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掀起抗戰七十週年高潮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總監Mr. FlorianKnothe禁止『民國與抗戰』展覽獨立策展人暨借展人宋緒康先生發表展覽中文引言,其理由是引言不中立(not neutral)與含煽動性(inf lammatory)。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晚上六時,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舉辦『烽火山河, 民國與抗戰,一九一二年至一九四六年』展覽開幕儀式, 介紹從民國建立至抗戰勝利歷史。獨立策展人宋緒康先生於開幕儀式前一小時被館長告知不允訐張掛中文引言於展覽人口,違反原本承諾,原因是宋氏所作引占一一口『不公正』(not neutral)與『煽動性』(inflammatory)此兩英文字為其理由與用詞。宋氏力圖說明,不被接受。此事件再度證明香港大學今天雖為香港最高學術機構,不但不願維護學術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反而用盡手段禁止學術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香港大學今天實施『自我審查(self censorship)取媚北京當局。現附上宋緒康先生所作中文引言原文,敬請社會各界先進鑒評,並講社會各界先進共同要求香港大學必須維護學術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一個沒有學術自由、干言論自由的學府,必為世界學術界所不恥,為社會大眾所唾棄,使香港蒙羞。

一九一三年中華民國建國,迄今一百零四年。

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勝利,迄今仁十年。

考兩大史事,檢閱其間三十四季春秋,可洞窺人性本原,思潮灌流,人事機運,社複昇沉。融會解悟,足以做導前程,臨險阻而不亂,墮絕域而不怯,大漠識途。

廢興存亡豈有預定!本無天道,惟盡人事。虐政強寇何日終結?待仁人志士奮起一戰!仁人志士稀若晨星,國難固不能移;仁人志士風雲際會,虐政即亡,強寇速敗,縱百萬鐵甲相持,寡能敵眾,弱能勝強,天地可迴!人原多求私利而己,全己茍活,損己莫為。利之所驅,阿搜權勢,獻媚獨夫,甘作惡奴,自沾自害。蒼生之劫,不賭不憫,廟堂之賊,奉逆稱父。

晚清之際,國父暨先賢倡民主選舉,聽者目為癡狂。然報章紛出,義舉相繼,私心稍滅,良知漸露,信眾日增,匯形浩流。民國遂立,軍閥既廢,孰知信仰乏力,主義之功。民心可造1.國脈可拯!侵寇侵華,遠自甲午。蘆溝橋事變,蔣委員長召籲軍民,澈底犧牲,保存獨立自由。軍民以肉軀對抗炮火,男女老少,生死不計,更有以死為榮,涉萬險圖救國家於崩滅,肝腦塗地,不疑不儷。人生至難,莫過於死,死猶無懼,何難之有?侵寇之敗,由此可推。捨生取義,轉扭乾坤!辛亥革命,國府抗戰,民主選舉,獨立自由,四者不分不離,蓋千萬志士軍民頭顱舖造。回望前塵,俯鑒今時,能不悲慟?建國目標遙未可達,惟祈天下共勉!

香港宋緒康謹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