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最後一次二二八台灣本省學者: 林金源

 

公元2016年5月20日            中華民國105年5月20日       每年228總要上演兩齣戲:綠營炒作台灣悲情,選擇性解讀228「真相」;馬英九則自慚形穢地道歉,以求洗刷「外來政權」的原罪感。今年過後,前一齣戲會繼續上演,後一齣戲應會被綠營操作成對「前外來政權」

的繼續追殺。

影響深遠的歷史事件,其發生原因、過程與是非曲直都很複雜。即便親身經歷者,也應意識到自己只是整體事件的小部分。以一己或部分人經驗,為整個事件定調,不但武斷,也很危險。論斷重大事件,更不能不成比例地放大個人的小恩小怨,忽略事件的大環境與歷史脈絡,甚至淹沒國族的大是大非。

228看似偶然,其實也是必然,因為它牽扯四種不同政治立場與生活經驗的族群。一是不甘移交且仍想干擾台灣的日本人;二是協助移交卻不懷好意的美國人;三是來臺接收且低估惡劣情勢的大陸族群(含內鬥奪權、但並未特別歧視台灣的國民黨派系);四是被接收但認同混亂、立場尷尬的在臺族群(含挾怨報復、借國軍「清鄉」時誣告其他台灣人的台灣人)

綠營聲稱要追討真相,但他們先將228定調為「官逼民反」,使所有參與228的臺灣人都成無辜受害者,絲毫不論在事件中死傷外省官民遭何人所害,更不問陳儀政府與日本總督府的本質區別。他們再將「官逼民反」解釋成「中國官逼臺灣民反」,最後導出他們要的「真相」:「中國官逼臺灣民獨」。228就成了臺獨正當性的基礎,也是反中仇中的「歷史依據」。228就就此被利用成打倒今日國民黨、鞭屍昨日蔣介石、追求未來台獨的利器。與臺獨目標相反或無關的真相,一概視而不見,甚至阻止其發掘。最近綠委提案修法,要對不符臺獨觀點的228論述判刑;批判臺獨史觀的「臺灣杯具」視頻,上傳不到兩天,就被綠民檢舉到封號;指稱陳儀清廉愛民的郭冠英,成為過街老鼠。這些都是

綠色恐怖的先兆。

馬英九怠於維護國家認同和憲法尊嚴,總以為退讓、妥協可獲取原諒與和平。他概括承受綠營的「官逼民反」說,完全放棄為歷史求真、為無辜者求公道的使命。台灣社會對228的解讀,因此漸定於一尊,以獨派史觀

為政治正確。

綠營扭曲真相在先,藍營怯於糾正、甚至配合扭曲在後,台灣遂成沒有是非、偏離真相的社會。本文囿於篇幅,僅舉葛超智(George      Ker)在 228事件中的角色,以及藍綠如何對待

葛氏為例說明之。

北市府此刻正舉辦「用一生關注台灣的美國人:葛超智特展」。扁、馬主持下的北市二二八紀念館,也曾先後為葛出版其著述。被藍綠共奉為

上賓的葛,究竟是何許人?

《開羅宣言》決定把台、澎歸還中華民國,美國若干軍政官僚不以為然,曾任駐台副領事的葛超智就是其一。葛氏認為台灣由美國託管,最符合美國利益。葛又對陳儀有偏見,大力鼓吹「託管論」及「民族自決」成為他的工作重點。1945年底開始,就有美國軍情人員在台展開託管意願調查。1947年1月在葛的主使下,百餘人連署「台灣人請願書」向美請願要求託管。台籍部分菁英228後被處決,和他們與葛密謀託管有關。

「官逼民反」原指人民對政府的治理不滿,是內部矛盾,本與國族認同無關,「官」和「民」都還是中國人。但「民」如不想當中國人,又與外國勢力勾結,意欲把「官」驅離國境,姑且不說承載百年外侮、歷經8年抗戰才收復失土的國府會如何處理,試問換作蔡英文、歐巴馬是蔣,請看

他們如何處理?

蔣與國民黨確實做過失德之事,但在228上,他們的是非功過絕非如目前台灣主流社會所認定的那樣不堪。找國民黨算帳,一碼歸一碼,該它的還給它,不是它的不能胡亂牽扯。

令人錯愕的是:當年挑撥離間、促成 228悲劇有「功」的一介美國情報人員,生前死後竟都受到台灣如此善待。綠營求獨,以葛為友,可以理解。但藍營不但不批葛,還附和他,該黨的失魂落魄,真令人一嘆。

228是69年前的悲劇,今天台灣社會解讀、面對228的方式,則是另一齣悲劇。

林金源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