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多災多難的國父孫中山先生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寇攻佔南京,把總統府內的國父孫中山銅像拆除推倒,一群歡呼的日本兵,揪著孫中山銅像的耳朵拍照留念,照
片刊在日本銷量最大的「朝日新聞」上,宣稱日本佔領南京後,完成佔領中國大地的任務,中國已經滅亡。

2013年8月25日,台南市長賴清德下令,拆除人員進駐台南中山公園,把公園內的孫中山銅像拆除推倒。他說:「民眾看到孫中山銅像『天下為公』字樣,內心淌血不己」。接著他把日本人坂井德章的銅像樹在公園內,把公園改為紀念他的公園。

2014年夏天,逃赤難到美國的中國流亡作家余杰到台南公園瞻仰,寫下:「讓孫文的歸孫文,讓湯德章的歸湯德章」的大作,並拍下他在銅像前哀思的照片,一同刊在他出版的那本書上。

湯德章是什麼人?他的父親「坂井德藏」是日本殖民台灣時的警察。一九一五年被抗日起義的高雄人余清芳部隊殺死,因為坂井想剿滅義軍反被義軍殺害。後余被日本人殺死。

「坂井德藏」死後,「坂井德章」繼承父志又做了日本警察,後辭職去日本中央大學讀法律,回台灣做律師。因他母親是台南人,因此台灣光復後沒有回日本,並改名湯德章留下,當時任台灣行政長官的陳儀因留學日本,與湯德章背景相同,任命他做「台灣省公務員訓練所長」。余杰褒揚他的文章記述:「湯德章誓願不做中國官吏,因為中國人貪污。」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發生,由於他做過日本警察,被暴動群眾推舉為「治安組長」,在一連串燒殺搶之後,被國軍第二十一師部隊平亂拘捕。因他日本血統,且有日本警察背景,認定他叛亂而槍斃,後經國防部長白崇禧將湯案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再審,認為湯的罪証不足,改判無罪。從此一批跟從他的人便把他奉為「英雄」,直到賴清德當權更為他平反,並立銅像,並改公園為「湯德章公園」。台灣歷史學者李筱峯描述湯德章之死有以下的文字: 「湯德章在被槍殺前,仍神情自若,向四周市民微笑,行刑的士兵厲聲叱喝「跪下!」湯氏端立不動。在其怒罵聲中,子彈穿入鼻樑及前額。他猶傲骨挺然,怒目圓瞪,過些時才倒下。」多年以後,作家葉石濤在小說〈夜襲〉中借主人公簡阿淘的眼睛描述當時的場景:「那身體魁梧的湯德章被槍決,他留下來的血跡在大正公園的水泥地上,用水沖了也沖不走。」(以上文字摘自余杰大作)

而被形容為中國流亡作家余杰,也在追思文字中這樣深情的描述:「湯德章的慘死表明,在專制制度之下,法律保護不了律師的生命,法槌敵不過子彈的威力。但是,法槌彰顯的法治與人權的價值,卻能穿越時空,歷久彌新。」

孫中山先生是肇建中華民國的國父,他在多災多難的中國土地上,死後也不得安寧,先被台灣文化流氓李敖,誣指他為「謀殺害陶成章的元兇」,後被大陸流亡文人余杰說他是「殺害宋教仁的兇手」。日本鬼子在南京推倒他的銅像,台南皇民市長賴清德在台南也推倒他的銅像。反而無惡不作的毛澤東及他的黨,在大陸建政六十六年間,一直尊崇他,毛共雖否定他的國父地位,但仍似是而非的尊稱他為「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只是隱瞞了他中華民國國父的名號。有不少僑胞問我:「中國何時才可和平安定?」我的回答是:「要等到國父孫中山先生得到平反,一切暴徒、流氓、無恥之人被消滅之後!」

余杰站在取代孫中山先生的日本人坂井德章的銅像前佇立哀思,並說:「 讓孫文的歸孫文,讓德章的歸德章」。「 他痛恨當年殺害坂井德章的國軍。把自甘做皇民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形容為「台灣民族英雄」,讚揚賴的胡作非為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