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研討會 3郭自生:中山思想對未來世界之影響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芝加哥協進會,中山學社,國父紀念館,及中國國民黨美中支部,十一月五日(星期六)下午二點至五點於芝加哥華僑文教中心第一會議室舉辦一場研討會,主題為「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

 

郭自生:中山思想對未來世界之影響

中山思想對未來世界之影響

                                              郭自生    11/5/2016

今日世界主要問題貧富不均、歐洲難民危機、恐怖主義

由於世界貧富懸殊日益擴大,導致2011年9月17日至2011年11月15日為止的佔領美國華爾街示威運動,其關鍵聲明中這樣表述:「最基本的事實就是我們99%的人不能再繼續容忍1%人的貪婪與腐敗」。

今日恐怖主義和伊斯蘭教過去歷史有關係。在鄂圖曼帝國瓦解以前,阿拉伯世界對於國家的想像和我們今天認知的國家有非常大的不同,他們是以伊斯蘭社群(Ummah)為認同的基本單位,也就是「以宗教單位的社群」,這個伊斯蘭社群是跨越國家、民族,是以伊斯蘭為核心串聯在一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當時英國海軍大臣邱吉爾「沒收」了兩艘鄂圖曼帝國重金訂購的無畏艦,逼得鄂圖曼帝國投向了同盟國的懷抱,並在德軍的要求下,由哈里發發動了聖戰(Jihad),企圖號召全球穆斯林,於東方戰線與協約國部隊兵戎相見。當時西方對於穆斯林的聖戰想像是「狂熱」的,各國都認為聖戰將席捲伊斯蘭世界。他們始終相信位在伊斯坦堡的哈里發,只要登高一呼號召聖戰,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會響應;而這樣的恐懼,導致英國、法國、俄羅斯於1916年5月16日在彼得格勒簽訂的瓜分鄂圖曼帝國的賽克斯-皮科秘密協定,埋下了當今中東複雜的族群組成與彼此間糾結的衝突種子。原本所有穆斯林都該團結在伊斯蘭社群的庇蔭下,但彼此對戰爭所採取的對立立場,也讓族群之間的差異性迅速擴大,導致土耳其本土的排他情緒,促使鄂圖曼政府發動了堪稱「20世紀第一場種族滅絕」的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

2001年「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美國總統布希宣布向美國政府認為的「恐怖主義」宣戰,並將伊拉克等多個國家列入「邪惡軸心國」,2003年當時美國總統小布希看上伊拉克的石油,藉口薩達姆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及伊拉克政府踐踏人權的行徑,以英美軍隊為主的聯合部隊,繞開聯合國安理會,單方面對伊拉克實施軍事打擊。到2010年8月美國戰鬥部隊撤出伊拉克為止,歷時7年多,美方最終沒有找到所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反而找到薩達姆政權早已將其銷毀的文件和人證。這些從第一次大戰以來的許多不幸歷史,導致今天「伊斯蘭國」(前稱「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一般簡稱爲ISIS或ISIL)的崛起,這一組織打算消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溫斯頓·邱吉爾在一個世紀前所創建的現代中東的國家邊界,並在這一地區創立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酋長國。但由於實力不如歐美,因而採取恐怖主義的手段已達其目的。

今日的歐洲難民危機的遠因,是自從2010年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後,敘利亞的反政府示威活動開始升級,隨後反政府示威活動演變成了武裝衝突。在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和遜尼派國家協助下,要求阿拉維派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下台的敘利亞反對派迅速壯大並建立自己的武裝力量,反政府衝突最終演變成內戰,並一直持續至今。阿拉伯聯盟和海灣組織以及57國伊斯蘭世界組織相繼開除阿薩德政權成員資格,並承認敘利亞反對派為合法代表。另一方面,宗教色彩強烈的伊斯蘭主義武裝組織、包括伊斯蘭國在內的伊斯蘭恐怖組織以及尋求擺脫外族統治的庫德族武裝組織也趁機在敘利亞崛起。至2013年12月為止,相信有多達1000個敘利亞反政府武裝團體存在。部分反政府武裝團體之間不時發生武裝衝突,讓敘利亞局勢更加混亂。反對派武裝力量獲得國外大量援助的同時,伊朗俄羅斯則大力支援敘利亞政府,讓敘利亞內戰成為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以及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角力場。內戰不止,大量敘利亞人逃到國外,這是造成歐洲難民危機主要原因。而歐洲的難民危機已在歐洲引發嚴重的社會及經濟的危機,並導致不少國家右派民粹主義的崛起。

 

影響當代經濟及政治思想

《國富論》是亞當·斯密(Adam Smith)於1776年3月9日出版的一本經濟學專著,書中闡述了所謂市場上「一隻看不見的手」,並提出了「市場經濟會由『無形之手』自行調節」的理論。這部著作也奠定了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理論基礎。後來馬克思提出「用計劃經濟理論解決」的社會主義的思路;凱恩斯則提出政府干預市場經濟宏觀調節的方法。現在世界主流的經濟學派,如芝加哥經濟學派則相信市場機制及自由放任,反對任何形式的干預,反對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與凱恩斯主義。他們認為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經濟自由、經濟效率與分配均等這三個政策目標,經常是此長彼消,顧此失彼,不可得兼的。芝加哥學派更多地關注自由與效率,相對較少地關註收入分配的問題。因此目前的經濟理論仍然處於不斷探索、不斷完善的過程,尚沒有任何一種盡善盡美、可以完全解決經濟發展的方法。

新自由主義(英語:Neoliberalism)是一種經濟自由主義的復甦形式,從1970年代以來在國際經濟政策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新自由主義是指是一種政治與經濟哲學,強調自由市場的機制,反對國家對國內經濟的干預、對商業行為和財產權的管制。他們主張自由市場的力量將能自然地在許多領域創造出最高的價值。在西方國家,新自由主義主張福利國家制度應該被撤銷或民營化。這種形式的新自由主義以全球化來運用全世界的資源(廉價的勞工、原料、市場)儘可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來運作,並且要讓更多的市場開放讓已開發國家參與。

國際關係學上的理想主義,產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它的代表人物最著名的就是美國第28任總統威爾遜。1889年,威氏發表了《國家論》,提出應當使國家和世界民主化,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應實現道德理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他制定了十四點和平計劃,諸如公開外交、集體安全、國際法律、民族自決等等,被稱爲“威爾遜主義”。在威氏的倡導下,西方國家在1919年成立了國際聯盟。後來法、美等國又在1929年簽定了“非戰公約。”理想主義可以被視爲是第一個國際關係的理論。

國際關係現實主義是一組國際關係理論與實踐,這一組理論強調權力關係對於國家行為的影響,關注民族國家之間的權力平衡以及對國家利益的追求。這一理論主張,國家在決策時權力與利益的考量高於理想或道德。與之相對的是「理想主義」。在20世紀成為了國際政治學界主流的理論。並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獲得了證實,在學術界擊敗了理想主義,從此成為國際關係領域最重要的理論。

新保守主義是政治思想、動向及運動的一種,活躍年代為1980年代隆納·雷根總統時期至今。主要主張有民間保守力量、政府不干預市場自由競爭,主張自由貿易、推行減稅、削減社會福利、反對積極平權措施、小政府主義等。其它主張有:反對多元文化的社會、強調愛國主義、以戰爭制裁恐怖份子等。已故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在外交政策上也屬於新保守主義。在小布希當政時期中,有著較高地位的新保守主義者普遍擁護伊拉克戰爭,他們認為,戰爭既是為了保衛美國利益,也可以把穆斯林世界拉入民主陣營,以消除恐怖主義的威脅。

 

三民主義思想及中國道統

孫中山先生表示:「余之謀中國革命,其所持主義,有因襲吾國固有之思想者,有規撫歐洲之學說事蹟者,有吾所獨見而創獲者。」

民國十年十二月,國父在桂林,共產黨第三國際有個代表馬林(Marling,瑞典人)曾經問中山先生:「先生的革命思想基礎是什麼?」中山先生當時答覆說:「中國有一個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所以中山先生的中心思想就是中國道統。

中國道統

是中國哲學的個重要概念,表示「終極真理」。此一概念,不單為哲學流派道家、儒家等所重視,也為宗教流派道教等所使用。老子在道德經講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正因為「道」本身是不可能說的清楚,所以老子在《清靜經》後來寫道:「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在上面所講的「名」就是聲音,宇宙的振動。《道德經》又提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和電腦世界的0與1觀念很類似。聖經約翰全書一開頭就講: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道德經講到的「名」和聖經約翰全書上說的「Word」(聲音)的觀念也是很類似。道德經所講的道理博大精深,在中華文化思想及哲學上佔有一席重要的地位。

禮記禮運大同篇所描述的大同世界,是公認為古今中外政治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民族主義的王道思想

儒家認為作為君主應該推行的統治方法。其核心是以道德與仁義為基礎的王道,實現國家的治理。孫中山先生於1924年講民族主義時提到。民族是由於天然力造成的,國家是用武力造成 的。用中國的政治歷史來証明,中國人說:“王道是順乎自然”,換一句話說: “自然力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團體,便是民族。武力就是霸道,用霸道造成的團體,便是國家。我們研究許多不相同的人種,所以能結合成種種相同民族的道理,自然不能不歸功於血統、生活、語言、宗教、和風俗習慣這五種力。這五種力是天然進化而成的,不是用武力征服得來的,所以用這五種力和武力比較,便可以分別民族和國家。

霸權主義之思想,以及賽克斯-皮科協定所造成的歐洲難民危機及恐怖主義,需要用民族主義的王道思想來解決。

 

民權主義選舉權能區分

 

孟子民本思想-「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並引用尚書太誓篇的:「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這種民主思想早就存在中國以前的帝王封建時代。

不管什麼制度,講的都是選賢與能。孫中山先生對於人的分類有三種:第一種人叫做先知先覺,是發明家。第二種人叫做後知後覺,是宣傳家。第三種人叫做不知不覺,是實行家。天下事業的進步都是靠實行,所以世界上進步的責任,都在第三種人的身上。但是努力而沒有正確的方向是不會成功的,所以智慧變得非常重要,尤其是治國、平天下所需要有大智慧。現今世界頂尖學府所培養出來博士學位的人也不一定有智慧。那麼智慧是怎麼來的?

《禮記.大學》中「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其中「格」就是去除,「物」就是私欲。所謂「格物致知」就是去除私欲才能真正的認識事物,這是開始的第一步。接下來有七個程序:「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最後「得」到的就是大智慧

由於一個國家中的人民,最多數的是不知不覺,其次是後知後覺,最少的是先知先覺。由於民主投票是票票等值的,多數票不保證當選者的品質,因此在中山先生心中的總統選舉,不是直接民主(全民直選),而是代議民主(國民大會代表人民行使政權,可以選舉並罷免總統)。

孫中山先生認為,西方民權發達的國家,人民擔心政府不能為人民所管理,對政府多有防範,致使政府無能。為了徹底根除「政府無能」的流弊,因此提出「權能區分」的「五權憲法」,「權能區分」即是「人民有權,政府有能」。代表人民的是國民大會。代表政府的是「五權憲法」中的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等五院,五權分工合作,而非相互制衡。

國民大會是孫中山所獨創的。在中華民國憲法的設計中,中山先生將政府的功能分為政權與治權。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政權,而治權則由五院(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行使,提供人民必要的協助。其中,關於監督政府、領土主權及修改憲法等中央政權交由國民大會行使,並將國民大會的憲法層級置於五院之上。如此一來,人民透過選舉國民大會的代表於中央機關行使政權,進而控制政府施政的治權,使得政權與治權之間達到平衡。

中華民國憲法前言:「中華民國國民大會受全體國民之付託,依據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制定本憲法,頒行全國,永矢咸遵」。自從中華民國政府在退守台澎金馬後,為回應台灣民主化的呼聲與本土化等 政治情勢,在不變更原有憲法架構的原則下,修改並凍結部分憲法條文而新增《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經過七次增修,已把國民大會虛級化,讓立法院作為國會獨大一事,不但有違憲之疑慮,並造成憲政體制混亂,完全背離中山先生「人民有權」的「權能區分」之原意。因此當政府發生重大弊端,貪腐,官官相護,或民怨的時候(如尹清楓命案與拉法葉艦軍購弊案、陸軍義務役下士洪仲丘冤案造成將近10萬人的「白衫軍運動」、總統選舉的三一九槍擊事件、反貪腐倒扁的紅衫軍運動、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運動…等),如果沒有一個能代表人民又有能力監督治權的國民大會,那麼人民除了上街抗議,下次用選票教訓執政黨外,就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因此我們可以考慮在不影響目前憲政運作下,一方面恢復國民大會監督政府的功能,另一方面增加國民大會專業服務的功能。詳情如下:

監督政府

·         代表人民監督新舊任總統交接。

·         對總統提供建言。

·         政府首長及民意代表有無貪汙及巨額不明財產增加的情況。

·         政府有無賤賣國產圖利財團。

·         處理民怨,並代表人民向政府提供專業溝通管道,以化解民怨。

·         如遇政府發生重大弊端時,有調查權,從現有的檢調單位抽調人員組成類似臨時特偵組,做專案調查,對國民大會負責。

專業服務

·         成立大數據資料中心。

·         建立國家級專業人才庫、智庫。

·         建立禮記禮運大同篇所描述的大同世界的「大同指標」並每年追蹤。最好能讓聯合國也能建立世界標準的「大同指標」並每年追蹤。

·         建立退休人員志願專業服務網,免費為弱勢團體或個人提供專業及法律諮詢。

·         追蹤國家競爭力資訊、房價及物價波動、貧富不均是否改善。

·         國家重大工程進度資訊。

有這樣監督權的國民大會並配合權能區分的五權憲法,必能解決今日許多憲政貪腐及民怨的問題,並落實「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民主制度。

「國民大會」的設計概念,不但能用在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也可以用在世界各國不同政治體制。例如現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如能做到上面「國民大會」補強的監督政府及專業服務的功能,又不影響「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的權力,必能解決一黨專政下長期貪腐的制度問題。既使是美國的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下,如能把現有的智庫,例如2049計畫研究所,卡托研究所,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布魯金斯學會,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美國傳統基金會,胡佛研究所,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等等,納入一個類似「國民大會」的組織,在不影響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下,也可以做到監督政府及專業服務的功能。因此權能區分的「國民大會」的設計,可謂中山先生最偉大的發明。

民生主義的平均地權、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

孫中山先生在民生主義第二講中,提出解決民生問題的具體辦法,除平均地權、節制私人資本外,主張發達國家資本。平均地權是民生主義中最早具體成形的思想。

《論語》中孔子有一段名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為了解決不均的問題,中山先生主張平均地權,漲價歸公,這是承襲約翰·密爾(John StuartMill)的主張,其著作《政治經濟學原理及其在社會哲學上的若干應用》第五卷第二章第28節中就提到對土地價格的增值加以課稅,因為地價上升是由地主改良及社會改良所致。扣除地主自行改良所增值的部分後,應該歸還給社會。這和當今世界主流經濟思想中所強調的「自由市場的機制,反對國家對國內經濟的干預、對商業行為和財產權的管制」是不一樣的。

今日主流自由經濟思想是造成貧富不均最大的因素。尤其是有錢人的炒作的泡沫經濟,並從中獲取暴利。泡沫經濟經常是由大量的投機活動所支撐。由於缺乏實體經濟的支撐,因此其資產猶如泡沫一般容易破裂,而導致資產價值迅速下跌。一旦泡沫經濟破裂,各項資本投資都出現了來不及脫身大量「套牢族」,從房屋、土地到股市、融資都有人或公司大量套牢破產,之後產生的社會恐慌心理使得消費和投資緊縮的乘數效應,不只毀掉泡沫成分也砍傷了實體經濟,且由於土地與股市的套牢金額通常極大;動輒超過一個人一生所能賺取的金額,導致許多家庭悲劇,所以爆起爆落的經濟大洗牌等於轉移了大筆財富到少數贏家手中,而多數的輸家和高點買屋的一般家庭則成為背債者。泡沫經濟破裂前的炒房造成房價飆漲,讓年青人買不起住房,也不敢生小孩,造成老人社會的各種問題。佔領美國華爾街示威運動正反映了美國過去二十多年,反對完全不干預的自由市場的主流自由經濟思想。

湯瑪斯·皮克提在2013年出版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書中提到「如果經濟社會的資本報酬r)大於經濟增長率(g),則資本集中在最富有少數人之手的趨勢將不可免」。觀諸近二百多年資本主義發展史,皮氏發現資本報酬率動輒四趴五趴,但是已開發國家可見未來的經濟成長率頂多是兩趴,因此r>g的走勢似乎難以避免,因此貧富不均不是意外,而是資本主義的一個特點,而且只能通過國家干預來扭轉。而這種結論正好呼應了中山先生平均地權,漲價歸公的主張。要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我們不但要把平均地權,漲價歸公主張用在土地房屋上,也可以把湯瑪斯·皮克提的理論用在任何非實體經濟的暴利上。例如金融巨鱷喬治索羅斯的量子基金在一九九二年重創英格蘭銀行,一夜之間大賺十億美元,又於一九九三年放空德國馬克,一九九七年狙擊泰銖, 引發亞洲金融風暴並引發全球性的金融危機,此種暴利行為應苛予重稅。

 

中山思想對未來世界之影響

孫中山先生說「主義就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和一種力量。大凡人類對於一件事,研究當中的道理,最先發生思想,思想貫通了以後,便起信仰,有了信仰,就生出力量」。今日世界主要問題:貧富不均、歐洲難民危機、恐怖主義,都是因為當今世界主流思想不夠完善所致。當我們回顧中山思想,便可發現中山思想民族主義的王道思想,可補「國際關係現實主義」所造成的霸權主義,歐洲難民危機,以及恐怖主義所造成的禍亂。也可以解決美國因中國大陸崛起所造成威脅下產生的「亞洲再平衡」戰略,所導致的東海及南海危機。

當今世界主要民主國家,不管它的體制是左,是右,或是左右之間,在人民投票選舉政府公職人員或民意代表後,卻都無法監督政府。民權主義權能區分中「人民有權」的「國民大會」可補西方民主制度中選舉後人民無法監督政府的無奈,進而減少貪污及利益團體對政府遊說的影響力。「政府有能」的五權分工合作可補西方民主制度下的政府因內部權力互相制衡(如美國政體的三權分立)所造成的無效率。因此權能區分的概念可為當今民主制度中最好的。既然權能區分這麼好,為何西方主流政治思想並未接納它?除了理論好,也要看實際執行的結果。可惜國民大會在虛級化後完全做不到「人民有權」。國民大會虛級化,主要是孫中山先生逝世(民國十四年)前對國民大會的設計細節尚未完全,其次是中華民國憲法因受到政治協商會議的影響,國民大會的職權與功能,實不若五五憲草之宏規,在加上前總統李登輝認為,國民黨政府的「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外來政權」,因此主導修憲,利用《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把國民大會虛級化。

如果民生主義的平均地權中的漲價歸公的課稅思想這麼好,那麼為何至今也沒有在中華民國落實?這是因為當蔣經國逝世後,中華民國政府重用的許多經濟學家都相信芝加哥經濟學派的自由市場機制理論,反對任何形式的干預,包括漲價歸公的課稅理念。另外各種利益遊說團體,利用金錢,智庫(如美國傳統基金會每年公布世界各主要經濟體系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及各種方式影響各國政府的自由經濟決策。另外針對炒作泡沫經濟從中獲取暴利的行為,在過去沒有一個很好的標準去抽稅,現在有了湯瑪斯·皮克提的理論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我們如果能把國民大會的設計細節補強,才能造就一個廉能的政府;落實民生主義的漲價歸公的課稅思想,才能避免泡沫經濟,鼓勵實體經濟,進而達到均富的社會;國際上宣揚王道的大同思想的「大同指標」,才能解決霸權主義,難民危機及恐怖主義;如此,整個中山思想所建立的制度將更加完善,不但能影響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能影響正在大陸醞釀中的政治改革,進而影響未來世界各國,一起朝向禮記禮運大同篇所描述的大同世界邁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