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醫:徐登、趙炳列傳

 

徐登和趙炳都是東漢(公元25-220年)時的道士,曾經一起使用禁術為人治病,二人又有師徒之誼,因此把他們的傳記放在一起,寫成列傳的形式。

徐登是閩中(今福建泉州)的人,精於道家的方術,特別善於用禁術治療各種疾病。趙炳,又名侯,字公阿,是東陽(今山東恩縣)的人。他也善用方術,並能使用古代「越方」為人治病。越方主要是使用(包括禁術在內的)方術來治病的方法。[1]

禁術,又名「禁架」,是古時一種禁制疾病(病邪)和其它邪祟的道家方術。方法主要是對不同的禁制對像默念不同的禁文(一段咒語),有時也配合禁文使用水盆、刀、鹽和其它各種物件作為輔助手段。禁術在很長歷史時期中都一直是普遍使用的有名方術。[1] 唐中宗時(公元683 -710年),身為國子祭酒的葉靜能就因為善於使用禁術而被留在宮中服務。按當時的官職結構,國子祭酒是學官中的最高頭銜。[2]

當時正是兵荒馬亂的戰爭年代,傳染病和流行病四處蔓延。徐登和趙炳在義烏縣東面的烏傷溪初次見面,志趣相投,便共同約定:一起以自己的方術去為人治病。又向對方說道:「現在我們既然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了,不妨各人把自己的能耐拿出來演示一下吧。」於是徐登對著眼前的溪水使用禁法,使得溪水不能流動;趙炳緊接著對枯樹施用禁法,枯樹馬上長出了新芽。他們二人相視而笑,一起同行,用道術去治病濟人。

徐登年齡比趙炳大,趙炳就把他當作師父來對待。他們非常注重清淡、節儉的作風。在禮拜神靈時,只舀一些東流水來代替酒,削一些桑樹白皮來當果脯使用。但他們治病時非常靈驗,凡是他們經手用禁術治療的疾病,沒有一個是沒治好的。

後來,徐登辭世了。趙炳便向東行,來到會稽郡的章安縣。那裡的老百姓不知道他是誰。他就故意登上自己住的茅草房,在房頂上架起鼎(古代的三腳鍋)來煮東西吃。房主人看了又驚又怕,趙炳卻只是微笑著不答理他。一會兒東西煮熟了,茅草房卻毫無損壞和變形。還有一次趙炳要過河,划船的人卻不願意為他擺渡。他便撐起一重帷蓋,自己坐到蓋裡去,嘬口長嘯,大風突起,河水亂流,而他自己已經過河去了。當地的老百姓對他心悅誠服,都把他當神來對待。

趙炳不僅因為善施禁術而在當時很有名,而且在後世也聲名遠播。晉代的葛洪就說,他禁人時人就站不起來;禁老虎時老虎就趴在地上「低頭閉目」,任憑人們去捆綁它;還能把大鐵釘敲入木柱子一尺來深,再用禁術對著它吹口氣,鐵釘就會像箭一樣從柱子裡射出來。《異苑》中也說他對著一盆水施展禁術,吹口氣,水中便現出魚和龍來。[1]

由於趙炳以精湛的醫術治病,以神奇的禁術服人,並行濟世救人之道,所以周圍百姓追隨他的人越來越多,這就引起了章安縣縣令的心理不平衡,最後找了個「惑眾」(迷惑眾人)的借口,把他抓來殺了。他的死不但沒有讓人民忘記他,地方上的老百姓反而在婺州永康縣東面為他修建祠堂,俗稱「趙侯祠」,使那些崇拜和懷念他的百姓可以隨時去禮拜他、求他的護佑。像這種百姓自發為某人修建祠堂的事,歷史上也不多見。

 

趙炳用禁術治病的方法,後來以「趙侯禁法」的名稱在江南一代流傳。特別有意思的是,據《後漢書》注稱,經過那樣多年以後,蚊、蚋一類飛蟲都始終不飛到他的祠堂裡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