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研討會 2凌渝郎:中山思想對人權保障之研究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芝加哥協進會,中山學社,國父紀念館,及中國國民黨美中支部,十一月五日(星期六)下午二點至五點於芝加哥華僑文教中心第一會議室舉辦一場研討會,主題為「中山思想與當代潮流及未來世界之影響」。

 

凌渝郎:中山思想對人權保障之研究

 

中山思想對人權保障之研究凌渝郎印第安納大學政治學博士

威廉斯法學講座教授

為慶祝中山先生一百五十週年誕辰紀念,芝加哥數個團體合辦學術研討會,本人榮幸應邀出席,並給予機會在會上發表「中山思想對當代思潮影響----人權保障」之議題。

在未論及主題之前,我希望用下述二觀點作為引言:

(一)    在過去神權和君權時代,人權是不受重視的,因為神權和君權是沒有平等和個人權益的觀念,一直到十七、十八世紀,一些歐洲的哲學家,例如洛克、盧騷等提出民主思想後,人權觀念才漸漸形成,到二十世紀,民主成為主流意識型態,因此我們可以說,人權觀念是近代的產物。

(二)    二十世紀是西方民主意識型態(包括資本主義經濟理論) 和前蘇聯領導下的共產意識型態(包括社會主義經濟理論) 對抗的世紀(冷戰時期)。結果在二十世紀末,民主戰勝了共產,前蘇聯解體後,許多前共產國家紛紛接受民主意識型態,因此我們可以說二十世紀是民主發揚光大的世紀。

那麼二十一世紀呢!我認為民主重視平等觀念和個人自由權益,此民主二大基石正是人權觀念之基石,由各方面的發展,我認為本世紀是人權保障落實的世紀。

中山先生對「政治」下定義之新解

在中山學說中,很少提到「人權」兩字,他對「政治」下的定義是:管理眾人之事。他沒有進一步說明,管什麼事?也沒說為什麼要管?他確實提出五權憲法下的政府是最佳適用在中國的環境。本人是學政治學的,而且在美國教了近四十年有關各政治學的課程,現在讓我提出中山先生對政治的新解。

中山先生說他提倡的三民主義是救國主義,民族主義提倡各國平等和使中國富強,最終的目的是要老百姓過好日子,好日子就是所謂幸福的日子。很多人認為幸福是主觀的,各人有各人的意見,但進一步看,幸福有其客觀的要件。我的看法是,幸福包含兩大要件:(一) 個人物質上之安全。(二) 是個人自由權益之保障。

現略為分析如下:個人物質上安全感是幸福的首要目的,我們追求溫暖的家庭,受好的教育,高尚及賺好的收入之職業,好的人際關係等等,所謂的美國夢和中國夢都是在物質上有安全感。簡言之亦即解決衣、食、住、行、育、樂的問題。沒有憂愁就是幸福。

除了安全感之外,人也追求自由權益,法國革命名言:「不自由,毋寧死」,美國革命所謂建立一更完美的國家( More Perfect Union ) ,也是以個人自由為其革命的目標。

用現代用詞,個人所追求的物質安全是屬於經濟人權,個人追求的個人自由權益是屬於政治人權。

我們可以將上述的分析套進中山先生對政治下的定義。政治是管理眾人人權保障之事。中山先生通俗易懂的定義其實是很深而且可以通用在任何社會,任何時代。

國際上對人權保障的概況

美國憲法中有一句名言:「人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上文已提到人權應包括,個人安全(經濟人權),也包括個人自由的權益(政治人權)。國際間對人權保障重視乃是第二次大戰以後的事,聯合國憲章首次將人權保障列入其中,一直到一九四八年聯合國大會才編定了國際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Human Rights) 在宣言中細列了人權的內涵。基本上也將人權分為政治和經濟兩大類,進而受到國際上全面的支持,二十一世紀各國已開始將人權保障列入其憲法中。

當今憲法對人權保障之規定:以美國民主架構和共產架構為範例。

憲法是根本大法,也是人權的保障書,但因每部憲法之背後均有其特殊的政治哲理,而哲理的重要部份是有關人權保障的範圍。

一,            以美國為例:其憲法的政治理論是根據洛克(John Locke) 和孟德斯鳩(Montesquieu) 的理論,在他們民主意識型態強調下,政府首要的責任就是保障人民個人自由(政治人權)。

二,            再看共產國家憲法,條文中對人權保障有明確的列舉,而事實上是有名無實,例如信仰之宗教自由,人民有集會、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居住自由等等,但事實上人民根本享受不到那些權利。倒是在經濟方面較為重視:例如低的房價,糧食的配給,醫藥保險的提供等等。

人權保障與政府結構之間的關係

上文提到人權保障依靠憲法之安排,更要有政府之架構與決心,一般來說,中央集權的政府行政效率較高,因此適合強調經濟人權的國家,同樣的,分權的國家(美國三權分立) ,政府互相制衡下,效率一定差,效率差則人民自由權益自然獲得很好的保障。因此分權適合於重視政治人權之國家。現在讓我們看看美國三權分立和中山先生提倡的五權合作的政府。

三權分立是將立法,行政,司法權授給三個獨立的機構,各機構獨立行事,互相制衡(Check and Balance) ,其目的是防止任何一權享有太多的權限,如此政府花在協調的時間上就很多,而成為效率差的政府。效率差就是做事少,管人民的事也很少,人民自然就享有更多的自由空間。我們應該了解的是二百多年前的美國是環境優厚,資源充足,人口少,愈自由愈能達到個人物質上的安全。但今天的美國大不如昔,在政府制衡下,政府無法迅速的制定公共政策解決人民之需求。最好的例子是國會與行政部門整天爭來爭去,而無法在短期間通過全民醫藥保險之立法。

五權憲法下之五權政府,政府間不是制衡,而是分工合作,中山先生認為中國太窮,要救中國且滿足人民需求,就要有一強有力的政府,強有力的政府是效率高的政府,而且管得多的政府。更精彩的是中山先生認為人民有權要求政府解決其民生需求。政府有責任去解決人民必需的物質需求。

由上面簡單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西方民主政體重個人自由,而完全忽略個人經濟人權,再看共產主義國家,它雖想解決個人經濟上的需求,但力不從心,而完全不顧及個人政治人權,因此,此兩大意識型態,以人權保障角度來論,均有失偏差。

用西方哲學家的話:人有兩條路可走,追求絕對自由,如生活在叢林中。有自由而無安全。或選生活在籠子中,有安全但無自由。西方資本主義是叢林,共產社會主義下的國家是鳥籠,兩者均無法滿足人幸福之感。

中山先生對人權保障之安排

中山先生獨創了三民主義,這是他政治思想的重心,其民族主義爭取中國在世界上平等的地位,而其民權和民生主義則是涉及人權之保障。

先談其民權主義:毫無疑問,民權主義是民主意識型態的一種,但他有其特殊的性質。

在上文中我指出民主重視個人自由權益,但中山先生認為中國人享有太多的自由,像一盤散沙,不夠團結,對國家認同不夠,則缺乏為國犧牲的精神,因此在其民權主義中,他不主張過份強調個人權益,我認為中山先生是要建立民主的中國,但在建國階段一定要作某種犧牲,尤其是中國人太窮,因此他要建立強有力的政府,有效率高的政府,如此才能解決人民物質上的需求做號召,當然在今日豐衣足食的台灣,要強調犧牲個人權益或限制個人自由是行不通的。

民主也重平等,中山先生反對不平等,也反對假平等,(平頭式的平等 ,亦即分配資源的平等) ,他提倡的是真平等,亦即立足式的平等,亦即是機會平等。

簡言之,中山先生民權主義是重視人民個人有關政治上,法律上的權益,亦是所謂保障個人政治人權。

再要談的是其民生主義,這是他針對中國人窮而提出的,窮就是說中國人在經濟人權出了大問題,經濟人權包括所有物質上的生活需要,衣食住行,育樂,以及醫藥保險和教育的提供,因為中國人口太多,資源有限,因此在自由競爭下,一定有很多人無法滿足物質上的需求,這一點中山先生有異於美國憲法上的安排。

他更強調,人民有權向政府要求保障他們的經濟生活,由這一點我們可以察覺到中山先生之智慧,他不但了解政治人權之重要,也了解經濟人權之必需,而採保障人民經濟人權之責任加在政府之身上。

結論

在看當今的世界潮流,過去祇注重政治人權之西方民主國家,現在也紛紛強調經濟人權之保障。以美國為例,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在初選時,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Bernes Sanders) 他的口號是美國社會主義革命。結果做成一轟動全美的大運動,其重點是美國政府應加強保障美國人經濟人權:全民醫藥保險,大學應免收學費,老人福利加強,提供便宜的房子等等。在美國憲法中是根本沒有提及的。這證明潮流在轉變中。

再看過去祇重經濟人權的社會主義國家,不顧政治人權,在人權觀念高漲之下,也開始重視人民政治人權,這就是當今的世界潮流。

無巧不成書是一句老話,中山先生在百年前就提出其合理,合人性,合人情的人權保障安排。中山先生不但是革命家,政治思想家,也是一位了不起的未來學的智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