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台北鄭弘儀的公開信

 

香港暢銷政論雜誌     -        「前哨月刊」傳來你以英文拼音Ya     Fang Cheng        寫的更正信。對我發表在該刊有關你的文章質疑,查問我揭露你「犬養家族史」的「台北朋友」是誰?又問:「前哨雜誌在刊登我文章時有沒有對內容進行查證?」因為:「鄭弘儀父親並沒有甚麼日本血統,更遑論甚麼日本姓名」然後批評我:「攻擊一名慈善的老人家就是不厚道。」

          大概前哨編輯對你的更正信反感,在覆信中質問你:「你是誰?你連個中文名字都不亮出來,如何證明你是鄭弘儀的親屬?鄭弘儀為何不親自回應?」

      我算了一下,Ya       Fung        Cheng這封更正信,只有五百四十四個字,全篇思路混亂,文筆拙劣,詞不達意。印證你在電台訪問蔡英文總統的說話方式,可以肯定這封更正信是出自你的手筆:你不敢用真名,只用了一個英文拼音的假名,難怪前哨編輯對你不滿而加以指斥。

          我之所以公開覆信,是因為更正信說:「曾打電話請聯合報聯絡李勇先生這個資深記者。聯合報確認沒有這個人,你們確定這個人的來路是正確的嗎?」於是你要求前哨「提出更正的報導,並且道歉!」

          前哨主編劉達文先生是我好友,三十多年前他從大陸來到香港,曾經看過我在當時的星島日報副刊發表的『金山客語』專欄,並知道我是四十一年前被聯合報派去香港做駐港特派員,事隔將近半個世紀,此刻聯合報已無人知道我,照猜想都是我的晚輩,即使當今聯合報掌權人王文彬,他是已去世的大老闆王惕吾先生的孫子,也應是我的孫輩,他此刻財大氣粗,當然不知道有一個當年為他祖父打拼,並把聯合報推上台灣銷路最大寶座的老記者,這是台北新聞界老一輩的人都知道的事實,你不知道我不怪你,因為,你連做我孫輩的資格也沒有。

          在此,我告訴你,向我揭發你家族秘史的台北朋友姓「鍾」,曾經是台北某報的老記者(可能是國民黨的新生報),他在更正信中寫:他根據你在節目中所說:「你們中國人在台灣慶祝抗日戰爭勝利,光復台灣有沒有想過我父親的感受?」於是他開始在網上「人肉搜索」你的背景,想揭開你身世之謎,結果在日本網站找到犬養毅個日本政客的家族史,並知道你那個「慈善」父親曾經為日皇效忠,做過日本兵。而日本鬼子佔領台灣時,曾經屠殺過四十萬的原住民及數十萬台灣的中國人。五十年來,日本人把台灣的中國人叫做「清國奴」極盡其欺凌壓榨之能事,有血性及民族性的台灣中國人對日本投降、光復台灣歡欣鼓舞。只有日本大和民族垂頭喪氣,既然你父親有不同的感受,必為日本人無疑。因此那個鍾姓朋友根據網上資料告訴我:你是日本人,而且與犬養毅家族有關。

          我接到這封信時也不相信你們是犬養家族的人,因為從外型看,你身型矮小,樣貌古怪,談吐粗俗,類似日本的「蝦夷族」(即日本國土的原住民)而犬養毅此人高大儒雅,是有教養的大和民族。因此誤把你們父子與「犬養」拉上關係。如今你來信更正,證明我當時的疑慮正確。假如你真的不是倭寇。我願在此向你鄭重道歉。不過,我希望你今後不要亂說話,讓人誤會你的族種。你雖其貌不揚,說話笨拙,但已經是台北的公眾人物,既然是「公眾人物」就應接受「公評」。這是成名致富的代價,也是給你當眾胡說八道的懲罰。

          最後我告訴你,你說:「你父親並沒有甚麼日本血統,更遑論甚麼日本姓名。」這樣說,台北的讀者鍾某來信揭露的的確傷害了你的父親。在此我向你道歉。不過,話說回來,造成這樣大的誤會,責任不在我與讀者,而在你這個「一言九鼎」的名嘴。因為你不承認日本向中華民國投降,也不承認中華民國光復台灣,並質問慶祝日本投降光復台灣的人有沒有想過你父親的感受。言下之意等於說你那「慈善」的父親為「日本投降」、「台灣光復」而痛苦。

          就我所知,日本投降,台灣光復,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不僅所有中國人高興,全世界反對日本侵華的人也高興,只有你父親痛苦,這樣說,你父親不是日本人是甚麼人?造成這樣大的誤會,不是你父親的錯,而是你那個口不擇言的嘴巴,請回家向你「慈善」的父親道歉吧!

              李勇覆信   8.2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