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國共 擺脫美日 讀懂中國 來自中國大陸的懷忠投書

 

作為認同中華民國的大陸人,不得不說。“九二共識“是個名稱,內容大不相同。“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國民黨蘇起的詮釋,成為國民黨認同的內容。我當面問過蘇起,他也說不清楚。而在大陸一方只談“一個中國” ,從來沒有談過“各自表述”。事實上“一中各表”是國民黨的解釋,大陸從來沒有明確地同意過。所以“九二”不是“共識”是雞同鴨講“陽謀”或是心知肚明的“皇帝新衣”。周子瑜舉中華民國國旗,被打壓。周子瑜事件是點破了皇帝沒有穿衣服,使得許多藍營轉向。“九二”在台灣已經失去了“衣服”,國民黨堅持中華民國,要重新執政必須在兩岸關系和國家認同上重新出發。其實他們也明白“九二共識”是文字游戲。不過由於要在共產黨和民進黨的夾縫中生存,沒有辦法。我相信新一代的國民黨人將不會如此迂腐了。

            台灣和大陸實力不同,此“九二”非彼“九二”,所以不是“共識”,是文字游戲,是陷阱。如今蔡英文承認“九二”有過接觸,奠定了“辜汪會談”,但沒有“共識”,這也是事實。大陸退了一步認為蔡英文同意了“九二”,這事好事。如果有和平誠意,那麼兩方就重新坐下來,把十幾年前的談判翻出來,簽署真正的書面共識不是很好嗎?              世界上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的確比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少,不過中華民國護照也是國際公認的有效證件。這也是國際公認的通行做法,中華民國成了“特殊國家”。而對於台灣人民來說,沒有國家尊嚴,在公眾場合不能升國旗奏國歌,不同於49年去台灣的老人,中共的打壓讓台灣的年輕人處處感受到“亡國”的恥辱,大陸人是無法想像的。

武統靠實力,冒戰爭風險,和平統一靠民心。其實有一點要清楚“統一”必須先“獨立”,不承認獨立,就沒有統一。海峽兩岸如果以民心為基礎統一,必須先具備完全獨立,先相互承認才能談,否則誰和誰談?談判的法理和代表都無法形成。

如果都是獨裁政體,就好辦了,黨和黨談,領袖和領袖談,現在不行了。所以96年李登輝的直選總統成功,就否定了黨和黨的談判統一的可能。有人認為李是“漢奸”,但絕對不會有人認為他是“台奸”,和緬甸的昂山一樣,立場不同,定義也就不同了。昂山為了緬甸的獨立一會兒和日本合作打盟軍,一會兒和英國合作

打日本。

中國的和平統一必須在互相承認的基礎上談判,大陸不承認中華民國就絞殺了國民黨。所以國民黨的敗選是兩岸政策的失當,民進黨是民主政治中的對手,共產黨才是國民黨生死存亡的敵人,中共從來沒有放棄武力。台海是否和平不在你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國”,對於共產黨“青天白日滿地紅”和“綠島旗幟”是一樣的,只要不是“五星旗”都是“台獨”。

    大陸要武力解決在1949是可以的,美國當時也放棄了台灣,現在就不行了。1913年以前科威特是伊拉克的一個自治省,1961年獨立,伊拉克一直不承認科威特的獨立。大陸如果武力“解放”台灣,與伊拉克的“收復”和以色列的武力“屯墾”在世界

產生的影響會是一樣的。

            為了中國的和平統一,大陸方面必須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在平等的基礎上才有談判的可能,否則一定會漸行漸遠或者生靈塗炭。台灣已經無路可走,沒有一個政治家敢於冒民意而出賣國家。統一對大陸是選項,對台灣人民則是是生死存亡。

            有一點,國民黨人一定要明白,其實現在就是獨立的,只要是中華民國存在,就有希望“飲馬長江、逐鹿中原”。建設中華民國,完善民主制度,搞好台灣經濟,大陸是靠不住的,一定要像韓國、以色列一樣建立完整的自主經濟體系,才有出路。像當年蔣先生領導抗戰一樣,艱苦卓絕,自立自強,也是對中華民族最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