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要嚴辦親日媚共敗類

 

     台灣新竹市光復高中學生,去年12 月23 日舉辦校慶遊行,竟在校園內高舉納粹旗幟,並在以硬紙殼做的坦克車上行納粹舉手禮,事為以色列駐台辦事處及德國駐台北經文處人員發現,立即向國府抗議,蔡英文政府果斷命令教育部對該校懲處,指這種做法對猶太人不尊重,更是對德國人羞辱。該校校長及教務主任因此出面公開鞠躬道歉,該校長被迫辭職負責。

     蔡政府處理此事及時而妥當,可以說相當英明,但蔡總統卻忽略了此刻在台灣一群媚日頌共的人。他們公然高懸日本旗及共產黨五星旗,不但遊行而且還高叫日、共萬歲口號。

     當年日寇侵略中國,後來共產黨禍亂大陸,其製造的慘劇,千百倍於德國禍亂歐洲。受害的全是我們中國人及亞洲人。為什麼從不見政府當局出面懲處禁止。

     尤其是在台灣的皇民台獨,竟歌頌屠殺了一千萬軍民的日本獸兵,並說被日本皇軍強徵去軍中做慰安婦的中國女子是自願,甚至公然在教科書內讚揚殖民台灣的日本人。

     更不堪的是,以反共姿態從美國潛去台灣的民運人士曹長青、林保華、余杰等人,卻從口頭及文字迎合皇民台獨份子,在電視上公開說,日軍徵用慰安婦都付給報酬,並分三個不同等級發放,完全符合人道立場,這種胡言亂語公然以文字刊在台獨刊物上,政府當局視若無睹。

     民運人士這樣說,是為了賺台獨份子的錢去養家活口,還情有可原。而一群在政府任公職的官員及在傳媒工作的人竟公開胡說八道,沒有人敢干涉,這是什麼雙重標準?

     據說被台南人稱之為「神」的台南市長賴清德,甚至公然把台南「中山公園」內的國父塑像推倒,豎起日本警察坂井德章的塑像,並把公園改名為「德章公園」,而民運份子余杰到公園憑弔後,竟著文說:讓孫文的歸孫文,讓德章的歸德章」,這些文字竟由「中國時報出版社」為他出專書,雖然沒有銷路,但卻令人反感。

     蔡英文總統應該命令教育部、文化部官員出面干預,不讓這種罪行在台灣社會出現,蔡總統為什麼不下令把那些胡說八道的民運人士驅逐出境,為什麼不下令台獨刊物拒發稿酬給林、曹、余等媚日捧獨的無恥文人。

     此外,中共盤踞中國大陸67 年來,曾經以種種政治運動及倒行逆施屠殺了8000 萬我善良同胞,餓死4500 萬可憐老百姓,其罪行甚於德國納粹及日本皇軍千百倍,而蔡政府卻容忍大陸來的不知名女子及本土狂熱親共的左傾人士在台北市地標101大樓前高舉多幅五星旗耀揚威,並高叫「人民解放軍」殺到台北,消滅一切反動份子,然後公然毆打被中共迫害而反抗的法輪功學員,甚至聲嘶力竭的高叫:「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而站在一旁的警察人員不但不上前制止,有人報警,警察居然說,這是他們的自由,我們奉命不加干涉,這又是什麼「懲處」標準?

      日寇與共產黨人都是禍害中國的群體,也是此刻危及台灣的群體,但台灣卻有人公開讚揚日寇、共產,明目張膽的為寇、共宣揚,使台灣落入無政府狀態。請問蔡總統,你怎麼可以容忍他們在安和樂利的台灣社會公開為非作歹?

      最顯著的例子是,被疑為倭寇的電視台名人鄭弘儀,公開在電視節目上,責備為國犧牲的國軍抗日不當,因為他父親當年是忠於日本的皇軍:「你們慶祝日本投降,慶祝台灣光復後,有沒有想過我父親的感受。」(怎麼說得出這樣混話?)

     台北方面盛傳,原名「犬養弘儀」的鄭弘儀,是一個冒充台灣閩南人的「大和民族」,他先加入國民黨,並因此進入國民黨辦的「新生報」做記者,學會採訪寫作技巧,便棄報投入綠色電視台,主持吹捧日本,主張日本再殖民台灣的政論節目,從此聲名大噪,名利兼收,得意忘形之下,公然大罵中華民國政府,並以粗言蘭語詬罵國家領導人,作為中華民國十四人總統的蔡英文,,豈可容忍這種比歌頌納粹更為惡劣的倭寇禍亂台灣?

      蔡總統儀表端莊,是漢人血統中最純的客家人,她祖籍金門,入籍屏東枋山鄉楓港。(祖公是清朝一品武官蔡攀龍,曾剿滅在台灣做亂的林爽被封),應有深刻的中原意識,豈可台獨皇民及來自大陸被中共放逐的所謂「異議份子」在台灣挑撥離間,製造族群對立,藍綠矛盾,動搖社會人心,陷台灣於被中共武統的危機中。

     蔡總統掌控台灣軍情局、調查局及國安會,裡面有卓越的情報人才,對中共滲透台灣的狀況十分清楚,應該命令專門人員深入調查這些自稱被共產黨迫害的人為什麼會如此痛恨推翻帝制、創建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詆毀保護台灣使台灣2300 萬人免於赤禍,得以安居樂業,並享受自由、民主、人權生活。避開來自大陸的「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的先總統蔣中正先生。

     蔡總統畢業於台灣大學法律系,來美深造後取得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士,然後轉去倫敦政經學院取得法學博士學位,天資聰慧,學貫中西,深知對岸共產制度可怕,也知道派到海外及香港台灣的潛伏特務厲害,豈有不知道台灣沒有分裂內亂的本錢,島內兩千三百萬人團結合作對抗外患,尚且力有不逮,如果一旦因對抗、敵視而內訌,自然給中共有可乘之機,因此在台灣內部應嚴防當年沒有撤去日本、冒充台灣人留在島上興風作亂的日本浪人及餘孽,更應該注意背景不明、行為乖張,製造台灣動亂的大陸來的異議份子,查明他們是否三國演義中東吳「反間」黃蓋?這樣下去,台灣必可自保,有朝一日還可能問鼎中原,取替那個殘害中國的無產階級專制政權!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