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龍應台在香港大學的演講

 

     台灣文化名人龍應台女士去年12月19 日應香港廣播電台之邀,到香港大學以「一首歌一個時代」為題發表演講。

     她從台灣當年流行的「綠島小夜曲」說到此歌的政治意涵,又提到2006 年台北百萬紅衫軍包圍總統府迫阿扁下台時,也在廣場齊唱「綠島小夜曲」這支歌。然後話題一轉,她以「戰爭難民第二代」的身份,追溯她父親在台灣避赤難十年後(1959)回不了家鄉,思念母親所唱的「四郎探母」京戲。

     接著龍應台提到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上海流行的「五月的風」之歌,見聽眾沒有反應,證明聽眾都沒有聽說過。龍應台說:這支歌是天才音樂家陳歌辛所寫,1949 年後一度在台灣流行,撫慰那個時代台灣人的心。最後,陳歌辛在大陸1957 年被共產黨打成右派,送去安徽省白茅嶺勞改營勞改,最後餓死在勞改農場,只活了四十六歲。毛死後的八十年代,他的妻子去勞改營找回他的屍骨,帶回上海安葬。

     龍應台輕描淡寫敘述了一個音樂家被共產黨整死的悲慘經過,聽眾沒有什麼反應,龍應台說,那是歷史的斷層。於是她又問講台前排的港大領導及學者們:50 年代你們流行的是什麼歌?一個姓梁的學者說,是法蘭克辛那屈唱的「My Way」。此時鄰座貌似共幹的香港浸會大學副校長周偉立說:「我的祖國」。

     龍應台大概不知道「我的祖國」 這首歌是50 年代中共「抗美援朝」時期拍攝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歌。中共在歌詞中把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形容為「豺狼」,歌詞中有一句話是「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迎祂的是獵槍」。在共產黨蓄意灌輸下,此歌在大陸上流行,人人會唱,並稱之為「愛國歌曲」。其實那是重慶貪官薄熙來所高唱的紅歌。

     龍應台在講台上問:「我的祖國」是什麼歌?台下的人會唱嗎?這一問會場後面來自大陸的「普羅大眾」立即響起合唱聲,從這種反應看出,香港大學已經赤化,龍應台難道不知道香港97 後已「解放」。早成了赤化後的「淪陷區」。此刻在港大的師生,如非富二代就是官二代,那些所謂「學生」「學者」習慣把毛澤東稱為「人民」,把黨當作「國家」,因此聽完演講紛紛在網上留言表示他們如何愛「黨和人民」,讓我在此隨便摘下一段網民的話來證明我所說不假:「龍應台本來希望到香港可以給香港朋友洗腦,沒有想到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真痛快!

     被中共放逐到海外的異議文人余杰,也痛恨龍應台,尤其向台獨組織靠攏後,為台獨份子揚聲,痛斥龍應台是「偽知識份子」,原因是龍應台曾被馬英九政府收編,策封為政府的文化部長,台獨份子對馬英九深惡痛絕,余杰為了討好台獨份子,自然對馬英九、龍應台等人仇大苦深。

     其實,龍應台早年為了證明她是中立、公平、公正的獨立知識份子,痛恨戒嚴時代的兩蔣政府,高調子,痛恨戒嚴時代的兩蔣政府,高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