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39) 武將腐敗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武將腐敗

抗戰造成國民政府的經濟困境,國民政府總收入每年遞減,不得已行赤字財政,又造成通貨膨脹。蔣介石在一九四三年四月十一日日記中記載當時現狀,「公務員生活窮困萬狀。妻室以產育無錢多謀墮胎者。有醫藥無費,貧病亦深者。華僑在粵,有鬻賣子女過活者。河南災區餓莩載道,犬獸食屍,其慘狀更不忍聞。天乎!若不使倭寇從速滅亡,或再延一、二年,則中國勢難支持。」

蔣公在抗戰結束後,面臨著如同乞丐的軍隊,雖然明知共產黨的軍事壓力,也不得不忍痛裁軍:

「我們的軍隊,除內容空虛,名實不符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待遇太低、生活太苦,現在一般下級官兵的生活,真是到了水準線以下,大多數的士兵吃不飽、穿不暖,以致面黃肌瘦,因此,外國人譏笑我們中國的軍隊是一群乞丐,我們高級將領就是乞丐的頭子。但是我們國家現在財政和經濟現狀如此,我們要提高軍隊的待遇,改良士兵的生活,使他們能夠吃得飽、穿得暖,有適當的休息和正當的娛樂,那唯一的辦法就是減少兵員,縮編單位,以二人之待遇併作一人之待遇,然後我們國家的財政才能負擔,人民的力量才能供養。」(蔣介石,《整軍的目的與高級將領的責任》)

陳誠在抗戰後期任軍政部長,他在《陳誠回憶錄:建設台灣》中回憶:「國軍預算員額為五百萬員名,而實際上吃軍糧者達七百二十萬人。據當局推斷,如經核實整編,能有三百萬可戰部隊就很不錯。」

法幣。(攝影:鍾元翻攝/大紀元)
法幣(翻攝:鍾元/大紀元)

歷史學者黃仁宇回憶,當時的國軍軍人「半像乞丐,半像土匪」,當時士兵月餉只有法幣十四元,只夠在街上吃四碗麵。「抗戰開始我們被驅入內地之後,國軍所掌管區域工廠數,只有全國百分之六,發電量只有百分之四,如何生存?我在一九四一年當少尉排長的時候,每個月的薪餉只有四十二元,在街上吃一碗麵,即是法幣三元。山上的土匪標價收買我們的輕機關槍每挺七千元,是我一個上等兵四十年的薪餉。類似的情況又何止盈百上千。但是今日我們翻閱敘述當時情節的文字,只有一片『貪污無能』的責罵。其實一個官僚貪污無能,百十個幹部竭盡忠貞。」(黃仁宇,一九九一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這樣的困難造成國軍中吃空餉普遍,而在當時的條件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任何部隊的兵員都有許多的缺額。而吃空額的事實差不多成了公開的祕密,一般部隊長視為當然,而不以為是貪污,這是我們軍人最大的罪惡。你們中間有許多是現在的軍長師長,你們是不是有這個把握,能夠指出一軍一師之間有哪一個營哪一個連沒有缺額,哪一個營長連長沒有吃缺?縱然你們自己沒有吃缺,而你們對於部下監督不周,考核不嚴,這就是你們自己的罪過!」(蔣介石,《整軍的目的與高級將領的責任》)

1933年剿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親任豫鄂皖三省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33年剿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親任豫鄂皖三省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民族英雄岳飛曾有名言:「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惜死,則天下太平矣!」然而抗戰勝利後,國民黨的文武開始走向這句話的反面。蔣公回顧失敗曾總結,國民黨員認為進了革命黨以後就可以升官發財,以為這就是黨員應得的權利。

「自從北伐完成,尤其抗戰勝利以後,總理所說的本黨先烈那種『不顧身家性命,不想升官發財,而只為國家、為主義奮鬥犧牲的精神』已經消失殆盡了!一般黨員以為黨並不是軍隊,為什麼黨員要同軍人作戰一樣的去犧牲身家性命呢?並且認為進了革命黨以後就可以升官發財,以為這就是黨員應得的權利。須知本黨革命屢次的失敗,就是一般黨員這種錯誤觀念所造成的。今天革命軍所以慘敗至此,固然是由於其本身腐化頹落,喪失革命的精神所致;但是革命黨的黨員,應該做軍人的模範,應該要像先烈一樣犧牲奮鬥來以身作則才行。無如過去多數黨員只想升官發財,全家保身,不肯為主義犧牲,為黨國奮鬥,那麼一般軍人當然亦會跟著腐敗,不肯犧牲,不顧廉恥了。」(《革命黨員與革命軍人應有的認識》)

抗戰勝利引發高級軍官的腐敗和軍紀敗壞,「而最大的原因還是一般高級將領勝利之後驕矜自大,自以為有了不起的功勞,尤其在接收敵偽軍政的時候,因為監督不嚴,許多軍官貪污舞弊,以致精神墮落,恣意享受,生活與士兵完全脫節,官兵之間不能同甘苦共患難,感情自然日趨惡劣,軍紀也自然日趨敗壞,所以共匪雖是裹脅而來 的烏合之眾,沒有嚴格的訓練,優良的武器,而我軍仍然不能予以消滅,反而時時受其襲擊和包圍,遭遇不必要的犧牲挫折,這是深可痛惜的!」(蔣介石,《監察官及兵役人員注意事項》)

在抗戰之後,國軍將領中,如黃百韜、張靈甫、蔡仁傑、邱清泉者少,逃跑被俘甚至投降者多。蔣公在一九四七年就已經發現了問題所在。

1934年蔣中正在江西督戰剿匪(攝影: 鍾元 / 翻攝)
1934年蔣介石在江西督戰剿匪。(翻攝:鍾元/大紀元)

「我們剿匪軍事所以遭致今天這樣的失敗,決非偶然!第一、因為我們國軍在抗戰期間,一致對抗外敵,忠勇犧牲,實力消耗,而且長期戰鬥,精神疲憊,共匪則在八年當中,逃避抗戰,擴充實力,處心積慮,專門研究如何消滅國軍,如何推倒政府。所以他們認為抗戰勝利以後,以武力叛變,有必勝的把握。第二、他們認為我們高級將領皆已養尊處優,成了軍閥,多半已年近四五十歲,個個人有家庭妻子兒女的牽累,和社會腐敗的環境發生密切的關係,因之革命精神喪失將盡,只圖自保實力,不能整飭紀律,再來帶兵奮鬥,更不能萬眾一心,通力合作,發生協同一致的效果。因此他可以各個擊破我們,消滅我們。第三、他看到國軍各級官長,平時精神萎靡,學術荒疏,自軍長以下,以至於連排長,大家都不研究學術和典範令,更不注意偵察敵情和地形,隨便擬定計畫,隨便頒發命令,而不能縝密研究切實準備,所以到處都是打糊塗仗,我審查過去各軍失敗的戰役都是由於所定計畫既不依照學理,而且違反原理原則,同時部隊與部隊之間又不知互助合作,協同一致,以求彼此補救其缺點,發揮其長處。第四、他看到我們高級官長對於部下的基本動作,如瞄準、射擊、偵探、連絡,不去切實注意考驗,以致士兵戰鬥技術落後,不能作戰,加以軍隊的給養不足,士兵的生活不良,甚至士兵吃不飽,穿不暖,而官長尚茫無所知。官長對於士兵視同路人,不但痛癢不相關切,甚至怕和士兵見面,不但高級將領不知道接近士兵是自己的天職,甚至連長階級大多數亦是如此,這樣上下生活脫節,自然情感毫無,官長既然如此對待士兵,士兵不叛變,不逃跑已算很好,何能望其聽命犧牲!我要痛切告訴各位將領,我們的士兵幸而還有民族意識和愛國良知,至今還可維繫一時,如其不然,即使沒有共匪的宣傳煽動,也必脫離你們,將使整個國軍陷於土崩瓦解的悲慘境地了。」(蔣介石,《國軍將領的恥辱和自反》)

蔣公個人仍然堅持道德操守:「我作統帥的,就時時以此自反,亦時時以未能臥薪嘗膽為愧,所以我每日必有一段『雪恥』的日課。如果我不是因為擔任國家元首,必須顧到國家的體制與規定的禮節儀式,尤其在國勢凌替之際,不願為外人輕視鄙薄,使之以為不足以代表一個國家的元首的話,我自信仍能與我一般同袍同寒暑,齊甘苦,過士兵一樣的生活。即使是這樣說,但我對於我個人,仍然時時刻刻在力求節儉簡樸,不敢浪費國家一錢一物,不敢以任何理由自解自恕,惟恐其不能為人民之表率。」(蔣介石,《政治作戰的要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