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研討會 4袁立平:從國父理想實現來看議會改進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芝加哥協進會,中山學社,國父紀念館,及中國國民黨美中支部,十一月五日(星期六)下午二點至五點於芝加哥華僑文教中心第一會議室舉辦一場研討會,主題為「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

 

袁立平:從國父理想的實現來看議會的改進

從國父理想的實現來看議會的改進

袁立平   11/5/2016

今年正值國父150週年誕辰紀念,我們在此回顧一下,國父當年的理想,有那些已經實現,那些還待繼續努力。然後提出一項建議來改進議會的功能,這建議是從前做不到的,但以現在的科技,是很容易做的一件事。希望在改進議會功能之後,讓現代社會朝著國父的理想,再邁進一步。

民族主義的實現

先談一談國父理想的實現,我們可以依照國父的三民主義,從民族,民權及民生三方面來看。國父的民族主義,主要是追求民族之間的平等。早年中國,也就是中華民族,受到列強壓迫,簽定了許多不平等條約。所以國父的一大願望,就是在國家層面上,追求中華民族,也就是中華民國或中國,在國際地位上的平等。二次世界大戰時,中國與同盟國並肩作戰,這些不平等條約就問始陸續取消了,勝利之後成為聯合國五大創始國之一,讓中華民國與世界各國在國家的層面上,於1945年有了平等的地位。在1947年完成了許多條約的廢除或修訂https://zh.wikipedia.org/zh-tw/%E4%B8%8D%E5%B9%B3%E7%AD%89%E6%9D%A1%E7%BA%A6,大致實現了國父民族主義在國家之間平等的理想。

國父在民族主義上另一個理想是國內民族之間的平等。但民族和國家是不完全一樣的,大民族之內有小民族,小民族之內有更小的民族,可以一直細分下去。但是大國家之內沒有小國家。國家只有一個層次,民族可以有很多層次,民族是自然形成的,國家是人為劃分的。一個地方可以有好幾個民族的人住在一起,但是只能屬於一個國家。目前的主要問題是國家內的民族平等。沒有平等,一些小民族就想自治、分離或獨立。在中國來說,台獨,藏獨,疆獨,甚至港獨都冒了出來。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情形,較著名的例如英國的蘇格籣,加拿大的魁北克,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等等,根據維基百科的統計,全世界有上百個分離主義的運動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B4%BB%E8%B7%83%E7%9A%84%E5%88%86%E7%A6%BB%E4%B8%BB%E4%B9%89%E8%BF%90%E5%8A%A8%E5%88%97%E8%A1%A8

那麼國內的民族要如何才算平等呢?每個分離或獨立的事件都不太一樣。我覺得只有走和平的程序,讓所有人民來投票決定,才能徹底解決問題。戰爭也許能暫時”決定”獨立或統一,但結果是不平等的,尤其在今天這現代社會,非但不能解決問題,還可能使問題更加惡化。我們從過去歷史上看,戰爭的確是解決國家及民族之間爭執的手段。那是因為人民缺乏知識,無法做出判斷或提出要求,只能服從。但是近兩百多年,人民知識大增,不再盲目服從,紛紛要求民主,以人民投票來決定公眾之事。看二戰後殖民地紛紛獨立,近年美俄在越南,伊拉克及阿富汗吃的大虧。武力就像獨裁一樣,在現代社會不再會成功,更不足以根本解決國家或民族之間的爭執。

但全民投票有不同的方法,例如誰有投票權,如何算是公平,先要有雙方都同意的投票方法,才能再靠投票解決問題。這可以是另一個單獨的研究題目,下次有機會,再向大家仔细報告及討論。今天在民族平等方面,就只講到這裏。

民權主義的實現

民權方面,台灣已走上了民主的道路,也相當於民權的道路。我在這裏不詳細區分民主與民權,兩者會混合著用。大陸仍是極權社會,早期靠國家的孤立及控制人民生活和思想來維持政權,和當今北韓差不多。現在開放之後,仍然在報紙,電視,網路上,控制著敏感資訊,另外靠著高速經濟發展來維持民心與政權。但是長遠來看,資訊在這日益開放的社會中,越來越難控制,經濟也不可能一直高速發展,遲早會慢下來。所以以後大陸還是要走上民權及民主的道路。

但是台灣和世界各民主國家,近來受到網路發展的影響,讓執政者受到嚴厲而且不平衡的批評。因為在網路上人人可以發言,但絕大多數都是抱怨,極少贊美,而且大多是短句及片面之詞,因為文章一長就很少人看了,所以很少有考慮周全的文章,這就對執政者非常不利。馬英久和國民黨在這上面吃了大虧,蔡英文、柯文哲和民進黨現在也開始吃些苦頭。但是這最終給大家的印象,就是民怨增加,社會混亂,讓很多人對民主失去了信心。

這種受網路影響而導致社會混亂的現象,各個民主國家都有,許多選舉有出人意料的過程及結果,例如川普成為美國共和黨候選人,杜特蒂高票成為菲律賓總統,英國退出歐盟等等。非民主國家,也受網路影響,例如北非的民主之春,產生了許多反政府的動亂。在非民主國家,這些動亂成為走向民主的動力。在民主國家,則顯現了一些現行民主制度不盡理想的問題,民主制度的改進成了當務之急。那要如何改進現在的民主制度呢?我想可以善用網路的功能,取其利而避其害,建立一個有秩序的民主制度及民權社會。等一下會再詳細的說明。

民生主義的實現

民生方面,早期北伐之後,抗戰之前(1927-1937),中國被稱為黃金十年或南京十年。經濟大幅成長,但是成果後來被日本侵華所完全破壞了。

台灣從50年代起,大陸從80年代起,經濟起飛。總体經濟可能已超過國父所能想像。例如現在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航空業等,都是國父時代所沒有的。電視,電腦和手機都是當時所不能想像的。相信現在總体的經濟規模,是遠遠超過了國父的理想。

但是貧富不均卻是越來越大的問題,而且這是當今世界性的問題。運用機器和電腦,少數人就可以滿足大眾所需,大多數的人則失業或做低薪的工作。過去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務農,現在在美國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務農,還可大量出口農產品;許多工廠過去用許多工人,現在則用許多機噐取代,或未來會用許多機器人來取代;現在網路上可以購買東西,很多店家也都要關門了;以後有自己會開的汽車,司機也都要失業了。各式企業發展規模越來越大,獨佔性越來越高,佔人口極少數的企業家們則極端富有。

自由市場經濟會讓整体經濟蓬勃發展,但也會導致貧富不均。另一方面,社會福利或社會經濟可減少不均,但也會減弱了努力工作及冒險投資的意願,而阻礙了整体經濟發展。如何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找到平衡點,制定適當的法律及政策,來維持經濟發展,同时降低貧富差距。尤其重要的,是由誰來制定適當的法律及政策,才能達到公平的效果。

極權國家由少數人制定民生法律及經濟政策,一定還是會導致貧富不均,因為這些少數人一定以照顧自己人為優先。但是現在的民主國家,99%的公民力量,還是常常抵不過1%的超級有錢人,仍然是貧富懸殊。難道現在的民主有問題嗎?

現今民主制度的問題

現在的民主與民權,的確有些問題,讓我們來看看。窮人有多數的投票權,但大部份民主國家還是無法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一個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選舉花費大,窮人選不上。若要選上,就要有富人的支持,聽富人的話。

非但花錢,還要入黨,在大多數的民主國家,最好是要入兩大黨之一,才有機會真正進入政治圈。然而政黨收入的最大來源,就是富人的捐款。所以政黨也被富人所影響,不敢得罪富人。

多數民主國家,包括台灣及美國,都是有兩大黨在惡鬥,不分是非,只要是對方提出的,都要反對。再加上小黨邊緣化的問題,讓選民在投票時,只有這兩大黨的兩種選擇,投小黨或獨立候選人,等於放棄自己的權力。於是投票率低,許多人不關心政治,但是抱怨普遍。

美國的選區重劃的操縱(Gerrymandering)和台灣的選舉配票,都是政黨運作,以不公平但合法的手段,來影響選舉的結果。例如美國2012 年的眾議院選舉,民主黨得到比共和黨多一百四十餘萬票,但共和黨卻比民主黨多得到33席次而掌控了眾議院,這是現今制度造成的非常不合理、不公平、不民主的結果。今年很可能再出現同樣的情形。另外加上剛才提到了的網路負面言論,更加深了大眾對現今民主制度的不滿。

議會問題的原因

議會可說是民主國家權力最大的機關,議會制定的法律,總統也要遵守,法官也是照這些法律來辦案。但是這權力最大的機關,也是最為人所詬病,民意最差,問題最大的機關。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議員選舉有當選與落選的差別。得的選票可能只差幾票,但結果有天壤之別。這就造成了激烈的選戰,每個候選人都不想落選,落選的結果是一場空,太淒慘了。

激烈的選戰造成了龐大的花費,不是一般人所能負擔,那就要到處募款,金錢就介入了選舉。一個人的力量在選戰中有限,於是要結黨結派,壯大聲勢。這原來也没什麼不好,但如果太依賴政黨,政黨的第一優先就是要執政,把國家、社會擺在後面,造成了今天黨派不公平的運作及惡鬥。

議會改進之建議

那是不是可以改善這個制度呢?在過去,議會開會的大廳就那麼大,容納人數有限,當選及落選是無可避免的事。但是現在用新的科技,開會人數可以没有限制,那每個候選人都可以當選,只是有不同程度的權力。選戰就不會太激烈,結果也會公平許多。

那要如何做呢?筆者提出兩點簡單的改變:

第一,選舉投票還是和現在一樣,高票當選者到議場開會,這也不變,但得票低的議員在家用網路開會(online meeting)及投票,一樣可以為選他的選民表達心聲,為民服務。

第二,議會表決法案時,使用加權投票,照當初選舉的得票數來加權。這加權投票就像股東會議投票一樣,不是一個股東一票或一個議員一票,而是看股東手中有多少股票或議員手中有多少選票。

請注意一下,我們提到的有兩種投票,一個是選舉議員的投票,仍然一人一票,沒有改變。另一種是議員在議會對法案的投票,則改為加權投票。

議會改進之可能結果

這兩個改變會造成一些可能的結果。讓我們從五個不同的角度,選民,議員,金錢,政黨及網路,來看這些可能的結果:

從選民來看:每個選民的聲音不會像現在的制度,可能因落選而消失,或者因當選而被放大。每個選民的主張,都會透過篤定當選的議員,被公平的帶到議會,在每個法案表決時,表現出來。選民並且敢於投給最喜歡的候選人,既使是小黨或無黨籍的後選人,沒有過去會不會當選的這層顧慮。因為有投票就有聲音,票票有用,會提高大家投票的意願,進而關心政治,提高全民的素質。這可能是影響最深遠,最好的結果。

從候選人或議員來看:選舉不會全贏或全輸,仍然有適當的競爭,但不會過份激烈。可以減少花費及惡鬥。因為每位議員都當選,都會有投票記錄,這投票記錄就是下次選舉最重要的文宣,減少空口說白話的騙票行為,同時更可以減少競選的花費。有志為民服務者,没有高門檻,不須募款及入黨,就可以開始做議員及學習議事規則。建立良好投票記錄最重要,做為下次選舉的本錢。

從金錢介入議會的角度來看:選舉花費減少,金錢的重要性就會降低。法律的制定,就比較不須顧及金主的因素,而多考慮選民的意願。另外議員數目眾多,說客或金主運作就比較困難,既使有一些私下交易,效果也會減低。最後議員會非常重視自己的投票記錄,說客及金主想買票不太容易。

從政黨把持議會的方向來看:選舉没有門檻,從政就不須從入黨做起。小黨或獨立候選人可以合理公平生存,打破一黨獨大,如過去台灣及日本的一黨獨大,或現在台灣和美國的兩黨兩極化及互鬥的惡習。各個政黨及獨立候選人都可以合理的公平競爭。有多少選民支持就有多大的權力。在台灣的選舉配票及在美國的選區重劃的操縱(Gerrymandering)等不公平的政黨運作都會完全失去效用,政黨重要性就又降低了一些。

總統制的民主社會,總統仍有當選或落選的顧慮,政黨仍有其功用。在議會制的民主社會,首相仍只有一個,首相的選舉也會有政黨發揮的地方。但是在制定法律上,政黨的影響,就可能明顯的降低了,讓人民的聲音及心願,可以跳過政黨來直接反應到法律上。

從網路的角度看:利用網路可以連線開會的能力,去除落選的恐懼及許多不良的影響。另一方面,議會是民主社會正式討論政治的地方,透過這兩點改變,可以吸收社會上的各種聲音,來減少網路上不經思考的抱怨與漫駡,形成一個比較快樂的民主社會。

由以上五個不同角度的分析,這議會制度的改變,可以把選民的意見,完全引導到議會。在議會有秩序,有條理,而且公開的討論下,在降低金錢及政黨的介入下,在公平的投票下,制定出最好的法律,來增進民權的功能。

有了好的民主制度及民權功能,提高了人民素質,進而由大多數的人民,來建立良好的民生法案,同時達到經濟的繁榮與公平,減少貧富懸殊的問題。向國父的理想再邁進一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