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馬英九不必取悅所有人

美國知名喜劇演員比爾. 寇斯比(Bill Cosby)說過一句話:「我不知道成功的祕訣,不過我可以確定失敗的原因是:你想取悅所有的人。」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年以高票當選後,就有過想取悅所有的人的念頭,因為他要做「全民領袖」,盼望得到全民讚頌,結果適得其反,兩任下來,民望下跌,民調低到百分之九,黨內外一片撻伐之聲,使馬英九因此憔悴難看,這固然是民主國家的常態,但對求好心切,溫讓恭謙的馬英九是無法忍受的打擊。馬英九上台後,對內想討好有台獨傾向的民進黨,高調宣稱台獨是台灣人民的選項,對綠營民進黨執政時的施政表現不敢隨便變更。

對民進黨任用的官員也不敢更動。理由是尊重舊制。為了不願得罪對岸的中共政權,放下他早年否定中共的論點,處處向中共示弱,當中共派來台灣比賽的球類活動,他不准觀眾帶國旗入內揮舞,球場周邊國旗一律卸下,甚至中共官員到台所經之處,一律不准懸掛國旗,以免中共幹部尷尬。

由於對中共派來台灣的人員「尊重」,甚至澤及海外親共的左派份子,除了容許他們入境,還早年列入黑名單的親共人士在台灣活動,甚至對問題人物推崇頒獎表揚,吹捧他們對中國文學的貢獻,最知名的是,在美國以親共馳名的女作家聶華苓-讓她堂堂皇皇進入總統府,接受馬英九表揚,並頒給她最高榮譽獎章。眾所週知,聶華苓早年跟她的美國丈夫安格爾,精心翻譯毛澤東詩詞,並結集出書,在歐美各地吹捧毛是世界最偉大的詩人,這種過渡的吹捧,曾經左傾已去世的歷史學者唐德剛批評,唐說,毛的詩詞只是高中學生程度,登不了大雅之堂,更說不上偉大。

馬英九留學美國,在哈佛大學讀書時,就對聶華苓種種表現知曉,曾經在他辦的「波士頓通訊」中有所論及,對左傾份子撻伐時,曾把八個左傾知識份子的劣行列舉,寫了一篇「八駿圖」的文章。

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時,取消對海外反共愛國僑團的一切支持,首先被切割的是「反共愛國聯盟」,後來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最早是大紐約地區華埠老僑倡議成立,目的是抵制中共主張的和平統一統戰,因為中共想把台灣、香港的中國人都納入他們的紅色制度下達成所謂的中國統一。

紐約大同盟主張中國應統一在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制度下,這種構想引起當時的蔣經國總統注意,台北方面響應,在國民黨資助下,台北大同盟因此跟著成立,蔣經國並指示僑委會與國民黨海工會除全力支持紐約大同盟,並主張在北美各地華人聚居的十八個地區成立十八個大同盟,籍此對抗中共「和平統一」的統戰攻勢。

李登輝上台執政後,不但取銷一切支持,且與大同盟切割,台灣的大同盟只好變更為社會團體向內政部申請登記,從此與黨脫鉤,每年舉行的年會,台北既不補貼會費,也不派人員參加。

令人意外的是,陳水扁執政時,紐約大同盟在二零零五年( 民國九十四年)舉行第十二屆年會,主張台獨的陳水扁居然大力支持,除了題詞致賀,並命當時僑委會委員長張富美女士送來四千美元當作年會經費,陳水扁在台獨份子環伺下的表現可圈可點。對比從前李登輝後來馬英九的退縮、謹慎,陳水扁算是相當有魄力。

馬英九上台之時,為了堵名筆的言論,他經常打電話向「文化流氓」李敖「請教」,並破格任用抨擊「白色恐怖」的「文化明星」龍應台為文化部長,委派她為朝廷二品大官。馬英九把上述男女名筆安撫下來後,以為萬事太平,她不知道,台灣開放真正民主自由之後,名筆名嘴紛紛崛起,一大群牙尖嘴利,氣沖牛斗的人蜂擁現身,他們文筆詞鋒犀利,超過李、龍、柏楊等人,使馬英九無力招架,只好誠惶誠恐的面對台灣二千三百萬台灣人,辛辛苦苦謹慎的挨過八年總統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