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 四大不要臉」之首 楊振寧

 

 北美出版的「世界周刊」,不久前刊載中共官方喉舌「中國新聞周刊」訪問楊振寧談論上世紀70年代他投共回大陸與毛周及各級共幹互動的往事。九十四歲的楊振寧不會放過他從李政道處巧取諾貝爾獎的光環。他津津樂道毛周接見他的經過,並表示他受到共產黨重視的恩寵,洋洋自得,非常興奮。

          但從那些年代過來的人都記得:70年代楊振寧、何炳棣、趙浩生、王浩這四個人,被美東華人形容為「美東四大不要臉」的往事,只有「世界周刊」那些閉塞無知的編務人員把「中國新聞周刊」所刊的文章當作「瑰寶」轉載,還以為讀者有興趣。真是孤陋寡聞得可以。

          好在多年前,我曾經把楊振寧種種左傾親共表現寫了一萬多字的長文,刊載香港、台灣及美國的華文刊物上,把楊振寧的種種表現讓讀者知道,最後這篇文章還出現香港出版的一本「名人的汙點」書上。

          1971年,中共通過非洲國家的支持混入聯合國,把聯合國四個創始會員國的中華民國排除在外。從此中共在國際上亮相,誘使海外部份知識份子對中共產生幻想,完全忘記當時中國大陸在文化大革命破壞下,全國亂成一片,雖然當時中國大陸遍地瘡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但由於鐵幕低垂,真相不明,西方國家的朝野人士對毛共的倒行逆施一無所知,相反都相信毛說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進入聯合國後,中共政權有了國際地位,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受挫,於是來自台灣的留學生,有很大部分由於趨炎附勢心態作祟,紛紛藉著「保衛釣魚台」的運動向左傾斜。他們痛恨國民黨「護土不力,軟弱無能」,而中共既有核彈又有衛星,人民生活在「鶯哥燕舞」的「世外桃源」中,既幸福又快樂,再加上擁有學術桂冠的楊振寧多次進入中國大陸,回去之後吹噓中共統治下,大陸此刻已成為「人間天堂」、「世外桃源」。

          現在回顧楊振寧當年發表的文章及演講,證明楊所說的是一派荒唐言,尤其他在追悼毛死的大會上嚎啕大哭,吼叫:「沒有毛主席,我們怎麼辦?」使得台灣來的留學生及美國學術界的名流費正清、孔榮傑等人,紛紛進入大陸為毛共吹捧,成為70年代的時髦風潮。至於發生在大陸的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使逾億中國人的慘死實況,被形容為「美帝」、「國民黨反動派」造謠,是西方對「中國」的惡毒攻擊。

          但現在的楊振寧卻解釋說;他沒有新聞記者的經驗,所以弄不清楚當時的情況,說了許多歌頌當時共產黨的話。但是楊振寧忘記,他在見完毛之後回到紐約,曾向記者說,他見到毛的時候,發現毛對現代物理學有研究,毛對楊振寧不懂的物理學難題也很清楚,可見毛多偉大!楊這樣說,與他是不是新聞記者有關嗎?顯然這是他存心拍毛的馬屁。這樣的知識份子,何等可恥,難怪美東華人把他列入「四大不要臉」之首,但國人仍攝於他「欺世盜名」得來的諾貝爾獎光環,繼續對他吹捧不遺餘力。大陸「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黃衛及宋春丹對楊吹捧,是因為他們生活在新聞資訊不自由的中國大陸,情有可原,但「世界周刊」的編輯,生活在台灣與美國的自由環境中,不受新聞封鎖影響,居然也對楊振寧此人敗行無知,高調吹捧讚揚楊振寧,使讀者對他們的文章產生質疑。

 

       其實,70年代楊振寧去大陸多次並非不知道大陸人民生活困難,但他卻向外國記者一再宣稱:「大陸人民豐衣足食,富強不遜色於美國。」有文章說楊振寧,某次回去父母家向他父母吹捧大陸種種「成就」,認為共產黨「改善」了貧窮落後的人民生活,想不到楊振寧的母親在旁冷冷的說了一句:「甚麼「成就」、「改善」,我去菜市場買一塊豆腐,就排了兩個小時的隊。」

          中共對楊振寧效忠十分滿意,為了酬謝他,除了在清華大學送他一棟豪宅,還代表上帝把年幼美女翁帆當成禮物送給他同渡多姿多采的晚年。這是共產黨對楊的酬謝,既令人羨慕也使人反感。因此大陸電腦網路上出現不少罵楊振寧無恥的人。這證明了美東華人形容楊是「四大不要臉」之首,並非刻薄之語,就連大陸網民也人同此心虚!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