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之瘋

 

    在香港與陳映真來往密切人稱詩人的某君,人在美國駐香港的機構工作,口口聲聲罵「美帝國主義」,早年在台灣求學被台灣的納稅人供奉,到了香港把台灣的反共視為八股,七〇年間他在香港恐共、媚共狂潮氾濫之際,把所有發表反共言論的人視為異己,然後與親共左傾的文人飲宴吃喝,他形容這種行徑是開明客觀,絕沒有受國民黨利用,企圖以此洗刷他曾在台北受教育之恥,並希望別人不要誤會他與台灣的關係。

     記得那些年月,所有與台灣有一點關聯的港人,都盡量為自己辯白,有人明明辦好去台灣手續,卻騙人說他準備去日本,去台灣只是過境而已,這種恐共心態,以那名詩人表現的最為積極,現在,時移世轉,台灣變成亞洲四小龍,而中共為了統戰,對台灣的重視與禮遇超過所有的地區,於是那名詩人立即宣稱曾在台灣求學,不但與陳映真認識而且是老友,陳映真在香港出現,此人當然隨侍在側,形影不離。

     從陳映真使我想到那名詩人,當年我在香港,差一點在宴席上與他衝突,原因無他,除了看不順眼他自鳴清高的言談,還有他裝瘋賣傻的模樣,看得出,這次他在香港跟著陳映真,難免有想沾陳映真的光的嫌疑。我相信,我評陳映真「人間雜誌」的那五篇短稿,大概就是他寄去給陳映真看,陳映真之所以不能容忍別人對他雜誌的批評,大概也是此人影響。這些人為何嚴於責人,寬於待己至此。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