能造成的。大家都知道,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工作,所以教育的成敗得失,就是國家存亡、民族榮辱的根本所在,只因為我們多年來教育的失敗,所以就造成了此次全面失敗的主因。這失敗的責任究竟應該由誰來擔負呢?這當然是應該由本黨肩負起來的。我個人以領導的地位,更應該擔負此一重大失敗的責任。」(蔣介石,《教育與革命建國的關係》)

蔣氏三父子合照,由左至右為蔣經國、蔣中正、蔣緯國。(鍾元翻攝/大紀元)
蔣氏三父子合照,由左至右為蔣經國、蔣介石和蔣緯國。(翻攝:鍾元/大紀元)

蔣公指出,當時教育背離傳統,「反以八德為封建遺物,而視四維為頑固反動教育。並以此自鳴識時,而以超然中立為高蹈,騎牆觀望為自由,他不想到共匪即乘其這個弱點,就施其中傷離間的伎倆,無形中已成了他的工具,受其利用,而不自覺。這樣一來,以致教不成教、學不成學、師不成師、弟不成弟,所謂學風校規,掃地殆盡,師道人格,蕩然無遺,最後卒遭今日國破家亡,清算鬥爭,而無以自拔。天下至悲至慘之事,孰有過於此者。」

中共建政後,通過教育系統推行價值觀。「現在在大陸匪區裡的大中小學校,甚至於幼稚園的學生,都正在受共匪獸性教育,這種教育正鼓舞著他們的野蠻和狂妄,造成子弒其父、弟殺其兄、女訟其母、夫婦互相監視、家人視同仇寇的那種禽獸不如的悲劇。共匪為什麼他能弄到其家人父子兄弟夫婦的骨肉之親,手足之情,竟肯背天害理、倒行逆施,悍然不顧地照著他的教育去做呢?這固然由於共匪用恐怖和殘忍的手段來壓逼學童,麻醉青年,控制他們不怕不就範。但是我們從前的教育,假使能夠對於國家觀念、民族思想和傳統精神,即對總理所訓示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八德和新生活運動所提倡的禮義廉恥的四維,在教育上能夠注重,有所成就的話,那共匪決不能在這樣一二年乃至一二月之間,很快地完全把我們固有的民族倫理、傳統道德一手湮滅,而變成了今日大陸上這樣禽獸不若的慘無人道的鬼蜮世界,若是大陸人民果有明禮知義、明廉知恥的教育基礎,還知道一點民族大義、國家責任、和他父母子女兄弟夫婦間孝悌忠信的天性至愛,那也決不至於受匪這樣容易煽惑與盲從,被匪導演成這種滅絕人倫的悲劇了!這固然是共匪對國家民族的滔天罪惡!然而我們二十餘年來,一般有教育責任的同志未能在教育方面遵循我們總理八德的訓示、新生活四維的信條,和實行本黨歷次教育方針的決議案,而所造成今日這樣人倫的大變和民族的浩劫!這是我們在革命失敗中痛定思痛,不能不懺悔的。」(蔣介石,《教育與革命建國的關係》)

中華郵政發行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紀念郵展紀念郵票小全張,為紀念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郵政總局於1986年10月31日至11月9日在臺北市重慶南路郵政博物館舉辦紀念郵展,並於郵展開幕之日發行郵展紀念郵票小全張1種。(中華郵政)
中華郵政發行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紀念郵展紀念郵票小全張(中華郵政)

蔣公從教育的悲劇中看出復興民族首先要恢復道德,他慧眼看出中共的目的是摧毀中國五千年文化和道德倫理。其手段是借文痞宣傳唯物史觀,偽造歷史,使得人們互相鬥爭,摧毀民族精神,最後造成中國亡國滅種

「蘇俄帝國主義者要滅亡我們中國,中共匪徒要斷送我們中國給他的主子蘇俄,首先就要摧毀我們中國的歷史文化、社會倫理和國民道德。倫理和道德固然是有時代性的,但是我們中華民族立國於亞洲至五千年之久,在外患內憂之中,危而復安,亡而復存,並不是單純憑藉武力,主要的是依恃我們固有的倫理和道德優秀的傳統,歷史文化深厚的基礎,維繫著廣大人口的民族思想和感情。家族的和睦,鄰裡的互助,祖宗廬墓的崇敬,故鄉風土的愛護,都是中華民族抵抗外來侵略的力量所由發生的泉源。所以歷代征服中國的暴君,出賣中國的漢奸,對於這一文化的力量,無不備極憎恨,也無不備極摧殘。中共匪徒尤其是注意這一點,他驅策一班無恥的文化敗類,宣傳唯物史觀,偽造階級鬥爭的歷史,以欺騙青年,使其厭惡民族文化,喪失愛國精神。他更在民眾中間發動殘忍的鬥爭,離析家人骨肉,分化父子夫婦,摧毀人類理性,使民族精神失其最後的依據。我們為了拯救同胞於水火,克服民族的危難,一定要維護民族歷史文化,發揚以仁愛為中心的倫理和國民道德。我們深信人類理性和民族精神普遍覺醒的時候,也就是共黨匪徒最後失敗的時候。」(蔣介石,《本黨今後努力的方針》)

臺灣中正紀念堂「蔣中正總統辦公室展廳」完成整修,有別於最初落成開放的辦公室場景,更進一步形塑歷史原貌與空間氛圍,增添臨場感。(中正紀念堂臉書)
臺灣中正紀念堂「蔣總統辦公室展廳」形塑歷史原貌與空間氛圍(中正紀念堂臉書)

蔣公畢生維護民族文化,也告訴世人,反共戰爭乃文化戰爭:「反共戰爭乃是為了每一個國民,每一個家庭自由生活方式的社會戰爭;同時也是為了保障我們悠久的歷史,崇高的倫理和以仁愛為中心的道德的文化戰爭。」

國學學者錢穆敬仰蔣公,「稍窺史籍,求之古代,以一國家之元首,秦漢以來歷代帝王能如總統之下士劬學,歷久如素,亦復共有幾人具貞德之一人」,「觀蔣總統生平,自幼年之家庭以及學校教育,薰陶於中國文化傳統中者,已至深然而厚;自追隨中山先生出膺重任,而所守益堅,所向益定。就其在文化思想方面之立場言,蔣總統始終站在和平穩健路線之中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