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遣使西域 派大臣智救東甌國

 

在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唐代初期繪製。(公有領域)

在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唐代初期繪製。

在竇太后的干預下,雄心勃勃的漢武帝推行的建元新政遭遇波折。為了不違逆祖母,漢武帝表面上忘情山水,打獵遊玩,擴建上林苑,與文人雅士吟誦歌賦。不過,他內心並沒有忘記國家大事。期間,漢武帝做了兩件對其日後影響巨大的事情,一件是派張騫出使西域,一件是巧妙救援南方的東甌國。

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

北方匈奴不斷侵擾邊境,殺死邊民、搶掠財物是長期以來就無法根除的邊患,而這也是漢武帝統一華夏的巨大障礙。漢朝建立之初,漢高祖劉邦曾率大軍與匈奴有過一戰,結果劉邦被困,險些喪命。自此後,一直到漢景帝時期,漢朝都不敢貿然對匈奴出兵,而是一方面採取消極防禦政策,一方面採取和親與饋贈的方式,安撫匈奴。

漢武帝即位後,開始思考如何解決匈奴邊患問題。一個偶然的機會,漢武帝從一個匈奴俘虜口中得知,西域有一個大月氏國,曾受到匈奴人的壓迫,國王也被匈奴人殺死。為了擺脫匈奴人的奴役,大月氏人一再遷徙。

PazyrikHorseman

一位騎馬的月氏國騎士

於是,漢武帝產生了聯合大月氏人對抗匈奴的想法。可是,沒有人知道大月氏人在甚麼地方。漢武帝遂下詔令,招募能擔任出使大月氏的使者,不論身份地位,唯才是舉。從成千上萬的報名者中,漢武帝精選了一百人,作為使團成員,並任命守信義、有勇有謀、口碑極好的張騫作使節。

張騫,原在宮中擔任郎官,他擅長騎射,了解匈奴情況,與漢武帝一樣,都主張武力回擊匈奴。漢武帝多次召見張騫,商討出使計劃,並為其配備了了解匈奴和西域情況的匈奴俘虜甘父。

在漢武帝的期望中,建元二年(前139年),張騫和隨行一百多人從隴西出發了。前途漫漫,沒有人知道未來將發生甚麼事情。這就是歷史上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

然而,沒有等到張騫的消息不說,在張騫出使後的同一年,建元新政夭折。此時,匈奴再度要求和親,漢武帝在沒有切實可行的作戰方案前,滿足了匈奴的要求。不過,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之舉,為實現自己的宏偉抱負埋下了重要的伏筆。

施謀略南救東甌國

建元新政夭折後,漢武帝收斂鋒芒,韜光養晦。公元前138年,南方的閩越國圍攻東甌國,東甌國派人向漢朝求救,這給漢武帝出了一個難題。

漢朝東南福建、浙江地區一共有三個小國:南越國、閩越國和東甌國,是秦朝時少數民族越人的後代。漢景帝時期,吳楚七國叛亂,吳王劉濞派人遊說東南三個小國作為自己的後援。因時常得到劉濞的恩惠,三個小國與其關係一直良好。但面對劉濞的請求,南越國和閩越國沒有貿然答應,只有東甌國國王駱望貪圖小利,派遣軍隊加入了劉濞的叛軍。

叛亂失敗後,劉濞逃到了東甌國。面對漢朝追擊來的大軍,害怕被處罰的駱望,聯合劉濞叛軍意圖做最後一搏。不過,漢景帝在大臣的建議下,派出使者,赦免了其罪行,條件是交出劉濞。駱望隨後刺殺了劉濞。劉濞的兒子劉駒聽說後,逃往閩越國。

十六年過去,在「無為而治」的治國思想下,大漢王朝對東南小國的紛爭也不甚關注。劉駒藉機慫恿閩越國國王擴張領土,進攻東甌國。東甌難以抵抗,於是向大漢朝求救。

這對於漢武帝而言確實是個難題。這是因為如果發兵東甌,必須得到竇太后的允許,而奉行「無為而治」的竇太后是否會允許出兵,不容樂觀。心中已有主意的漢武帝遂召集大臣們商議。有大臣反對出兵,認為區區小國不值得興師動眾;也有大臣指出,如果見死不救,將來就不能鎮撫萬國。漢武帝深以為然。

經過考慮,漢武帝審時度勢,作出了特殊的安排,即不用虎符調動軍隊去救援東甌,而是派大臣莊助到當地,調動當地駐軍對付閩越。這樣,不僅不用驚動竇太后,而且還表明了朝廷的態度。

莊助一行帶著漢武帝授予的代表權力的節杖趕到了會稽,向當地最高長官宣讀了皇帝的命令。閩越王聽說漢武帝派大臣來到了會稽,迅速撤回了軍隊,東甌國的危機解除。東甌人怕漢軍撤退後閩越會捲土重來,便請求遷徙到長江和淮河之間的地區。漢武帝經過廷議後,同意了該請求。東甌國國民正式成為了大漢的臣民。

漢武帝成功救援東甌國,使其在朝廷內外樹立起了威信,其顯露出的魄力和謀略讓人刮目相看。

復議晁錯案埋伏筆

漢初,劉姓諸王被分封到各地。隨著諸王勢力的強大,逐漸對中央政權構成了威脅。晁錯正是漢景帝時期提出「削藩」的御史大夫,七個諸侯國以此為由叛亂。在諸侯國和大臣們的壓力下,漢景帝忍痛殺死了晁錯,但七國叛亂並未停止。在發舉國之兵力後,漢景帝才平息了七國之亂。

c402b978b4fe350a07fc696f3c4c6185

晁錯畫像

晁錯之死無疑是個冤案。在新政夭折後,一天在上朝時,漢武帝突然就晁錯被殺之事提起廷議。眾臣面面相覷,不知如何作答。漢武帝趁機說:「朕看晁錯是朝廷忠臣,應該平反。」一些大臣明白了漢武帝之意後,紛紛附和,並重提諸侯割據之害。

漢武帝復議晁錯案之事,很快傳到了各個諸侯王耳中。不久,諸侯王按慣例朝見天子,漢武帝擺宴席招待他們。席間,中山靖王劉勝開始哭訴,向漢武帝施加壓力。武帝談笑間予以安慰。

 

從漢武帝在韜光養晦期間的一些作為看,他的膽識和謀略確實非同一般。一個帝國的新的締造者正在成長。在韜光養晦四年後,疼愛漢武帝但與其政見不同的竇太后去世,漢武帝十分哀痛。但這也意味著,他將沒有任何阻礙,可以一展抱負,打造一個強大的大漢帝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