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僑生熱愛中華民國 李勇

 

去香港旅行,除了有舊地重遊的興奮,也有與老同學歡聚的快樂。因為從同學口中可以知道香港真正的近

況與香港不為外人所知的變化我的老同學多數在香港生長,高中畢業後以僑生身份去台灣求學,當

年在國府爭取海外華僑向心之際,僑生的身份十分吃香, 很受當地人歡「迎,頗有點天之驕子」的味道。相對來說,在校園內本地生對僑生的印象並不好,理由是僑生因有優待,入學容易,本地生則必須拼搏才有入學的機會,因此在課業上僑生比不上本地生,大家都很清楚,若非有保障名額,有分數優待,僑生是絕不可能進入台大、師大、政大、成大、交大、興大與清華這些一流學府。有自知之明的僑生,除了感激國府教育當局對他們優待之外,還知道用功向學,力爭上游,畢業之後返回僑居地,都能克勤克儉工作,對當地社會奉獻,更值得稱道的是,他們認同中華民國,支持國府,愛護台灣,在香港各階層工作都能站出來為台北當局辯護。

當七十年代海外華人社會因尼克森去中國大陸朝毛掀起左傾狂潮,許多從台灣到國外留學或工作的學生、學者,在中共統戰攻勢下紛紛轉向,在中共高叫民族主義口號下以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已經強大,不再被列強顛覆,於是一波波進入中國大陸求見周恩來,在與周恩來徹夜長談之後被

周的花言巧語所矇騙,誤以為大陸經過文革洗禮後社會初步繁榮,人人溫飽,中國人在海外各地不再被人欺負歧視。

 中共的宣傳與周恩來的花言巧語可以騙到台灣出來的知識份子,但騙不到香港的僑生,他們從四九年中共統治大陸開始,就目睹大陸同胞前仆後繼、九死一生的偷渡逃到香港,他們從這些陸續來到的難民口中知道大陸種種政治運動之可怕,再加上不斷向大陸親友匯錢寄糧食。知道大陸貧窮落後, 也知道中共政權的恐怖可怕,因此不會被矇騙,也不會對中共有幻想。

  僑生中偶然有一二個投機份子表演左傾去討好中共,立即遭到親友的指責與同學唾棄。 70 年代有一名在電台主持新聞評論節目的僑生馮某,因在蔣老總統逝世時把蔣評為「 大軍 ,閥」 遭到聽眾抗議、同學詬罵,結果被電視台解僱, 未幾鬱鬱寡歡病死。 另有一名畢業於政大的僑生何某,在他主持的電視新聞上毛死當天說了一句「 香港人都為毛死而流淚」的話,立即有逾千來自新聞界的鄉民駕車趕去電視台門口示威,香港政大校友在召開校友會時群情激憤,紛紛表示不邀請他參加校友會活動。 一位台大畢業的僑生,是台大同學會會長,在尼克森去大陸見毛的時候轉向親共,出席中共舉辦的十月一日國慶酒會,遭到同學指罵,被迫辭去會長的榮銜,從此銷聲匿跡,不敢再見校友。

 

凡此種種更說明香港僑生比台灣的學生看得清楚,很少有投機左傾的人,偶然出現一兩個不肖份子,立即

成為眾矢之的。香港僑生更值得稱道的是,他們認同中華民國、愛護台灣,堅持自由

民主價值,在香港許多公眾場合為台灣說公道話。早年香港有左傾團體曾發起「 認中關社」活動,目的是認同大陸共產黨代表中國,關心香港社會不公平現象。於是,在香港的僑生立即挺身而出,成立反共愛國組織,發起「 中華民國週」的展覽會,比較大陸與台灣社會的不同,使親共的左傾活動失色消失。

 年前洪秀柱出來與蔡英文競選中華民國十四任總統,香港僑生立即表示要組團回台北投票,支持洪秀柱。比台灣親國民黨的藍營人士更積極。六十年前在香港的中學同學,每次與我通訊, 還是保持少年時的習慣,把日期寫成「 大中華民國一〇四年」 經常把香港報紙上反共的文章寄給我看,當然也有極少數在傳媒上做的僑生, 被中共所謂的崛起而左傾, 如主持一份週刊的邱某及北美《世界日報》編副刊的薛某,就經常為「 佔中」 「 雨傘運動」及向中共示好,指責那些反對中共的青年胡來,這類型的左傾僑生就被香港僑生團體排斥,由此可見,台灣當年優待僑生去台灣升學是正確的。他們在海外維護中華民國,指責台獨媚日不當,更重要的是他們認同中華民國是真正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