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軍劉長樂與台灣星雲和尚

羅思義

中共軍方設在香港的鳳凰衛視,月前播出一部描述中共軍方如何英勇「剿匪」平亂的連續劇,劇名:「西南剿匪記」,副名是「北海硝煙」。於是國軍留在廣西十萬大山繼續抗共的官兵如白崇禧,張瑞貴等抗日戰將都成為中共幹部口中之「匪」,時隔六十多年,中共軍方仍然對反共國軍恨之入骨,於是編下他們在廣西「剿匪」的「英雄事跡」,所謂「和平統一」,所謂「和平發展」,全是統戰語言。

主導這部「剿匪」連續劇的是曾經獲台灣「政治和尚」星雲頒給文化獎金百萬元的中共軍方頭目老闆劉長樂,鳳凰台把國軍形容為匪,由劉長樂放映的連續劇全力剿之。

一九四九年大陸淪共後,深知共產必將禍國的國軍將領,不甘垮敗,留在廣西西南的崇山峻嶺中繼續與中共赤軍對抗,他們出沒在廣西十萬大山,號稱「粵桂邊區反共救國軍」,繼續組訓軍隊,準備與台灣方面反攻大陸的國軍配合,裡外合應,把中共赤軍趕出中國土地,避免他們禍亂大陸。

台灣方面對留在廣西十萬大山的反共救國軍也有救濟,他們空頭武器糧食,也曾經透過港澳關哨派遣人員深入山區,傳遞台灣方面訊息,其中艱險可以想見。

這部連續劇在香港的收視率偏低,在台灣大概也沒有甚麼人看,海外的華人更對那些黨軍八股沒有興趣,但有心人不難看出劉長樂的惡毒用心。

經常遊走於兩岸三地的劉長樂,出身於中共軍方情報系統,但卻西裝革履出現在香港社會,並千方百計取得香港社會的「太平紳士」銜頭,然後藉此銜頭招搖過市,週旋於歷次選美的脂粉群中,斂財得色,樂不可支,再加上有台灣的「宗教領袖」星雲和尚為他加持,更使他形象超然,於是大家都忽略了他對台灣、香港的禍害。

把宗教形容為「麻醉人民鴉片」的共產黨人,居然向星雲和尚合十頂禮,其目的眾所周知,只有星雲渾然不覺,台灣社會上一般人的愚昧,將會給台灣帶來難以估量的禍患,情形就如四零-五零年代的中國大陸一樣,人人都面臨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災難。

劉長樂最惡毒的表現是:花錢收買台灣的,具有國民黨背景的新聞工作者為他做統戰幫兇,他們之中表現得最積極的有「狐狸精」外號的吳小莉,此姝出身於台北的中華電視,性愛亮相出風頭,劉長樂就利用她的弱點封她為「當家花旦」,專門向台灣社會各階層滲透,以訪問為由蒐集政軍情報,並以她向大陸官方顯示:台灣的媒體人正紛紛向他折腰。

在大陸貪慾荒淫的薄熙來事發之前,劉長樂曾帶著他的「寵姬」吳小莉組團去重慶向薄熙來的唱紅助陣,一同站在台上唱紅歌,除了懷念他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外,還歌頌偉光正的共產黨,吳小莉甚至在現場中訪問薄熙來,讚賞他的唱紅打黑,成就非凡,把薄哄得哈哈大笑,樂不可支。

那時的薄熙來權傾一時,在重慶表現頗有「帝王氣象」,絕大多數傾左的毛派官民都認為他在中共十八大之後會登上「紅色帝位」,於是各方投機份子,海內外酷愛名利的敗類奔走於薄熙來的門庭,向他靠攏,為他塗脂抹粉,大肆宣傳劉長樂與薄熙來的勾結,可以說是「姣婆遇上脂粉客」,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因此鳳凰影視一度力捧薄熙來。當薄熙來出事被雙開,大陸調查薄罪行的幹部,曾經約談劉長樂,希望深入瞭解他與薄的關係,查問他有否在海外以傳媒為薄熙來造勢?有無拉攏海外傳媒為薄的打黑唱紅助陣?

在大陸當權者的心目中,軍方背景的劉長樂是極端左傾的毛派份子,與孔慶東、司馬南、張宏亮等人相同,是想復辟毛江時代的無產階級專政。

劉長樂的鳳凰衛視在中共宣傳部門與僑辦心目中,是一個對台灣統戰最有效的工具,劉花最少的錢不但叫台灣的傳媒人折腰,而且跟著中共的宣傳口徑向海外喊話。最具體的例證是:曾經在台灣中國廣播公司工作的國民黨人阮次山,就在劉長樂調教下成為最佳的傳聲筒,他站在共產黨立場向國民黨恐嚇,並對國民黨人指指點點,例如,關於美國軍售台灣,阮次山就批「馬政府居然敢向黨和人民挑戰,不自量力。我們真要向你們動武,那一點點美國武器根本起不了作用」,談話的口氣十足中共頭目。

阮次山的荒唐還不止此,倫敦奧運期英國商人為了拉攏台灣遊客的生意,在倫敦攝政街的商場前掛出中華民國國旗,中共立即提出嚴重抗議,並迫商家卸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改懸奧運所用的中華台北奧委會旗,沒有想到反而刺激了當地華僑及台灣的留學生。他們組織了好幾百人上街頭,高舉中華民國旗,並高呼「台灣,台灣」,甚至把台灣的傳奇人物「台灣三太子」抬出來助陣,引起西方媒體注意,並知道中共把政治融入奧運的惡毒居心。

類似這種弄巧反拙的表現,鳳凰衛視的阮次山居然大肆抨擊並形容「中共的作為正確,站在大是大非面前,中共的做法是正確的!」甚麼是大是大非?在阮次山眼中那是中共的惡行,一個拿著美國護照的國民黨人,說起話來像中共幹部軍頭,令人齒冷,因此網上有人批阮次山是:查護照是美國人,聽口音是台灣人,讀姓氏是越南人,看樣子是日本人,究論點原來是共產黨人。

中國早年被北方來的胡人侵犯,許多討好敵人的漢人,學得一口胡語,被胡人派他站在城頭向漢人的軍民喊話,大罵漢人不自量力,居然敢對抗胡人大軍,對這類漢人,古人有一句成語是:漢人學得胡兒語,站在城頭罵漢人,這種人就是一般人說說的「漢奸」!

日本侵華時,這類漢奸湧現,他們橫行在中國大地,為日寇帶路去「清鄉」,強姦婦女,抓抗日志士,逮捕重慶份子,其積極超過日本官兵,演變到後來,做過中華民國總統與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居然以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為榮,高調宣佈釣魚島是日本領土的,並說中華民國政府是外來政權,其情形與台灣文化流氓李敖公開在電視台上指引中共赤軍解放台灣的方法,這都是典型的漢人中的姦巧之徒。

阮次山的表現,連大陸的網民也很不以為然,他們在網上說,阮次山的言論比漢奸都不如,但鳳凰的劉長樂欣賞他,把他說成是電視台的首席政治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