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先生的回應

 

經常在「美國之音」亮相,文才口才俱佳的大陸名作家陳破空先生,在閱讀本刊主編上期給他的公開信後,致電本刊主編,指主編對他誤解:第一,他從未在口頭、文字上說他不認同中華民國。相反,他在多次電視政論節目維護中華民國,推崇蔣中正先生領導抗日取得最後勝利的表現。他甚至於說,蔣公對中華民族的貢獻,凌駕國父孫中山先生。第二,他去台灣多次,曾不只一次向接待他的綠營中人說,台北政壇藍綠應該和解,不應彼此仇視,應團結一致對抗

中共「解放」的威脅。

陳破空曾經寫過一本批評中國人素質的書,書名是「不受歡迎的中國人」(註),由香港開放出版社出版,並有日文版,銷路極佳。陳破空說,他所說的中國人是指被中共政權毒化了66年,變成表現粗俗,品行敗壞,無恥無禮的大陸人。他來自中國大陸,對此有深切的體會,故寫此自省的書,希望外人瞭解大陸出來的國人的可憐與無奈,沒有攻擊自己同胞之

意。

 

 
   

我完全同意陳破空所說,因為在此之前,「開放出版社」曾為一位香港作家鍾祖康出版過一本叫做「來生不做中國人」的書。鍾寫完該書後立即隨他的瑞典籍妻子離港,移民瑞典。他說中共自稱代表中國,使中國人引以為恥。既然撇不掉中共的陰影,最好的辦法是不做中國人。可惜他此生做了香港的中國人,只有希望來生不做中國人來避開共產黨。這是中國人恨鐵不成鋼的怒恨與難堪。

記得當年台灣作家柏揚寫過一本「醜陋的中國人」的書。大陸作家梁曉聲也寫過一本「國民質素憂思錄」( 香港三聯書店,1998年),其內容大同小異,目的與陳破空一致。這是中共掌控中國大地之際,唯一可恢復中國

人尊嚴的方法。

            陳破空說,台灣藍營中人及執政的國民黨對他及一切大陸異議人士避之唯恐不及。即使他要求訪問以馬為首的藍營中人,他們也婉拒推辭。而綠營和民進黨人,上自蔡英文,下至各縣市首長,不但接待他們,並為他們主辦座談會,請他們在座談會上向台灣社會大眾暴露中共政府的殘忍與邪惡,堅定他們護台的信心。         陳破空的說法不錯,旅美知名學人余英時,也曾在一次訪問中指責馬英九不敢接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沒有一點政治家氣魄,令人遺憾。

我向陳破空說,馬英九總統不想開罪中共,影響台灣安全,他忍辱負重,不想惹火類似瘋狗的共產黨人,其用心良苦,應得到海外反共華人體諒。因為共產黨實在太可怕,地球上所有中國人中,只有法輪功人有膽識、有方法去對付苛暴的共產黨。

            註:陳破空在大作中曾經這樣寫: 「一個強調集體主義的國家,國民卻是缺少集體觀念。一個最強調秩序的國家,國民卻是沒有秩序。一個最強調穩定的國家,國民卻最不穩定。」            陳破空在他大作封面上問:         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為何同種同文不同質? 他說,國民性敗壞最大根源在共產專制制度!因為「專制制度的本質,就是以鄙視的力量壓制文明的力量」。他覺得,一旦中國發生專制制度變革,成為一個民主、法治的正常國家,「中國人的民族性必將轉向正面發展,假以時日,必能獲得根本改善!」                                                                                                                                                                                                                                                           本刊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