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子:楊振寧、李遠哲的人格與學格

台灣新竹的清華大學名人堂,為新文學運動的大將胡適先生樹銅像,同時樹銅像的還有兩個得諾貝爾獎的華人楊振寧與李遠哲,先不說楊巧奪李政道之名的惡行,就以李遠哲來說,此人得獎後的種種表現,使台灣社會各界惡評如潮。楊、李兩人憑什麼與胡適先生相提並論,這可能是清華大學校長陳力俊對他們瞭解不夠週延,也可能是楊李兩人深諳藏拙掩羞所得到的「虛榮」。

先說李遠哲此人,他基本教育是在台灣完成,到美國深造後得到更進一步的發展,如果台灣早年被中共「解放」,李遠哲必將與大陸上當時的五億愚民一樣,不可能受到好的教育。即使學術有些許成就,也必在中共統治下的反右、文革劫難中成為中共所定的「反動學術權威」罪名下遭到整肅,不可能擔任最高學術機構──中央研究院院長。

但李遠哲對他在台灣得受完整基礎教育不知感恩,當他得到諾獎後,居然偕楊振寧一同去朝拜禍害中國、聲言血洗台灣的魔頭毛澤東,他們兩人正襟危坐,在毛魔之前,一副誠惶誠恐的表情,向迫害逾百萬知識份子屠殺幾千萬人的毛賊唱讚歌,在海外華人社會留下極其惡劣的影響與十分可恥的回憶。

李遠哲得獎後回到台灣,國府當局對他禮遇備至,享受到至高無上的尊崇。按理,他應該利用他的學術地位,為台灣的文化教育事業作出一點貢獻,但他卻拿他學術地位為台灣若干無恥政客背書,他支持有台獨傾向的政棍,為他們站台助選,結果這些政棍,如非落選就是在上台後胡作非為,貪贓枉法,這證明了李遠哲無知人之明,更分不清好壞善惡。更令人詬病的是,李遠哲為陳水扁政權搞「教改」,結果為台灣的教育留下極為惡劣的效應,引起社會各界一片謾罵之聲。

李遠哲雖然不堪,但比起楊振寧還是好得太多,楊振寧此人在美國華人社會臭名昭著,後來攀附中共,更惹得網上大陸人一片惡評,而最令人不齒的是,他不知老之已至的「祖孫戀」,但見他拖著小他五十幾歲的大陸小女子招搖過市,與大陸的紅色政客黨棍打成一片,住入紅朝政權為他破例在北京清華大學校園內建造的豪宅,享受著枯骨紅顏的香豔生活,怡然自得。

上面所說的還是小節。更令人齒冷的是他在七十年代為毛共政權塗脂抹粉的惡行,當時中國大陸八億人口在毛共發起的「文革浩劫」中生不如死之際,他從美國回去中國大陸,投入中共懷抱,在中共誘導下遊山玩水,吃香喝辣,他漠視老百姓的苦難,不看大陸的山河破碎,為了回報中共對他的款待,他返回美國後,昧心為中共吹捧,把毛澤東形容成「英明偉大的舵手」,把文革描寫成「空前壯舉」。在無數次演講中,把海外華人知道的中國大陸動亂,民不聊生,形容為台灣的國民黨人造謠,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破壞醜化。楊振寧對毛澤東的吹捧幾近肉麻無恥,他強調毛語錄在民間所起的「神奇作用」,稱贊毛的「學識淵博」,對李政道研究「宇衡對稱理論」也有深刻的瞭解。他把北京清華大學在文革開始前發生的械鬥火拚,抄家殺人暴行,形容為「幾個學生在打架」,明明清華大學前的「清華園」牌樓被紅衛兵在破四舊中拆除,他也視若無睹。他瞪著眼睛說瞎話,甚至被後來覺悟後的紅衛兵指責,但楊振寧卻在全美各大學的演講中侃侃而談,得意忘形。

在一次演講中有人問他,他所推崇的中國大陸康樂富強,換了是國民黨政府統治是否可達成?楊振寧立即翻臉痛罵提問者,談話污衊台灣當時的經濟起飛是假象,並說那是靠台灣女人賣淫所獲致,毫無可取。

楊振寧在多場演講中攻擊國民黨,甚至禍延台灣,對台灣來的留學生明顯歧視,他在長島長溪大學執教時對台灣留學生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那種惡劣的態度,曾引發台灣留學生反感,這是眾所週知的事。七十年代的楊振寧意氣風發,左傾如狂,崇毛成痴,那種嘴臉最顯著是出現在毛澤東斃命之後的追悼會上,當時他在紐約曼哈頓的亨特學院大禮堂,為毛死所舉行的追悼會上嚎啕大哭,為毛死後中國何處去而吼叫,然後稱讚毛是中國富強的舵手,他引用大陸當時的崇毛標語說:「大海航行靠舵手」,「中國不能沒有毛澤東!」

楊振寧捧共貶中華民國的表現,最高潮是在一九八零年代卡特承認中共政權代表中共的荒唐歲月,這個「花生總統」為了掩蓋他的無能,想以承認中共代表中國來轉移焦點,而中共方面也希望藉此機會與美國「關係正常化」,因此海外一批媚共左傾學者,在中共暗示下,以楊振寧為首發起運動,共同發出聲明,刊登在美國有影響力的報紙上,指責美國政府不應承認已於一九四九年敗亡的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置擁有廣土眾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不顧,這份聲明導致卡特總統提前中斷與中華民國的邦交,並立即與中共建交。然後邀請中共當時的頭子鄧小平訪美,邀請楊振寧參加歡迎鄧小平的國宴,公開表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合法統治大陸的「國家」。

楊振寧渾然忘記,當年中華民國政府送他到美國深造的苦心。根據政府檔案:一九四五年,日寇侵佔中國大半壁江山,只剩下西南的四川、雲南,而在西南聯大畢業的楊振寧、李政道等人無法以留學生的名義出國,因為所有翻越駝峰的飛機都是軍機,老百姓沒有資格搭乘,政府為此把李政道、楊振寧掛上軍職,拿軍人證明,以軍人身份乘軍機飛過駝峰,直達印度,再從印度乘輪船到美國,開始他們在美國深造的求學路程。

如非國府當局重視人才,是不會在國家瀕臨危亡之際,還千方百計把他們送去國外。

楊振寧忘恩負義的表現,國府不但沒有計較,相反,蔣經國由於愛才心切,還透過他的恩師吳大獻請他到台灣參加吳大獻壽慶,蔣經國還特別召見他合拍照片,但楊振寧卻表現得不情不願,甚至向外公開說:國民黨對他有敵意,稱他為「楊匪振寧」,海外有人批評楊振寧,楊說:「那是國民黨在海外打擊他。」類似這種表現,海外華人看在眼裡,都不以為然,這就是紐約有人把他形容為美東四大不要臉之首的主要原
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