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中共打壓股市樓市的背後用意

 

【大紀元2017年04月22日訊】近來,大陸股市受打壓連續4天下跌,中共各地方當局又不斷推出嚴厲的樓市限購措施。大陸經濟學家馬光遠認為,這些調控措施有把樓市一下打死的風險。有大陸業界人士日前分析了中共之所以這麼做的背後原因。

4月19日,一篇格隆匯核心會員線下沙龍「深圳站」的嘉賓演講記錄在網絡流傳,該文雖然是在探討在大陸投資的策略問題,但是中間分析了為什麼中共近來又是打壓股市,又是打壓樓市的真正原因。

以下是這篇《砸鍋的時候,你還去撈粥?——未來資產配置大邏輯徹底變了》文章的原文。

一、

首先,澄清一下主持人的介紹,我不算什麼智囊。現如今,智囊也不管什麼用。我只是離決策層近一點,所以了解的信息、看問題的角度,與你們做投資的,多少會不一樣。另外,我已被告知這是一個純粹的小範圍內部交流會。所以我就儘量就我所知所想,實話實說,不兜圈子,不繞彎子。

很多人問我,說政府現在到底想幹嘛?

股市炒什麼,就摁什麼。炒雄安,集體停牌。炒高送配,點名批評。炒板塊,攥著溫州幫一頓暴打……這是逼著股市去死的節奏。

房市一樣。限貸、限購、認人又認貸,還嫌不夠,還限售,這等於把買賣雙方徹底隔離起來了,不見面了。這麼玩,房市不死,也要脫幾層皮吧?

股市、房市都弄死了,這麼大犧牲和付出,為什麼呀?總得圖點什麼吧?

最後這句話才問到點子上了。

你們做投資,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盯著自己眼前的一畝三分地,屁股一直坐在你的那個小凳上,所以你多數時候就不會明白政府當下和未來到底想幹嘛?它的最大擔憂和訴求到底是什麼?

屁股坐在政府的位置上對投資有什麼重大意義呢?

簡單,我們的經濟,依然還是計劃成分。我們國企壟斷了8成以上的土地、自然資源和7成以上的信貸資源,這種經濟結構,你不研究政府訴求,你去盯什麼央行,盯什麼匯率,盯什麼CPI和PPI,你不瞎掰嗎?你難道不知道那些數字怎麼來的嗎?

二、

邏輯上,政府的著眼點一定是全局性的,它手上的資源是有限的,它必須做一個相對平衡性的統籌安排。

但有一種情況例外:當經濟狀況必須要做取捨的時候,丟卒保車,捨車保帥,就是必然的了。

你們看到了在摁股市,在摁房市,而且還摁得很堅決,為什麼?很簡單,不摁住,不死死摁住,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會玉石俱焚。

過去我們有兩個盛貨幣的池子:一個是實體經濟,一個是虛擬經濟。依照我們過去的經驗,這兩者是有一定因果捆綁的共生關係,誰也不會拋離誰太遠,錢會在這兩個池子之間保持一個動態的平衡。

這個經驗過去基本正確,但現在已完全不是這樣。過去三年,我們發了78萬億的貨幣,新增了多少GDP呢?14.88萬億。錢去哪了?

房市和股市。

2016年中國一手房賣了11.7萬億,加上二手房交易額5-6萬億的話,就是17-18萬億,M2去年的新增量才15.5萬億,M2創造的負債還不夠支持房子的交易。大量的貨幣要麼固化為鋼筋水泥,要麼是各種交易性的資產,與生產性的資產隔得越來越遠,造成整個資產創造現金流的能力急速衰減,實體經濟產品根本不可能跟上虛擬經濟的漲價步伐,被迫承擔整個社會價格抬升的成本,呼吸越來越困難,原來並不顯眼的債務壓力反而凸顯。

而房市、股市收益率的抬升,又反過來推升資金收益率的期望值,一方面導致流入實體領域的貨幣會通過各種管涌,借道流入房市與股市,同時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在貨幣寬鬆背景下反而越來越高,不堪重負。最近東北、山東那些民企出問題,其實都與資本市場泡沫的倒逼有直接關係。

換句話說,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其實已互不隸屬,分道揚鑣,而且在貨幣上,兩者已形成事實上的爭奪關係,虛擬經濟對實體經濟,事實上不是在支持,而是抽血。

三、

之所以有今天的騎虎難下,就是因為我們過去的搗糨糊,我們的拖。

我們一直的經驗就是做增量,期望在發展中得到自我消化和解決,這就是我們的路徑依賴與思維慣性。但有些問題能夠通過加水稀釋的辦法解決,有些問題恰恰相反,最開始它不是問題,但隨著你肌體的膨脹過了一定約束與支撐限度,它會從纖芥之疾,迅速膨脹成腫瘤。

經濟模式就是這樣。

我們的經濟增長一直靠投資。過去我們爭論保房價,還是保匯率,其實質是,保房價,其實就是保投資;保投資,就是保經濟。所以我們表面看是沒做選擇,但實際是在保房價。隱藏的邏輯是:相對匯率貶值與資本外流,經濟的自由落體更可怕。

但當一線城市房價一年能漲一倍的時候,我們才發現,救匯率是釜底抽薪,救房價則是飲鴆止渴,我們面臨的恐怖遠景是:房市和股市不單對其它實體經濟形成了抽血效應,其自身也隨時面臨著泡沫崩潰的可能。

我們從沒經歷過大的經濟金融危機,但多數人憑常識都看到了,再不管,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將玉石俱焚。

唯一的辦法:花再大代價,也把貨幣趕回實體經濟那個池子。

怎麼趕?堅決壓住股市與房市的收益率。

這一定會帶來疼痛,但兩害相權取其輕。不砸了股市和房市這兩口小鍋,全國這口大鍋就會散夥。

砸鍋的時候,你還在撈粥,這就是你的視野問題了。

四、

過去三年,我們以超過5個單位的貨幣,創造了1個單位的GDP,這種貨幣推升GDP的效率與彈性在不斷下降。歷史累計的超發貨幣,未來會一直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棘手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好,它會像山林火種一樣四處飛濺,我們會疲於奔命一樣四處救火。

剛才很多人說股市跌,是因為美國收縮了,我們也要收縮。說美國加息周期,中美利差已經下降至5年低位,為了緩解資本外流壓力,中國的利率水平必然也有抬升壓力。這是典型的紙上談兵。

我們不會收縮,我們也沒有條件收縮。小川行長的話,你要理解說和做的區別。M2速度不會降。匯率工具已經放手了(原編者按:指特朗普的百日觀察),利率再收,你知道會有多少企業會被債務勒死嗎?東北、山東那些企業,本質上都是債務壓的。實體沒有錢,錢都去了虛擬領域。

前期我們是不做選擇,搗糨糊,賭運氣,期待大水漫灌的寬鬆環境,以及時間軸上的發展,能讓經濟模式,經濟結構矛盾自我解決,但實際演繹的結果,是逼迫必須做選擇,否則是末路狂奔,玉石俱焚。

所以,股市炒什麼,當然就摁什麼。房市如果限貸、限購、限售還不夠,那就儘快推出房產稅,或者准房產稅。

虛擬領域的收益率必須摁下去。

這是當前刮骨療傷的唯一選擇。

尾聲

今年一季度GDP6.9%,高開太多,這大概率就是全年高點,全年GDP大概率是根光頭陰線。

從目前看,PPI同比增速已經見頂,歷史上企業補庫存行為與PPI高度同步,意味著補庫存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將下降。房地產的持續收緊在經濟層面的拖累,也會在2季度,乃至後面更長的時間內顯現。今年GDP前高后低的態勢基本已形成。

另外,全球流動性大拐點也確認,美聯儲除了加息,還會縮表,這讓中國經濟繼續走大水漫灌的空間與彈性都已消失。

唯一可行的做法,將存量貨幣挪窩,趕流動性到實體經濟領域——這意味著股市、房市收益率必須,也必然下去。

 

所以,未來很長時間,你們投資的大邏輯都要調整和修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