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從成思危到成舍我家族

 

好友阿修伯先生來信,對民國期間的「報業大亨」成舍我先生有很高評價。內容離不開國府對他的限制,但他仍在新聞教育與報業上成就斐然,他的子女繼承他的事業也聲名遠播。

收到阿修伯來信不久,七月中旬在報上看到成舍我先生的長公子成思危病逝北京的消息,不禁黯然良久。成思危在中國大陸是中共高幹, 毛死之後, 被平反重用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位高權重,又是大陸經濟領域的「中國風險投資之父」,是一個橫跨政商,涉足兩岸的共產黨紅人,因此紐約華文報紙隆重報導了他的去世。

我對成思危新聞很關心,主要原因是, 六0 到七0 年代我在台北聯合報擔任採訪工作,公餘到「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此刻改為世新大學)兼職授課,主講「新聞採訪與寫作」,前後有四年之久,與成舍我先生及他的女公子成嘉玲小姐有過接觸,對他們家族及事業均略有瞭解。

成舍我先生是台北新聞教育界的顯赫人物,其後代在海峽兩岸遊走均受重視。從一個小人物的角度去看,成氏家族的故事頗具時代色彩,更是過去一個世紀中國人求生存的典型故事!

回憶1949年中國大陸淪共,大批國府軍政人員隨政府播遷台灣,也有一部分人流落香港、澳門。他們之中有人在香港落地生根,也有利用香港做為跳板逃去日本、琉球、台灣、南洋、印支,有辦法則逃去歐美、加拿大及南美洲。總之都是「義不帝秦」的難民。他們回望神州,國土蒙塵,同胞被戮,驚悚恐懼之下,從此亡命海外。

這裡要說的是:成舍我先生家族。成先生比所有中國人都聰明,早在大陸變色前的一九四八年在北平當選立法委員不久,北平淪共,他逃去南京,隨即離開中國大陸移居香港。香港有不少中文中學與英文書院,但成舍我卻把十二歲兒子成思危送入香港最大的左派學校「香島中學」(在九龍窩打老道)讀書,一九五一年成思危返回大陸建設「新中國」,那時中共正在大陸展開血腥土改與鎮壓,大批國民黨留在大陸的軍政殘餘遭到清算鬥爭,大批死亡。農村更是「村村見血」,屍橫遍野。但在中共公佈的材料中,沒有提到成思危的遭遇,只說他在華南工學院及華東工學院學習、反右。文革受到什麼衝擊則一字不提。但在台灣的妹妹成嘉玲、成露西,則在台灣大學外文系與經濟系畢業後赴美深造。七0年代台灣有能力出國的人不多,許多想出國深造的人都沒有經濟能力,有的人甚至一張飛機票也買不起。五0到六0年代去美國的人,不少是乘貨輪出去,在海上都要坐上三十到四十天,旅程十分辛苦,但成家子女不同。他在七0年代出國,很快就取得博士學位。

成嘉玲出國取得學位後回國,擔任若干大專院校教授,最後繼承父業出任世新大學校校長。而她的妹妹成露茜,七0年到美國求學,因熱愛馬列主義而狂熱親共。在海外從事反對國府,抨擊國民黨的政治活動,她穿毛裝,帶列寧帽,關心弱勢,又崇尚無產階級專政。一九七二年文革期間,熱火朝天去大陸「朝聖」,由於成舍我名氣大、地位高,是中共統戰對象。於是老狐狸周恩來接見,隆重接待,周恩來夫婦並請她到家中吃飯,更安排她與被下放勞改的兄長成思危見面,為成思危「平反」,給他官職官銜,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列,備受「毛周」重視,因為他有一個名氣大的父親在台灣。

其實,成舍我一家人都有紅色基因。成舍我在上世紀二0年代就被中共創始人李大釗介紹入「益世報」工作,導致日後他走入報業界,從此既辦報,又從事新聞教育,受到社會重視。

當大陸人紛紛從大陸偷渡逃到香港之際,成思危卻反其道而行投奔大陸,說是回去建設新中國,結果反在文革遭到中共批鬥、下放、勞改,若非她妹妹成露茜是美國左傾分子,且回國「朝聖」,他不會得到平反復出。因此是為了統戰在台灣有影響力的父親成舍我。中共對他加官晉爵,後來成露茜在台灣解嚴後返回台灣繼承父業,辦了兩份小報,「立報」、「破報」,最後在二0一0年七十歲那年在台灣去世,受到台灣的天下雜誌為她哀悼吹捧,並為她的言行做了一個紀錄片公開放映。

說到成家有紅色基因並不誇張,除了成思危是中共高幹,1924年在北京出生的妹妹成幼殊,一九四五年在上海聖約翰大學讀書時就參加了中共地下黨,勝利後和同學一同投共加入新四軍,並在當年底加入共產黨,曾被共產黨派回上海做她母親的思想工作,表現積極,竟說服母親與她一起投共。

大陸淪共前的一九四八年,成舍我全家移居香港,中共派成幼殊去香港勸成舍我回大陸投共,同時在香港為中共做地下工作,到大陸完全赤化才回去,接著他哥哥成思危在1951年也跟她回大陸。但在香港的成舍我見中共在大陸的暴虐可怕, 1952年卻申請回台灣追隨國府,繼續做他的立法委員。因台灣報禁森嚴,無法辦報,只好辦學校,這就是日後他辦學成功,成為台灣最有錢的新聞工作者。他的子女也有豐厚的資財及成功的事業支持,成為台北政商新聞界的紅人。

我在世新教書時,曾經與成嘉玲有過交往。她對我在教學中向學生述說中共暴政可怕而不滿,曾當面警告我,後來,她接辦「傳記文學」雜誌,有一年住在紐約的史學家唐德剛去世,我寫了一篇唐德剛在八0年代左傾頌共的報導寄去,她隻字不刊,也不給回答,盛氣凌人,可見她對中共政權也是一往情深。

台灣近二十年來,貫徹自由、開放政策,親共統獨百無禁忌,因此台獨份子橫行,共產黨人公開作惡,沒有人敢干涉,成嘉玲因此如魚得水。假如她真喜歡共產黨,我倒希望她去中國大陸發展,因為此刻中共經濟發展快速,很快就會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以她家族的基因,她在大陸的成就必然超越台灣。回去吧,成家最後一個「愛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