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馬英九為何悼念老保釣?

 

  四十年前(一九七六年)的二月十二日,筆者與三位聯合報編輯部同仁:王潛石、劉宗周、蕭潔,從香港、台北調來美國,配合留在美國的馬克任、王景弘,創辦「世界日報」,經歷無數艱辛,飽受左傾及台獨人士打擊、黑社會騷擾,終於從眾多華文報紙中脫穎而出,把「世界日報」辦成北美華文一份大報。而今,報慶剛過,當年創報老人凋謝離散,盛況不再,只剩下負責業務的王惕老的前女婿李厚維獨領風騷,領取「王三世」 70年代美國台灣留學生中,有一部份打著「保衛釣魚台」的紅旗,發起一場向台北國府抗議,向毛共崇拜的運動。他們罵國府護土不力,喪權辱國,寄望於自吹已「自立於強國之林」的中共政權。在許多「老保釣」中,最突出的一個就是台灣本省籍的留學生林孝信。

            林孝信去年12月26日在台灣南部去世,享壽72歲。於是從台灣到大陸,從右派到左派,都有人出來表揚他為「保釣」放棄攻讀博士學位的犧牲,並對國府當年把他列入不准回台灣的黑名單中表示不滿,因為他是一個如此「愛國」的台灣本省人。   最不可思議的是,曾經以留學生身份在70年代參加過保釣活動的馬英九,竟在即將卸任前出席喪禮,並向他頒發「褒揚令」,表揚他「一生對社會、國家的貢獻」!

        對保釣份子在美國掀起的風潮,我不想表示意見,我只是想     :           當時中國大陸還在慘無人道的文革浩劫中,舉世皆知中國文化人的悲慘遭遇,而大陸上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都在毛共整肅下轉輾哀吟,生不如死,為什麼那些為了「愛國」而「保釣」的人對此不置一詞,相反卻一頭栽倒在罪魁禍首的毛共懷抱之中,跟著他們宣傳機器後面誓言「一定要解放台灣」?

此刻,那些被形容為「愛國」的「老保釣」,一個個老的老、死的死,活下來的不是回台灣養老,就是留在「美帝」的國土上安享晚年。請問:他們對國家、民族有甚麼貢獻?         他們愛的是甚麼國?悼念他的人為甚麼不對被文革中冤死的二千萬同胞說一句公道話,相反「撥亂反正」的共產黨人鄧小平卻在檢討時坦承說了一句:「文革使中國瀕臨亡黨亡國的危機。」為什麼那些老保釣仍擇錯固執。

      林孝信就是那批當年親共反國府的最積極的左傾份子。因此,我對他的死沒有任何感覺,對馬英九及一切悼念婉惜他的人反感。因為悼念他是顛覆了人類的良知,破壞了社會上對是非善惡的判斷力,而這些老保釣不能用當年誤入歧途當作藉口,因為他們七零年代的惡行,影響太大,罪無可恕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