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儲降至逾五年新低 限流政策或加碼

 

日前陸媒盤點受賄金額超億元(人民幣,下同)的貪官並揭露其奢侈糜爛生活,包括朱明國、周永康、金道銘、萬慶良、毛小兵等。(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中共11月份外匯儲備下降遠遠超過預期,達到5年來最低水平,已經靠近3萬億美元的重要心理關口。
中共央行12月7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共11月份外匯儲備下降遠遠超過預期,達到逾五年來最低水平,已經靠近3萬億美元的重要心理關口。有業界人士認為,中共將進一步加強資金外流的限制。

 

外儲降至心理關口 資金外流將被嚴控

中共央行7日數據顯示,11月末外匯儲備為30,515.98億美元,續創2011年3月末以來新低;環比則減少690.57億美元,這是連續第五個月下降,並創1月以來最大單月降幅。而此次降幅是經濟學家預期的兩倍多,已經逼近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的重要心理關口。

中共官方在解釋外匯儲備下降的原因時說,央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外匯儲備投資資產的價格波動、美元變動引起的估值效應,以及外匯儲備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資金運用都造成了外匯儲備的下降。

海通證券姜超、顧瀟瀟認為,匯率維穩亦消耗部分外匯儲備。據路透社12月7日消息,姜超、顧瀟瀟表示,美國再通脹和加息預期推升美元走強,再加上今年大陸房價飆漲,全球資產比價效應下,資本流出壓力仍大,11月人民幣兌美元貶值1.7%,中共央行維穩匯率也消耗部分外匯儲備。

報導稱,一位中資銀行交易員表示,3萬億美元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一旦突破會對市場造成很大的衝擊。他說:「11月的外儲已經3.05萬億了,可能明年的壓力會很大。12月是年底,購匯比較強,意味著明年再公布12月數據可能跌破3萬億,再加上明年初購匯額度出來,不知道會出現甚麼情況。」

有分析人士表示,今年第三季度以來,大陸外匯儲備下滑規模基本保持逐月擴大趨勢,儘管中共對資本流出的限制已層層加碼,但難改外儲下降趨勢。如果外儲降幅突破心理關口,不排除資金流出進一步收緊的可能。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亦表示,儘管資本管制加強已經屏蔽掉了很多外流的風險,但外儲減少還是趨勢。如果未來外儲下降得太厲害,不排除資本流出管制進一步加強的可能。

中共在10月份已經重申大陸居民在境外禁止刷銀聯卡購買資本項下的保險,11月底中共央行相繼出台對六類海外投資嚴格限制,對資本項下500萬美元以上的購匯備案審查,並收緊人民幣流出。但是在這些限制之下,11月外匯儲備的下降依然嚴重。如果外匯流出壓力繼續,市場將關注今年底明年初資本流出政策是否會進一步收緊。

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相互促進 形成危險循環

人民幣在11月份下跌1.6%,這是自從2015年8月份以來的最差月份。外界相信,當人民幣11月下跌到8年半以來最低水平的時候,中共央行在拋售美元以支撐人民幣。當時人民幣兌美元在11月底跌破6.92元兌換1美元,隨後獲得支撐,市場認為這是中共的干預行為所致。現在面對今年已經下跌近6%的人民幣,市場相信人民幣將繼續走弱。交易商好奇,中共當局挺人民幣還能挺多久。

而人民幣這波跌勢已引發大量做空人民幣的押注。路透社的調查顯示,對中國人民幣的空頭押注可能為1月初以來最大。華爾街銀行高盛公司稱,買入美元兌人民幣在該行2017年推薦交易中排在第二位,排在首位的是做空英鎊和歐元。

目前,今年非法資金外流已上升為中共的一個隱憂,中共正在加緊對資本外流的控制。10月,中國的外匯儲備下降逾450億美元,11月份下降了690.57億美元。中共央行上海總部調查統計研究部主任王振營警告稱,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可互為影響。「人民幣貶值觸發資本外逃,而資本外逃又對人民幣形成更大壓力。」王振營表示,有必要打破這個反饋回路。

面對資本不斷外流,中共除了限制大陸個人換匯以及企業換匯,大陸企業對海外投資現在也受到限制(嚴格審查中國企業規模超過10億美元的非核心業務海外投資,還包括對離岸借款人放款設限,且每筆跨境貸款都必須在國家外匯管理局備案。),對在大陸的外資企業換匯也開始設限,《華爾街日報》近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表示,外企可匯出的資金上限也從5,000萬美元大幅下調至500萬美元。

一些業界人士認為,中共推出的一些新規定將降低中資銀行間的內部競爭,令那些仍能參與境外貸款的海外分支受益。少了中資銀行的競爭,過去在大規模融資交易中曾屢遭淘汰的國際銀行也將坐享漁翁之利。同時也將放緩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

據悉,今年前十個月,大陸流出5.1萬億人民幣,相當於7400億美元,流入資金只有3.1萬億人民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