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台灣的政治生態改變 羅 思 義

 

        被中共趕到海外的某些異議份子,最近流行在台灣與台獨份子串連。他們以為,在國民黨向中共政權示弱之際,只有台獨份子反對中共,敢於與中共對抗。

          那是非常嚴重的誤會。七0年代,我在香港、紐約等地發表批共、反共文字時,常被有台獨傾向的人視為國民黨人,或者罵我被國民黨指使,拿了國民黨的好處。

          曾做過阿扁副手的呂秀蓮女士以為中共敵視的是國民黨,痛很的只是蔣家人,因此她說,希望中共政府不要誤會,台灣人與中共沒有怨仇,非敵對關係。事實是:六0到七0年代,台獨份子不見容於當時國民黨,紛紛逃去大陸,托庇於共產黨。遠者有史良、李登輝,近者有郭雨新、許信良。他們被中共豢養,或被中共指使潛伏台灣,而中共也撥錢供他們在國外散布否定中華民國言論,並宣傳要在台北展開「城市游擊戰」,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但此刻台灣政壇逆轉,國民黨開始與共產黨「一笑虚恩仇」。台獨組織的價值低落,台獨份子驚懼之餘有的開始仇視中共,更多的是討好中共,像呂秀蓮那樣向中共求饒,並說:「蔣氏父子與你們有仇,我們台灣人並不仇視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血洗」、「解放」、「統一」的厄運。

      這就是台獨份子李敏勇等人對大陸異議份子余杰等人高叫:「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的原因。只是不知道,這種「蜜月期」可以維持多久,請王丹、林保華、余杰、曹長青等人保重!不要因利用價值消失而被皇民台獨當作「支那畜」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