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钓老将的觉悟

羅思義

四十年前在香港辦「七十年代雜誌」支持海外保釣活動的總編輯李怡,面對今日香港人租船去保釣被捕發表看法,他引述香港人在網絡上發表的言論說:「當香港下一代快被洗腦當我們連香港人身份都不容存在之際,我想問這些保釣團體,在香港關鍵存亡之時,代表香港出醜,打著法西斯政權的紅旗。是什麽意思?」

李怡說,這是大多數香港人的看法,他說,「這說明保釣勇士雖勇氣可嘉,但這次行動在香港目前境況下不合時宜,而且對正在香港奮起維權社會運動,起著傷害的作用。」

李怡甚至認同香港名作家鍾祖康的話,認為此刻保釣是為中共政權爭取更大的獨裁統治區域,他說,鍾祖康在網志中說:「任何極權國家所統治的人民與領土越少越好,即使不能使其規模縮小,起碼應盡力使其規模停止擴大,從而減少極權國家對人類文明的摧殘,基於這個道理,要是我們只能在中共和日本之間任擇其一,作為釣魚台的物主,我主張釣魚台應歸比中國自由民主得多的日本。」

李怡是在香港銷路最大的「蘋果日報」上發表他的言論,他說,也許有人以為那是「漢奸言論」,其實這種心態與當年香港人反對「回歸」一樣,李怡說,當年大陸偷渡到香港的大陸人埋怨「滿清為什麼不腐敗一些,多割一些地方給英國,我不早點到香港呢?」這種心態,也曾被視為「漢奸言論」。

因此,李怡文章的題目是:「不讓民族主義綁架我們的心智」,他在文章結論中說:「鍾祖康不是漢奸,支持他這種說法的人也不是民族罪人,真正的漢奸和民族罪人是把中國搞成現在這樣,大陸老百姓紛紛避秦,而香港人也害怕魔掌不斷伸來香港的中共極權統治者。」

當年的李怡(今年七十八歲),在香港左派學校讀書,嚮往共產主義,立場傾向中共,曾在中共駐香港的機構工作,因文筆不錯,被中共政權羅致,出資在香港辦負責向港台兩地統戰的「七十年代雜誌」,除了自己提筆上陳為中共種種倒行逆施辯護之外,並向台灣留美而左傾知識份子打開大門,提供地盤讓他們撰文詬罵台灣當局保釣無力,喪權辱國,然後發表歌頌共產黨,吹捧毛澤東,美化文革浩劫的文章,接著,又安排台灣左傾文人去大陸訪問,會見毛周,立下豐碩的統戰戰功,備受中共重視。

此刻,追隨著中共統戰步驟保釣的台灣左傾知識份子,有一部份像李怡一樣覺悟否定中共政權,有一部份則因中共幫助經商成為富豪,還有一部份則繼續頌毛親共,否定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論他們此刻的立場,態度如何,都不再為保釣作出任何表態,也不見他們組團去向日本駐紐約總領事館抗議,中共對外統戰部門,已無法在以民族主義的口號去影響他們了。

此刻在紐約的老保釣人士,都在古稀之年的前後,他們當年在「七十年代雜誌」上發表左傾保釣言論,攻擊台北當局軟弱,組團去中國大陸訪問,有人甚至表態要留在大陸「建設新中國」,他們一個個豪情萬丈,蠢血上升,不知道今日他們看到的那個領頭的李怡這樣表態,會有甚麼想法,會不會後悔當年誤投「敵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