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深究台灣的皇民血統

 

自從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後,意氣風發,不再隱瞞他們在日本統治台灣時的「皇民血統」,大家才知道他的日本姓名叫「青山文哲」。另一個自承「皇民血統」的台灣電視節目主持人鄭弘儀 ,更為狂妄,他公開否定日本向中國人投降的事實,反對台灣慶祝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年。他說,這樣做傷害了他作為日本人的感情。深究柯文哲與鄭弘儀兩人的背景,發現台灣的皇民血統分成兩大類。其中一類是台灣漢人為了活命,被日本收編成全家說日語的「國語家庭」。正如柯文哲母親說的:「你們中國人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我們為了生存,只好接受日本人的命令,改用日本名字,這是你們中國人的錯,不是我們的錯!」

柯文哲母親說得對,那是滿清年代中國人的錯,但不是現在台灣外省人與大陸中國人的錯。在滿清異族統治下,大陸的中國人也是受難人,直到國父孫中山先生把滿清推翻,才結束漢人的災難。那是中國人或者是漢人的「宿命」,誰也怪不到誰,說得具體一點,都是一群可憐蟲!要錯,那也是滿州人的錯!

最可惡的是一批殘留在台灣的真正日本人,也就是日本皇軍與大和民族血統的人,他們改用中國姓,學會說中國話-閩南語或北京話,冒充台灣人在台灣胡作非為,鄭弘儀就是這種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所以至今他還隱瞞他的日本姓氏。

柯文哲雖用日本姓名「青山文哲」,但他真正的血統是福建人,也就是閩南人。而另一個以皇民為榮的前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他的日本姓氏是「岩里正男」,但他本身卻是真正的客家人,是南宋敗亡後逃到福建落地生根的河南開封人,是真正的漢人,只是日本統治台灣後為了生存不得不向日本歸宗的漢民,說來也是無可奈何。

像鄭弘儀這種皇民,倒是真正的日本血統。當年日本侵華戰敗後,在大陸有六十幾萬日本人不願回日本,他們有的改用中國姓氏,說中國話,穿中國服裝,有中國人身份。年紀小的日本人則由中國人收養,隱瞞了日本人身份、血統。這種情形在台灣也一樣,據說,日本人戰敗撤回日本時,也有十幾萬日本人改中國姓氏留在台灣,冒充台灣閩南人或客家人,有些在台灣混得不錯,有的則仍保持日本浪人的傳統,在台灣社會胡作非為。

鄭弘儀雖隱瞞他的日本姓氏,但他的確是日本人,因此對中國人有刻骨銘心的仇恨,抓到機會就報復。鄭弘儀的朋友公開說:鄭弘儀以日本血統為榮,並說他從一個月入幾千元的小記者,混到今日擁有億萬身家的名人,完全得力於他的日本血統,因為中國人愚昧、貪婪、一無可取。就因為有這種優越感,所以他一開口就罵不做皇民的台灣人是「中國豬」、「支那畜」。國民黨的洪秀柱出來競選總統,他們說洪秀柱為「支那婆」,因為日本人從來都把中國稱為「支那」。他們罵中國人時都說:「你們支那人真可恥」,甚至用日本語罵支那人「八加也魯」(馬路野郎)。

近二百年來,中國人先被滿州人凌虐統治,後被馬列徒眾凌虐殺害,受盡屈辱殘害,日本人也趁此加入凌虐的中國人的行列。

大陸潛台的所謂「異議人士」余杰在吹捧日本人坂井德章不肯在台灣光復後做中國官時曾說「中國人貪婪所以不願做中國官」,但他為了生存仍還是改用中國姓,自稱湯德章。台南市長賴清德的外型俊俏,很像日本影片「白色巨塔」中演醫生的日本人。台南人都說他是日本人,因為中國人樣貌猥褻,不會這樣漂亮。基於這個原因,賴清德痛恨孫中山、蔣中正,把台南市的「中山公園」改為「德章公園」,紀念228時被槍斃的日本人坂井德章。聽說,賴清德此刻正加緊學日本語,方便將來回日本認祖歸宗。

難怪賴清德曾說,他看到孫中山銅像及上面所寫的「天下為公」四個字就內心淌血。這就是留在台灣的日本人搗毀孫、蔣銅像,並在銅像上噴漆,並把銅像破成多段的原因。因此,我勸賴清德,回去你的祖國
吧。不要再在中國土地上胡作非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