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台灣統獨之爭的分析

中國大陸追求自由民主﹐反對中共專政的民主人士﹐對台灣最大的誤解是﹕把有台獨傾向的人全當作是追求民主的精英﹐他們忽略了政客操弄台獨的作用。

當然﹐在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地方﹐不應該排斥有異議思想﹐不論共產思維或台獨傾向都有其存在的意義﹐每個人的想法都應尊重﹐政府無權干預﹐因為這是思想自由。目前﹐台灣已真正到達絕對自由的境界。因此﹐ 有人掛共產黨的五星紅旗﹐在商店住戶內供奉中共「國父」毛澤東的遺像﹐有人甚至舉起五星旗從南到北﹐從北到南遊行﹐不但沒有人敢反對、阻止﹐甚至每到一地,警察人員為了他們的人身安全,還要出動人員保護他們。

另一方面﹐有台獨思想的人可以成立社團、公開活動﹐發表獨立建國的言論﹐詬罵兩蔣專制﹐痛斥政府表現﹐甚至叫外省人「中國豬」﹐高叫「外省人」滾回大陸。當阿扁因貪腐被司法追究﹐他們也可以瞪著眼睛瞎說那是「政治迫害」,是「國共聯手追殺阿扁」。

有台獨傾向的人在台灣不止是民進黨為首的綠色群眾﹐即使國民黨為首的藍色群眾也不例外﹐因為台灣二千三百萬人都不願意過共產黨統治下的生活﹐誰也不願意在共產制度下與中國大陸達成統一﹐因為共產黨在大陸六十年的表現太可怕。

既然台灣二千三百萬人都有獨立傾向﹐為什麽還會有統獨之爭?問題出在台獨中有相當大部份的極端份子﹐也就是一般人所說「台獨基教義派」﹐他們不承認是中國人﹐更不是炎黃子孫﹐也不是漢人﹐而是有日本、荷蘭與當地高山平埔族血統的台灣人﹐與中國及中華民族毫無關連。

基本教義派的台獨份子親日﹐反華﹐拒共、恨國民黨、仇外省人﹐只要有動亂發生﹐他們便立即走上街頭砍殺外省人﹐衝入政府機構及軍營﹐搶奪槍械﹐劫掠政府及外省人財物﹐一切就如二二八事件翻版。不少外省人在阿扁當政期間曾被偏狹的台獨份子公然歧視﹐仇視。我本人就曾在乘搭公共汽車、計程車時被有極端台獨傾向司機羞辱。這些人豈止要求民主而已﹐他們只是打著要求民主的旗號,展開他們極端仇恨行動。

其實所謂統獨之爭﹐只是政治鬥爭衝突﹐省籍矛盾、族群分裂。導致這種衝突是極端台獨份子對外省人仇視所致。他們認爲外省人應負二二八原罪﹐因為二二八事件是以國民黨為首的外省人迫害台灣人的血債﹐並編出許多似是而非的理由來證明他們排外正確﹐甚至到了今日百無禁忌的台灣﹐這種怨仇繼續在政客煽動下日益激烈﹐外省人在台灣均深有體會。於是有台獨傾向的人口出惡言﹐甚至以信件、電話去騷擾、恐嚇具有代表性的外省人﹐罵他們是「中國豬」﹐「滾回大陸去」、並揚言要殺害他們全家﹐這些遭到羞辱、恐嚇的外省人﹐很容易因這些偏激台獨份子的刺激而把中共當作可以依靠信賴的力量﹐因為中共也對台獨深惡痛絕。再加上藍營中人發現﹐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某些所謂民運人士﹐以反共姿態投入台獨懷抱﹐無中生有的對他們攻擊﹐因此放下反共思維﹐並相信可以「聯共制台獨」﹐中共對這種轉變﹐當然高興﹐於是向他們展開懷柔的笑臉。

其實台獨人士從來不反共﹐早年甚至親共﹐並一度幻想聯共推翻國民黨﹐他們甚至把一切反共力量視為國民黨打擊,生活在海外的僑胞都有此體會。

現在﹐由於中共敵視台獨﹐台獨份子以為拉攏大陸來的反共民運人士是對抗中共的最佳方法﹐他們不知道﹐那些所謂反共民運人士其實是別有居心﹐他們打著綠旗反綠旗﹐目的是想製造台灣社會動亂﹐刺激台獨份子﹐唆使他們以激進方式對付藍營中人﹐使他們產生逆反心理﹐最後傚法吳三桂引赤軍入台﹐造成他們「寧為玉碎 不為瓦全」的心態。極端台獨份子把他們的惡行當作追求民主的手段﹐為了民主必需要外省人為「原罪」低頭﹐對兩蔣當年反共保衛台灣的種種作為形容是「白色恐怖」﹐他們不知道﹐若非「白色恐怖」﹐中共的紅色恐怖早就把台灣「解放」﹐意氣風發的台獨份子絕不可能活到今日還神氣活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