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主席昆輝先生大鑒

 

拜讀賜函,至感振奮,尤憶多年前先生常來美國主持各地大同盟年會,每次發言論政,振聾發聵,各地盟友無不欽仰敬佩。先生學識淵博,口才卓越,每次發言均使盟友受益匪淺,尤其論及大同盟的精神:「希望中國統一在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下」時,舉座掌聲歷久不衰。可見先生之言,深得美加各地盟友讚許認同,因此盟友踴躍發言,寫成議案,請先生帶回台北供執政當局參考,不論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當權,海外意見均受重視,此皆先生英明策劃轉達,有以致之,美加地區盟友至今未敢遺忘!

今接先生賜函論及台灣現況說:「為防中共併吞台灣,凝聚台灣人民國家認同,建立主體性為共同準則是非常重要的!」

一點也不錯,這是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及海外三千多萬華人華僑眾所認同的理論,也是大同盟基本精神。大家同意:只有在自由、民主、人權制度下,中國才可長治久安,中國人才可以過安和樂利的生活。

但先生信中沒有提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及「中國統一」的字眼。記得有一年我曾在你主持年會中發言強調:「中國如果不能在自由、民主、均富制度下統一,我主張台灣獨立,不讓台灣被中共「解放」,因為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歷史更悠久的政體,至今一百多年,一直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鐵的事實。」

我不記得你當時的反應,但卻記得參加年會的盟友均對我發言報以掌聲,證明我的說法得到共鳴!雖然後來有人認為我有「台獨」傾向。中華民國一九一二年創立,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當1949年赤炎蔓延大陸,政府遷都台灣,經歷防共制獨戒嚴後,台灣的確提升了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其成就不但得到國際重視,且已成為亞洲國家之典範,與先生所言相符,只是國家認同的想法尚未達到共識。

你是我們盟友的領導人,更是盟友們的標竿。你的一言一行,對我們都意義深長,你說的不錯:「海外不論獨立運動和民主運動,共同的精神就是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台灣」。說穿了,所謂「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就是嚴防共產黨赤化台灣,中國大陸六十六年的解放浩劫,共產災難,令大陸人民餘悸猶存,令台灣人觸目心驚。那是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

先生所言至當:「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必需承認,他的國號是中華民國,也就是競選下屆總統的蔡英文女士所強調的「保持現狀」。

事實是:中華民國首都南京於一九三七年淪入日寇之手,一九四九年再淪入赤共掌中,政府先播遷重慶,後來又播遷台北,始終存在,本來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毫無疑問的事實,以先生之睿智焉有不知之理!

因此,先生說「透過台灣主體性的建立,早日成為正常國家。」其實中華民國一百零四年來,一直就是正常國家。這點認知,大陸同胞也不否認,這就是「民國熱」在大陸掀起熱潮,廣受大陸同胞歡迎的原因。

中國大陸旅美知名歷史學者辛灝年先生在他的「誰是新中國」的大作中及數百場轟動歐美的演講中所高呼的:「中華民國是地球上唯一的新中國。」換句話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當年蘇聯的附庸國,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新中國,因此我同意你所說:「深盼未來彼此繼續努力,共同為維護台灣主權及為自由民主打拼」,耑此敬祝

政躬康泰

大紐約地區大同盟秘書長李勇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