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中正非二二八元兇 歷史學家武之璋為蔣公辯冤白謗

 

                            

      武之璋《二二八的真相與謊言》新書發表會, 讀者開心與武之璋 ( 圖左 ) 合影

    電郵傳來一篇為蔣中正先生「辯冤白謗」的文章,是香港「擁蔣」組織————「泛藍聯盟」發表。文章一開頭就說:「我們眼看共匪、台獨醜化蔣公幾十年,用辭刻薄,心腸惡毒,我們泛藍都沒有一篇夠份量的文章為蔣公洗冤。 正在焦急之際,喜見網上武之璋先生所寫的文章,如獲至寶,立即轉發,廣為宣傳。貫徹「反共愛國」立場。

    武之璋先生,是台灣知名歷史學者。他在一篇給蔣公長孫蔣友柏的公開信中,對蔣友柏附和台獨份子發表否定蔣公的言論,加以闡釋,糾正蔣友柏為了生存討好台獨份子的發言。(與外省獨心態一樣)

    武之璋先生在文章中說,共產黨、民進黨一向認定蔣公是劊子手, 是獨裁者。但他基於對歷史的研究, 遍看一切醜化蔣公的文字,審視蔣公日記,再對照歷史真相,才對蔣公有正確認識,因此對蔣友柏發表「欺宗滅祖」的言論加以辯正。希望他不要為了自己生存利益而向邪惡妥協。

    武之璋先生從北伐、抗戰、剿匪不同階段加以闡述,然後細述國府遷台後蔣公堅守台灣,避過「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並以土地改革、發展經濟,使台灣人民在台灣安居樂業至今。共產黨反蔣是因為蔣對共產禍國殃民的暴行痛恨。最莫名其妙的是,在台灣的台獨份子居然站在皇民台獨立場,誣指蔣是「二二八元兇」,是「迫害台灣人的罪人」,這完全是信口雌黃,歪曲事實之言。

    二二八事件是發生在 1947 年台灣光復後的第 3 年,當時蔣公正在大陸對付叛亂奪權的共軍焦頭爛額之際,再加上黨內分裂困擾,不可能對台灣發生的暴亂有太多的關注,在現有資料中,他看到蔣公寫給當時台灣行政長官陳儀的手諭,上面明白寫出他對台灣二二八暴亂的指示:「台灣陳長官: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中正」

    台獨份子痛恨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與後來痛恨馬英九為首的國民黨如出一轍,因為他們是外省人為首的「支那畜」與「中國豬」。而參加台獨的若干外省人, 為了撇清外省人的「原罪」,也跟著皇民台獨後面大叫「蔣介石是二二八元兇」!

    這種說法首先出現在陳水扁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任內,他公開發表的演講,咬牙切齒說完這句話。次日就有暴徒火燒蔣公當年的陽明山行館,接著破壞蔣公銅像,醜化蔣公言論及主張,拆除中正紀念堂的聲音鋪天蓋地出現。

    而外省台獨份子段宜康,竟為了堅持他的台獨理念,討好台獨份子,公開在立法院厲聲質問馬英九總統當時任命的文化部長龍應台:「誰是二二八元兇?」龍應台不敢回應,遭到遠在瑞典的大陸民運份子茉莉女士非議,罵龍應台掩蓋蔣的「罪行」。而段宜康超越鄭南榕的表態,被民運份子視為「鐵證」。繼茉莉之後,聲稱被中共國安人酷刑打聾的文人余杰,避難逃來美國潛去台灣後,居然在他出版的著作中,瞪眼瞎說:「蔣介石兩手沾滿台灣人民的鮮血」、「二二八是大陸的六四屠殺的翻版」等妄語。

    這些自以為正義化身的「民運份子」,把皇民台獨的仇視外省人的言行當作「爭取民主」的標桿, 不但採信,而且變本加厲宣揚,其居心之惡毒,表現之無恥,令人髮指。

    台獨份子把保護台灣不被中共赤化的蔣公視為大敵,把他率領來台的國軍醜化成殘渣餘滓。這種只有共產黨編造的讕言,此刻竟成為林保華、曹長青、余杰、茉莉等人的「口頭禪」,使我對這些人的背景一直存疑,他們是不是中共苦肉計送到海外為共傳聲的「反間」?為什麼他們的口吻與中共醜化國府與蔣公完全一致?

    歷史學家武之璋先生,為了破解台獨份子不良居心,糾正中共方面編造的謊言,今年二二八公開他查出來的關鍵文件,一份蔣公在二二八時從大陸寫給台灣行政長官陳儀的「手諭」, 證明蔣公當年命令陳儀處理二二八暴亂事件的態度。

                   

                   蔣中正手諭,指示軍隊不的報復

      武之璋為了澄清事實真相,特別出版了一本「二二八真相與謊言」的新書,把這件公佈真相的文件刊出, 在電腦網絡上散佈,引起巨大的回響,終於封了極端台獨份子醜化蔣公的惡毒居心與散播謠言之口。

     武之璋先生接受新聞記者採訪時說:「獨派人士誣指蔣公是二二八元兇,而蔡英文政府還附和這種謊言說「要追查元兇蔣介石」,這是天大的笑話。現在蔣公處理二二八事件的每一份文件都已曝光,為什麼蔡英文不出面說明?

     武之璋說,二二八發生之初,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隱瞞局面,也隱瞞蔣介石,因為陳儀原本不希望國民政府出兵台灣。陳儀是很愛護台灣人,而且很相信當時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成員的台灣人領袖,也幾乎每天與台灣人的領袖談判,但台灣人領袖王添燈等人與陳儀談條件,是一直加碼提高條件到陳儀翻臉為止。陳儀這才要求蔣介石出兵台灣。

     武之璋說,由於當時全台已經淪陷,蔣介石基於維護國家領土完整的立場,所以派兵台灣。派兵之後,蔣介石也發出電報,要求注重軍紀,不得報復。但民進黨人士卻誣指,沒有這封電報。這是胡說八道。蔣介石當時以白紙黑字的「手諭」下令陳儀, 以及來台平亂的國軍部隊,不得報復,否則以抗命軍法論處。

     武之璋說,陳儀接到蔣介石的「不得報復」手諭電報後,陳儀擔心自己的威望不夠,下屬不聽命令,所以把蔣介石的手諭電報,撥交給許多下屬觀看,下屬親眼看了後也要簽字;就連最低軍階、有權利殺人的部隊連長與隊長,也都看過了蔣介石的手諭電報。陳儀憑藉蔣介石的威望, 命令下屬不得報復參與二二八事件的民眾。民進黨誣指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劊子手,是胡說八道。從手諭電報的直接證據,或其他間接證據來看,蔣介石不是劊子手。

     蔡英文任用中華民國的文化部長鄭麗君,是一個極端台獨份子,也是既無文化又無品格的女人。在今年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高調宣稱中正紀念堂必要轉型,紀念堂商店將停止販售有關蔣公的文件及文物,禁播「蔣公紀念歌」,貫徹台獨份子「去蔣化」、「去孫中山化」、「去中華民國化」。我相信她這種惡劣作為,必會遭到報應。讓我們看看鄭麗君這個台獨毒婦人將來的下場!我們堅信她必會為她的邪行付出代價。

     說到「報應」,台灣民間流傳不少有關「報應」的故事。且都曾有報章刊出:如陳水扁因貪腐入獄多年後,他的弟弟陳文狩於 2009 年 7 月曾經從台南到台北,特別拿香燭去中正紀念堂拜祭蔣公,請蔣公原諒他的哥哥陳水扁對蔣公的冒犯。

     再如高雄市長陳菊 2014 年 3 月14 日下令拆除高雄蔣銅像後中風,住院一個多月,所有參與拆除的人員, 均有精神分裂、家庭破碎、生意失敗、出車禍、發心臟病、尿酸洗腎、骨折、生不如死的報應。因此,陳菊在拆銅像後,全台拆蔣銅像的行動悄悄停了下來。現在「文化部長」鄭麗君又揚言要拆中正紀念堂,讓我們且看她將來的下場。

     台灣民俗專家張旭初在接受電視訪問時也說:「國父與蔣公銅像既有人膜拜,自然會有靈氣,報應自然會出現,雖然無法用科學來解釋,但自古到今都有這種現象,就如眾所周知的「關帝顯聖」一樣。

     撇開「報應」之說不談,蔣公在日本投降後光復台灣,1949 年大陸淪共後率六十萬大軍退守台灣,使台灣軍民避開了中共入侵,不至被中共「血洗」、「解放」,但付出的代價則是:一江山軍民二千餘人全部死在中共的槍砲之下,古寧頭大捷傷亡,金門馬祖浴血奮戰才保存下來,否則中共如攻下外島,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赤化台灣,那麼台灣就不會有今日的光景。台灣 2300萬人也不會有今日的日子可過,難道這不是蔣公保護台灣之功?

     執筆至此,在網上看 YouTube 有關台獨電台————「三立電視」的「新台灣加油」。今年二二八的節目主持人廖筱君一開口就宣佈台灣應全面拆除蔣公銅像,因為他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殺了不少台灣人,罪無可恕,但節目一開始,她先請歷史瞭解較多的外省人第二代名嘴楊實秋發言,楊儘管婉轉以中立口吻說,蔣雖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有錯,但他治台也有功勞,應該可以「功過相抵」。沒有想到他一說完, 同桌的另一外省台獨份子姚立明首先發難, 怒目突睛吼叫,否定「功過相抵」之說,情形就如當年為台獨理念自殺的鄭南榕一樣激動,只差沒有「自焚明志」。但主持節目的廖筱君小姐芳心大悅,姚也得意非常。

     接著參加節目的台獨元老陳永興醫師立即反唇相向,力指蔣罪無可恕,而殺害台灣人的加害者仍在政府做事,他們從不道歉。他對政府二二八向受害人的巨額補償仍不滿意,其態度之蠻橫,仇恨之深重,似永無化解餘地,接著在年金改革抗議中被沖撞毆打的外省台獨份子王定宇再加碼痛斥以蔣為首的國民黨,為了向台獨份子表忠,他堅決反對「功過相抵」之說,說到激動時,居然說中華民國政府是「外來政權」,他忘了他父親是隨國府來台的「難民」,也是「外來政權」的爪牙之一。

     参加節目的人多數是台獨份子, 他們全盤否定蔣中正先生治台之功, 更不提他在台灣實施土地改革成功, 提高教育質量的政策,當然不會感謝蔣公反共護台的功勞,他們認為台灣沒有被中共「解放」,不是蔣公的功勞。

     在言論自由的台灣,每一個人都有充分表達意見的自由,但台獨份子完全不接受不同意見的說法,他們一個個咬牙切齒、絕無妥協的餘地。

     看完這個節目,不免想到台南市長賴清德對日本人八田與一的崇拜。當八田與一銅像被斬首,他憤怒指責,下令警察人員組織專案小組偵查,很快抓到「兇手」。接著限期把銅像頭嵌回軀體,並寫信向日本政府道歉。對比之下,馬英九八年總統任內,面對拆除蔣公銅像不敢置一詞, 更不要說修復「缉兇」,令人感到馬英九的謹慎與懦弱。

     八田與一只不過為台灣做了一個水壩,就受到賴清德如此崇拜感恩, 而蔣公為台灣做了八個水壩,他的銅像卻被賴清德與台獨份子下令清除, 不知這是什麼標準?

     看來台獨份子的怨毒與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只有經過族群火併、流血、兩敗俱傷才能結束,難怪藍營名嘴唐慧琳女士會大聲疾呼說:「台灣還有未來嗎?」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