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李敖說學運的學生是狼

台灣的318 學運鬧得轟轟烈烈,海內外評論紛陳,名嘴爭相發言,名筆喋喋不休,只有台灣的文化流氓李敖噤聲。正在疑惑之際,有朋友在網上傳來李敖接受台灣一份小報──「導報」的訪問稿,他對台灣學運也有批評。在訪問中,李敖把馬英九調侃了一番,他說:「台灣學運證明了台灣的民主是假,證明了台灣選出馬英九做偽總統是錯誤的!」

李敖站在共產黨立場向藍綠左右開弓,馬英九被罵,理所當然,在民主台灣,馬英九注定了被罵的命運,沒有人在意,最令綠色傳媒難堪的是,世代交替的接班人──林飛帆,陳為廷,洪崇晏等三人被李敖辱罵,李敖說他們是渾蛋,因為「壞蛋不可怕,渾蛋最堪憂。」

李敖向「導報」的記者說,「壞蛋很多是聰明人, 渾蛋是笨蛋居多!」又說:「他們對台灣的定位不清,搞不懂台灣的將來位置在哪,搞錯了台灣與大陸的關係,台灣學運領袖的底牌,竟然是一邊一國的兩國論,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老幾?因為他們在搞台獨。」

李敖接著說,「他們的台獨祖師爺李登輝、陳水扁前後忙了二十年要的不就是這個嗎?這群年輕人的見解,根本沒有超過民進黨那些人的水平,很可惜,這也是最嚴重的一點……你看,以前的五四運動,學生都是走在群眾前面,他們的思想和見解,是走在政治人物前面的,可是台灣這些學生水平太低,整個運動蛇頭蛇尾。」

一貫吹捧共產黨的李敖,不怕有人指責,也相信有人敢非議他,因此他對學生退場另有看法。他說:「那是美國與民進黨翻臉了,本來美國隔山觀虎鬥,可這些學生搞出兩國論,這還得了,民進黨受不了,因此勸告學生退場。」

李敖說,美國派五個要員出來說話挺馬,不是金溥聰的功勞,而是學生的兩國論踩到美國底線。美國就給民進黨的駐美代表施壓,壓力傳到台北,民進黨受不了,因此勸告學生退場。這與王金平無關。王金平只是善於看風向,其實是「收割派」或「鐮刀派」。

李敖認為,北京給了華盛頓壓力,華盛頓又給了民進黨壓力,而馬英九最終只好接受學生要求,那是馬英九「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敖評價馬英九在學運中的作為說,馬英九不是普通笨,而是反常的笨,如果他能夠採取強硬政策,在學生佔領立法院第一天就讓警察趕走,哪會有後面的亂局。

「導報」記者向李敖說:有人說,在立法院動用警察權,是王金平的權限,馬英九不方便插手。李敖答覆說:如果是立委開會,沒有立法院長同意,警察是不能進入立法院抓人的,因為警察是用來保護立委的,可學生不是,而是非法佔領立法院,政府抓強盜還需要立法院長同意嗎?為什麼學生佔領行政院可以驅逐,佔領立法院就不行呢?」

李敖最後說:民進黨把學生引進立法院來搗亂,這叫「引狼入室」,可「狼」不是好玩的,對民進黨來說也是後患無窮,在台北的學生亂搞沒吃到苦頭,反而嚐到甜頭,你看現在民進黨執政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引爭議,學生要圍攻賴清德了。民進黨人一向對李敖崇拜,原因是,李敖跟他們一樣,不認同中華民國,痛恨國民黨,對保護台灣使他們不被「解放」,不被「共產」的先總統蔣公恨之入骨,在這方面是同路人,但民進黨人顯然恐懼共產黨,而李敖則自認是共產黨同路人,基於共產黨人此刻反對台獨,李敖也對台獨口誅筆伐,但民進黨不敢批評李敖,也不敢得罪李敖,他們曾經說,「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

現在李敖對學運批判,對民進黨不滿,對曾經給她二百萬元的王金平也有微詞,再加上此次學運使民進黨的聲望下跌,由此可見,大多數台灣人對發起學運的「綠衛兵」打砸搶不滿,看來,今年的選舉,民進黨不可能佔到好處,說不定又再敗給藍營,此番政治盤算,民進黨是輸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