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邱立本與薛興國

 

       美國總統歐巴馬去越南,與越共頭目及兩百多名共幹拉交情,揚言美國解除對越南的軍火禁運,使越南的防衛力加強,又說:「大國不應欺負小國」,言下之意是:越南有了武器供應,不必害怕中共侵犯,然後向中共暗示:「你們大國不可欺負小國」。

          美國當局擺明效法七0年代拉攏中共對付蘇聯的策略。七0年代是「助弱抗強」,此刻則是「拉小制大」,看來中共會步蘇共下場解體。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這是中國人恢復自由、民主的良機;對共產黨人及被它洗腦的人來說,這是亡黨亡國的壞消息。於是,海外親共傳媒為了討好共產黨,紛紛表態抗美,並誣指美國說的是「謊言」,目的是引發亞洲動亂。

          海外表現得最積極的是香港「明報集團」,因為該集團的大老闆張曉卿是馬來亞的「紅頂商人」,在中國大陸財源滾滾。為了賺錢,乃透過他操控的「亞洲週刊」,編造謠言,指美國總統歐巴馬居心不良,陷亞洲於危機中。

          在歐巴馬還沒有去越南之前,「亞洲週刊」的左傾主編邱立本,就奉命撰文罵歐巴馬是「美國歷史上進行戰爭最久的總統」。又說,在歐巴馬任內被美國發動戰爭打擊的國家有: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巴基斯坦、索馬利亞、葉門等七個國家。這證明歐巴馬的「大國不該欺負小國」是謊言。

          「亞洲週刊」這種缺乏常識的說法,居然被「世界日報」在香港的編輯薛興國引用,刊在副刊上,斥責歐巴馬無中生有,發動戰爭,使七國人民流離失所。

          留意報章新聞的人都知道,阿富汗被懲罰,利比亞狂人被國人推翻殺害,伊拉克被美國兩次教訓,都是布希父子所發動,與歐巴馬無關。相反,歐巴馬對敘利亞的胡作非為袖手旁觀,遭到舉世各國譴責。但香港的邱立本、薛興國卻誣賴歐巴馬,由此可見邱、薛兩人淺陋無知。

 

       薛興國最擅長在他那個狗屁不通的專欄自吹在「大學教書」種種細節,並以此炫耀。由此可見香港那些所謂大學的水準如何低下。       

          薛興國利用「世界日報」在紐約建立的一點名聲,在香港招搖。久而久之竟自以為對世局有見解,並說出:「七國人民被歐巴馬無中生有發動戰爭,慘受流離失所的苦楚」的廢話,影響「世界日報」在美國中文報業的地位,有辱世界日報的名聲。

          多年前,薛興國曾把邱立本拉去「世界日報」副刊寫專欄,後因邱立本當年在紐約左報服務多時,在華埠街頭散發傳單攻擊「世界日報」,並罵世界日報是「世界謠報」,被世界日報高層下令撤稿。沒有想到邱竟「借屍還魂」,透過薛的「拙筆」宣傳他的「亞洲週刊」,為中共醜化美國幫腔,誤把小布希當做歐巴馬,太侮辱世界日報讀者的智慧。

          假如邱、薛兩人認為美國是欺負小國的大國,那麼當年美國「欺負」人口只有四千萬的德國、不足一億人口的日本,是不是也是「大國欺負小國」?後來為了北韓共黨南侵而出兵打了一場「韓戰」,為防越共南侵打了一場「越戰」,在邱、薛兩人眼中大概也是「大國欺負小國」。

          回顧伊拉克戰爭,老小布希為了薩達姆這個人魔屠殺20多萬異教徒,入侵科威特而把他拘捕。若非美國「大國欺負小國」,中國早就在七十年前亡給日本,歐洲各國也都成為德國納粹的殖民地。

 

          作為舉足輕重的大國----美國,從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協助歐洲、亞洲對日寇、希特勒宣戰。出兵、出命,取得勝利。二戰後,若非美國強大,共產集團、恐怖分子必然得心應手,橫行無忌,全球人類將在共產階級與恐怖分子專政下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邱、薛兩人不知感恩,竟然攻擊美國,而且在美國出版的中文報紙上為共張目,實在可恥。

          回憶伊拉克戰爭,中共攻擊美國為了石油利益出兵中東。後來知道國石油百分之九十以上來自俄羅斯,再加上美國本身也是產油國。何況伊拉克戰爭結束後,美國還撥款幫助伊拉克重建,這是世界戰史上罕見的義舉,邱薛兩人誣指美國大國欺負小國,可以說血口噴人。

          其實美國指中共在南海「大國欺負小國」,那是太高估中共實力。當年鄧小平所謂「自衛反擊」進軍越南,就吃了大虧。使八萬多中國人冤死在越南,助長了越共氣燄,此刻居然敢在南海向中共挑釁(那是共產國家內鬨常態)。

          被薛興國吹捧的亞洲週刊邱立本,是早年從香港去台灣政治大學讀書的小僑生。他在政大新聞系畢業之後來美國,本以為他來美國深造,沒想到七0年代他借著「保衛釣魚台」向左傾斜,投入中共懷抱。由於他從香港來,說廣東話,於是他就在紐約華埠展開親共活動,並在左傾的報紙做記者,在華埠高舉紅旗,高叫毛主席萬歲,否定台灣中華民國,主張中共立即解放台灣,與當時來自香港的左傾青年學生混在一起,參加台灣左傾份子發起的保釣運動,並出席種種左傾份子辦的座談會,宣揚毛理論。

         左傾的台灣留學生大多數都是學有專精的學者,看不上邱立本這個小僑生,沒有把他納入親共隊伍,邱立本也只能在一旁搖旗吶喊,不起作用。

          到了1976年,台北聯合報在美國開辦「世界日報」,很快就成為美國一份被僑胞歡迎的中文報紙。這令左傾的份子不滿,因為「世界日報」堅持台北聯合報的立場,反共親中華民國。於是左傾份子群起攻擊,投書英文報章說「世界日報」是國民黨派來海外從事「反共反華反人民」活動的工具,而且經常打電話到「世界日報」總社謾罵、恐嚇,還上門破壞,搗毀門窗,戳破世界日報送報車的輪胎,並派人佇立世界日報社門前拍照,把進出的每一個人拍攝入鏡頭,製造恐慌,使世界日報工作人員膽顫心驚,甚至不敢在上班時走出門外。這都是邱立本與香港來的左傾份子所為。

 

       在紐約華埠,邱立本是中文報業圈中眾所周知的左仔,屬於大環境中的「稀有動物」。因此,當他服務的左報關門,沒有一份中文報紙請他。恰巧此時香港「明報」轉手,以高價賣給港商于品海。于請台灣「中國時報」的高信疆擔任編務總監來美國招兵買馬,被邱知道,登門求見,自我介紹。高知道他是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僑生,問他有沒有興趣回香港工作,邱當即答應,未幾返回香港在明報工作。過了不久,于品海因在加拿大有刑案纏身,只好把明報集團轉手賣給馬來西亞的「紅頂商人」張曉卿,張本想把明報集團兩本賠錢刊物「明報月刊」及「亞洲週刊」關掉,經高疆緩頰才打消此意。邱就在高信疆引介下主持「亞洲週刊」編務,使邱得以在香港混世,並參與香港每年舉辦的書展。不久前,還透過龍應台邀請馬英九去香港演講,被蔡英文禁足,惹來不少批評。

          為了替「亞洲週刊」宣傳,薛興國又在「世界日報」上,替共產黨批評香港民主派人士「仇視中國,甚至仇視中國文化不當」。想不到薛興國這個調景嶺難民居然會把中共視為中國,甚至誣指美國幾十年來的防共政策是「仇恨中國」。他難道不知道他口中的「中國」屠殺了逾億中國人,餓死四千五百萬中國人,而且危害世界和平?否則美國不會把中共、韓共當作假想敵,並讓薛、邱兩人苟活在香港,台灣。

 

         中國人仇恨中共,是因為中共禍國殃民,惡行不改。在大陸殺人、抓人、關人的罪行累累,甚至越界到香港綁架香港人,目的是限制港人的言論自由。薛興國難道不知道,當年他父母帶他到香港做難民是為了逃共產黨災難。你再幼稚也不應把反共當做仇恨中國,並說那是「仇恨意識」。你應該問問你父母,當年他們為什麼帶著你逃到香港,住在仇恨共產黨的調景嶺難民營中,他們是「愚昧」還是「精神不正常」?

          薛興國,請你把你幼稚的思想、不通的文字,從「世界日報」移走。不要影響暢銷美國的「世界日報」的聲譽及立場,那才是「世界日報」工作人員與讀者之福!                                                                                                                                                                                                                                                                 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