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臥板嘗麥為健康

越王勾踐當年「臥薪嚐膽」,食盡苦頭,目的是為了復國。今日,我「臥板嚐麥」,食盡苦頭,並沒有什麼復國的志向,只是為了健康,使自己活得無病無痛、行動自如。

說到「臥板嚐麥」,不免感慨良多。回想兩年前,年齡剛過六十五,例行健康檢查,心想自己渾身上下一點也沒有老態,每頓吃兩大碗白米飯,面對佳餚狼吞虎咽;跳起「國標舞」,兩、三個小時不累;與老婆吵架,中氣十足,與朋友聚會健談滔滔,秉筆論政,千言不倦。

但是,健康檢查之後,家庭醫師告知要驗尿驗血,不但要照X光,還要做超音波測試,接著又要做頸部大動脈超音波測試。折騰一番之後,報告結果出來,家庭醫師面色凝重告知:「你的情況嚴重,目前已知你的血糖高昇已到糖尿病的底線,且已有超過的跡象。換句話說,你已得了糖尿病,要立即治療,否則,一切心血管的毛病便會接踵而來,而且每一個毛病都可以在傾刻之間奪去你的生命。」

家庭醫師又說:「由於糖尿病影響,你已有右頸大動脈血管栓塞的跡象,且已達到百分之六十與八十之間,如果不控制,可能腦充血,也可能引發心臟病。這種情形下,稍不注意,命在旦夕。而最可怕的是血壓太高會導致中風而半身不遂,形同殘廢,不可不慎。」於是醫師建議我把MRA的檢測報告帶給心臟專科醫師,看他有什麼意見。於是我轉去看一個年紀八十歲的老心臟科醫師。醫師看完報告說,我的血管問題是因糖尿病引起,因此除了戒口慎吃,還要經常保持運動,每天至少要有半個小時的步行或半個小時游泳,否則,動脈硬化超過百分之八十,就得立即開刀動手術。他建議我即日起每日吃一顆阿司匹林。

聽完老醫師的說話,頗有「大限臨頭」的惶然。家庭醫師看出我的緊張,接著告訴我,他替我安排去見醫院的營養師,叫我先從食物控制著手,然後開方處了一種保護腎的藥給我,每天吃一粒,使糖尿病不致影響腎功能。

營養師似乎也很慎重地告訴我:中國人得了糖尿病,首先要做的是戒飯,不要吃精製的白米飯,因為白飯下肚後,兩個小時便轉變成糖份,對糖尿病患有相當可怕的後果。因此建議我改吃糙米(Brown Rice),不要吃白麵包,改吃全麥的黑麵包,定時定量。

營養師說,不要吃糖份高的食物,甚至甜味高的水果也要控制。西瓜吃一個拳頭大小的份量,香蕉一次吃半根,梨子吃半個。營養師又說:根據驗血結果證明,我不但血糖高,膽固醇也不好,壞的膽固醇超過130,好的膽固醇不足。因此食物中膽固醇高的不要碰,最好多吃蔬菜、飲脫脂牛奶,魚肉、雞肉可以吃,紅肉應該戒除,豬扒、牛扒不可吃。

就在遵照醫師囑咐展開「新生活」不久,突然坐骨神經發炎,兩股及兩腿麻痛不止。不但無法跳國標舞,甚至行走也困難。於是家庭醫師又推薦我去看骨科醫師,去之前先做一次MRA掃描,發現問題出在第四、第五管脊椎骨節處。

骨科醫師看了MRA掃描圖片,決定分六個星期為我打三針類固醇。果然,三針下去,疼痛舒緩,行走運動已不再疼痛。骨科醫師建議,今後要睡硬板床,每天早晚躺在地板上做挺身上下的腰部運動半個小時,一直做下去不要停止。

從此以後,我戒飯戒肉、少糖少鹽,早上起來喝脫脂牛奶煮麥片,吃塗花生醬的全麥麵包,當作早餐;午餐晚餐則多吃蔬菜,吃蛋不吃蛋黃,減少吃牛肉、豬肉,只吃魚肉及脫皮雞肉。如此「臥板嚐麥」半年後,醫師檢驗,情況有所好轉,血壓、血糖正常,血管硬化跡象減緩。但醫師吩咐,這種預防應繼續下去,不可改變,否則仍有危險。看來,為了健康,只好「臥板嚐麥」終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