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與龍應台的公正客觀

 

在台北支持藍營的電視台節目主持人趙少康。評論馬英九有一句可圈可點的話,他說:「做馬英九的朋友,沒有一點好處。做馬英九的敵人,沒有一點壞處。」這大概就是馬英九的八年總統弄到最後「眾叛親離」的原

因。

另外也有人為馬英九與王金平之間的恩怨說了一句這樣的話:「王金平

沒有敵人;馬英九沒有朋友。」           上面兩句評馬英九的話都說得很到位,馬英九潔身自愛,公正清廉,純淨無瑕,有如一泓清水。因此他自恃清廉無暇,也以此自豪自滿,並養成他剛愎自用,死不認錯的性格。在「水至清而無魚」的情形下,他孤家寡人,獨芳自賞。他認為他周圍的親朋好友、同志兄弟,都必會為他所用,應無條件對他效忠,因此他對自己人不必討好,也不必理會,只要把外面對他不友善的人拉攏就好,就必然面面俱圓做他的「全民總統」,定

可成為眾所欽佩的賢君明主。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他對龍應台的討好重用。龍應台也有馬英九的性格,她是台灣南部長大的外省人後代,受過良好的教育,文才絕佳,不但國外留學,也嫁給洋人,學貫中西,擅長德語、英語(甚至牛津腔口

音)。

龍應台出身於國民黨人的家庭,父親是隨蔣公撤退到台灣的高階警官,說得上吃國民黨奶水長大,背景與台北狂人李敖類似。李敖的父親也是隨蔣離開大陸到台灣的教育工作者,他們躲過解放浩劫,共產災難,在台灣過安定生活,直到「壽終正寢」(這是大陸文化人渴望而不可得的結果)。沒有想到李父卻生下一個流氓性格的孽種。李敖雖有才華,但天生地痞流氓性格,正如台灣人說的,「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說

的就是李敖!

這些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的第二代外省人,面對中共強勢威脅與台獨強烈攻擊,深知要在相對寧靜的台灣社會崛起、成名致富,只有出奇制勝。物色可以發洩,而又沒有生命危險國府當局做做為攻擊對象,既可展現他們「公正客觀」的面貌,又可譁眾取寵,暴得名利。名之所至,利亦隨之,有什麼比這樣結果更令人嚮往?       果然,李敖利用手中利筆肆意挑戰當局,攻擊權威。由於用詞用句尖酸刻薄,惡毒下流。在當時萬籟俱寂的社會備受矚目,暴得大名,成為文壇紅人。

李敖開風氣之先,柏楊、龍應台跟進。他們風格不同,但對社會的批判則一。柏楊嬉笑怒罵,領盡風騷;龍應台則洋味十足,惹人注目。這裡

且不說柏楊,只說龍應台。

龍應台有感於台灣社會一片溫良恭儉讓之風,人人慈眉善目,在防共制獨的戒嚴法下,民眾默默努力,終使社會安定。龍應台在眾人沉默中挺筆上陣,大叫:「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文章一旦面世,民風淳樸的台灣立即沸騰,該書暢銷。接著又寫「野火集」燒得社會驚慌失措,人心惶惶,把龍應台推上繼李敖之後的文化

名人的「寶座」。

馬英九的政敵王金平為了討好李敖,毫無理由把新台幣200萬元送給李敖,封了李敖罵他的口和筆。馬英九更甚,在台北市長任內就把龍應台策封為文化局長,及至做了總統,龍應台跟進更做了「朝廷二品」大官---文化部長。他以為龍應台被收編,不會再「為患」,沒有想到龍應台為他

帶來的禍患更大。

一向喜歡表現公正客觀的龍應台,為了討好左傾及台獨份子,把戒嚴時代的台灣形容成「白色恐怖」,先著書把當時的政府罵得一無是處,等到做了馬官,更是肆意表演公正客觀,捧左頌獨。甚至把馬英九也拉在一起亮相,公開安撫被打壓的左傾份子及台獨份子,自以為公正無私,客

觀無比。

龍應台先弄來一大疊白色「恐怖年代」槍斃人犯的血腥圖片,配上她譴責「白色恐怖」的著作,舉辦一個盛大的「白色恐怖」圖片展,請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出席致詞,一同為被懲罰的異類說「公道話」。沒有想到,這樣一來坐實了蔣政權的「苛政」,證明了「中國人欺負台灣人」、「國府迫害台灣人」的「罪行」。再加上台灣言論自由得到保障,千百倍超過李敖、龍應台的名筆、名嘴崛起,於是馬英九成為箭靶,被攻擊得遍體麟傷,做官的龍應台也不倖免。但見她進入立法院,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綠營立委,輪番上陣對她「討教」,把她罵得一文不值,說她沒有文化部長的資格,然後迫她說出:「228殺人元凶是誰?」,弄得龍應台顏面盡失。寫作得來的一點尊榮蕩然無存。看來「綠色恐怖」更甚於「白色恐怖」,並為精神病患者柯文哲埋下不斷羞辱馬英

九的伏線。

馬英九為了討好綠營,多次出席綠營惡意製造的228集會,不斷向228 死難者鞠躬道歉,甚至哽咽流淚,企圖討好綠營暴民。結果先遭陳水扁當眾指責,再遭柯文哲公開羞辱。但馬英九仍然仿龍應台高叫228是「官逼民反」,政府不當。一句不提228是皇民暴徒屠殺外省人的暴行,對冤死的外省人家屬置之不理,使台獨份子對外省人的仇恨加深,並說可以從龍應台的作品中並說可以從龍應台的作品中找到證據。使馬英九百口莫辯,只知道流淚道歉,從此,馬英九背上228屠殺台灣人的原罪,抹殺了蔣氏父子率六十萬大軍保護台灣,使台灣島上的人不致被中共「解放」與「共產」的功勞。於是蔣公的銅像被推倒、噴漆、分解,甚至波及國父孫中山先生。台南市長賴清德甚至把台南市「中山公園」的孫中山塑像破壞,換上日本警察「坂井德章」的塑像,「中山公園」改成「德章公園」。為了竄改歷史,請來「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余杰執筆,留下文字紀錄,坐實孫中山「禍國殃民」,「殺人兇手」的「台灣史觀」。這一切都是龍

應台引導馬英九所犯下的錯誤。

在中國大陸被形容為「異議作家」的余杰,恨台獨份子所恨,愛台獨份子所愛。他在一本著作中反覆強調「龍應台是當今最可惡的偽知識分子」,可見就龍應台的「公正客觀」

是表錯情。

這就是龍應台努力表演「公正」、「客觀」的反效果,不值得同情,卻可供離任後的馬英九思考。也警惕蔡英文總統不可矯情胡說。應全力維護台灣的安全,不要讓對岸的共產政權找到危害台灣的借口!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