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在「光復民國」座談會上高呼:中華民國是全球華人熱愛的祖國!

 

大紐約地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 同盟不久前主辦的「光復民國」座談 會上,來自中國大陸的歷史學者辛灝 年教授發表演講說,中華民國政府是 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也是全球中國 人熱愛的祖國,理由是:中華民國維 護了中國的傳承與法統,是真正的新 中國!

辛灝年教授有力推崇中華民國 政府。他說:國府在台灣已晉入完 全民主憲政體制中,既然在台灣讓 二千三百萬人可以過自由、民主的生 活,也應想辦法讓大陸十三億中國 人在民主憲政體制下過自由民主的生 活。這就是他在二〇一四年雙十國慶 日宣佈成立「光復民國」( 大陸)工 作委員會的原因,他希望中華民國憲 政體制可以在中國大陸實現,成為中 國和平統一的最大公約數。

辛灝年教授主講的「光復民國座 談會」,是在中華民國一○三年十一 月十五日與十八日兩天下午分別在曼 哈頓華埠中華公所二樓及皇后區法拉 盛華僑文教中心大禮堂舉行,參加座 談會的多數是來自海峽兩岸的華人華 僑,還有為數不少的台灣、大陸來美 求學的學者和留學生,他們都是關心 中國大陸何時走向民主憲政體制的海 外華人。

辛灝年教授對海外某些打著民運 旗號的人近年來不斷撰文醜化國父孫 中山先生,深感痛心,因此他大聲疾 呼:「現代中國,如果一定要有一個 國父,就只有是孫中山先生,不會再 有別的國父,如果現代中國還有一 個真正的傳承,那就是中華民國的傳 承。不會再有第二個共和國。」

座談會中「美東華文作家」協會 會長周勻之就中國大陸從早年批孔 到今天尊孔並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學 院,究竟是為了什麼。

辛灝年教授說:中國歷朝帝制快 垮台前,都會捧出中國聖人孔夫子來 掩蓋自己的貪腐無能,中共也不例 外,他們利用孔夫子來掩人耳目,企 圖延續他們的政治生命。

辛教授說:中共打著孔子學院的 招牌來宣傳散佈共產文化思想,某次 他在泰國一家中文學校發現有一個孔 子班。

小學生在描紅練 字本上,赫然發現描紅二十個字內, 有「共產黨最好」的字樣。美國設有 「孔子學院」的大學,此刻已發現這 種陰謀,有幾個大學下令關閉孔子學 院,使中共無法披著「中華文化」的 外衣,去宣傳馬列邪說與共產思想。

在眾多聽眾的座談會上,有一位 九十五歲的何天開老先生站起來說, 要把他本月份400 美元養老金捐出來 給辛灝年的「光復民國工作會」,以 後,每月再從他微薄生活費中拿出 100 元來支持辛教授。

何天開老先生說:他一九八四年 從上海移民來美國,此刻已入美籍, 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可以看見中華 民國憲政在中國大陸實現,那時候他 就放棄美國藉回上海,做一個中華民 國國民!

何老先生在發言時指責用中華民 國年號 的紐約「世界日報」次日為何 不刊登「光復民國」座談會的消息, 隔了一天才在第三版刊出一段新聞, 而大陸人辦的「大紀元時報」,則以 頭條顯著地位刊登一幅大照片及頭 條標題新聞,題目是:「大陸民國熱 方興未艾」。在聽眾鼓掌中他又說: 類似這樣大的新聞,「世界日報」應 該首先大篇幅刊登,不知道「世界日 報」為什麼會這樣做,他想不通。

事實上,「世界日報」不久前來 了一個姓楊的主持人後,經常刊登被 中共視為「愛黨愛國」的新聞,刊出 五星旗的新聞圖片,把五星旗稱為 「中國國旗」。

「世界日報」來自台灣,該報已 去世的創辦人王惕吾先生辦報四個原 則是:「反共、民主、團結、進步」, 而「世界日報」在紐約創辦時,在親 中共勢力圍攻下脫穎而出,銷路直線 上升,成為北美地區最大的華文報 紙。沒有想到王惕吾先生去世不久, 後繼的人竟為了利益自稱「客觀」, 竟漠視擁護中華民國的新聞報導,相 反蓄意宣傳中共及他那個所謂「人民 共和國」,有人說:那是「世界日報」 為了「超然客觀」,不得不如此。但 他們忘記,當年創辦報紙的大老闆王 惕吾先生曾經這樣說:「我雖然支持 報紙報導的超然立場,但並不贊同超 然於國家社會整體利益之上……國家 社會整體利益若受到損害,新聞事業 也必然同時受到『損害』。」

今天中華民國在外面遭到中共及 其同路人否定傷害,在台灣遭到極端 台獨份子漠視,有些親共文化人甚至 說中華民國已於1949 年敗亡,他們 渾然忘記,中華民國至今已有104 年 歷史,雖遷都台灣六十多年,仍然屹 立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之列,拿中華 民國護照到國外旅行,有一百四十多 個國家給予免簽證入境,這與中共控 制的大陸有天淵之別,沒有想到, 來自台灣的「世界日報」竟會如此轉 變。是聯合報系的政策?還是楊某人 為首的工作人員擅作主張?

紐約「世界日報」自從調楊某來 紐約後,報上不斷大幅刊登他私人活 動的新聞及圖片,大幅佔用新聞版面 的地位,假公濟私的表現令人不齒!

好在「光復民國」座談會有風行 全球的「博訊新聞網」在網上對座談 會大幅報導,並播出兩個小時的視頻 錄影,把座談會反應熱烈的全部過程 播出,讓全球華人看到,並在網上看 到會場一片叫好之聲,而回應留言非 常多,不到一週點擊率超過萬人。

從這種備受矚目的反應看,「世 界日報」不重視此一新聞,受到傷 害不是辛教授或聽眾,而是「世界日 報」本身及其此刻主持人-楊某。

據說,楊某是搞垮台北聯合報的 張作錦的親信,現在張的「徒弟」到 了紐約,難道也想把北美「世界日 報」拖入台北聯合報的窘境中,如 果「世界日報」未來下場與聯合報一 樣,怎麼對得起當年紐約一批創報的 老人!

在此,抄下王惕吾先生九○年代 的遺著中的一段話,請楊某人及其手 下同路人詳細閱讀作為辦報的指導:

「反共,是《聯合報》創刊幾十年 來一以貫之的言論方針。反共,是 反馬列共產主義專政,也是致力於中 國自由民主前途的開拓。我們認為, 反共與民主是兩個必然的言論前提。 四十年來中共在大陸實行共產主義的 失敗,以及東歐共產主義統治的破 產,尤其是共產祖國蘇聯的被迫放棄 馬列共產主義,實行戈巴契夫領導的 改革,都證明我們《聯合報》反共言論 的正確與前瞻性判斷。」◇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