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義:台灣才是真正的中國

台灣有一個文化基金會,不久前邀請中共喉舌的「記者」到台灣訪問,讓他們從北到南好好的觀光了一個星期後回去,這些在中共喉舌擔任編採工作的年輕男女,都有共幹身份,以中共的組織標準,這些所謂的「記者」,很可能就是特務,否則也是「黨員」。

不過不論記者也好,幹部也好,黨員也好,特務也好,他們既然到了台灣,應該體察到台灣社會種種與中國大陸截然不同。大陸在中共統治下,一切以馬列為準則,從早期的一面倒倒向蘇聯,到後來的文化大革命,中國傳統文化習俗在破舊立新的口號下蕩然無存,甚至城市道路的名稱也都以「解放」、「起義」取代,古典書籍因文字簡化而被漠視,古老文明因紅色革命而消失,那些在中共紅旗下生長的記者、幹部、黨員與特務,對中國的來龍去脈所知不多,當他們觀光完台灣回去大陸,必會有「禮失而求諸野」的感慨,否則也誤以為訪問了一個不同的國家。

我在台灣旅行,不論看電視、報章,不論與親朋好友交談,甚至在街頭漫步或到公家機關辦事,均發現台灣的中國色彩濃厚,人情風俗、文化傳統、文字傳播更是中國風味十足,與在中國大陸的體會完全不同。中國大陸的書報雜誌,官府佈置與公文文件,全用簡體橫排,與洋人相似,但印刷紙張土俗粗糙。洋化落後得令人難受。若干公家機構還可見馬恩列史的洋鬼子照片,會議場所佈置除了有共產國際特色的紅旗之外,還有蘇聯式的佈置與裝潢,早年得共幹戴八角列寧帽,及穿列寧裝,後來的共幹人人一襲西服,看不到一點中國味道,他們的「愛人」亮相,都穿長褲西式上衣。

台灣不同。絕大多數報章、雜誌、書籍是用正體字直排,印刷紙張精美,公家機構的佈告文件,全按中國傳統規格、形式直排直寫。中共早年宣傳台灣被美國佔領,業已全盤西化,但在台灣看不到洋人標誌,也沒有人懸掛美國偉人的照片,會議場合佈置完全符合中國傳統。各級官員出行有穿夾克,有戴便帽,各有特色,他們的夫人亮相,多數穿中國旗袍,中國色彩十足。在台灣經常可聽到當地人說,「我是中國人」,「我們中國」,一切以中國人與中國為榮,而在台北市的街道除了用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四維、八德排名,就是以大陸各省市城鄉訂名,一切與中國的地理、文化接軌,與傳統有關。

不久前,台灣一名資財豐厚的企業家陳某,是台北震旦公司董事長,他得知大陸山西一座佛寺內有18 尊千年金剛被盜賊把頭砍下來賣到國外得利,他因愛惜文物古董,對此事表示關心,囑咐他手下的人注意,把流落海外的金剛頭收購回來,他要把金剛頭送回山西。

陳某的手下幾經艱辛,終於從歐洲、日本及台灣各地把被人搜購的金剛頭以重金買下來,然後送去大陸山西,嵌裝回金剛身上,他的說法是:作為中國人,應該維護自己祖宗留下的文物,這不僅是他這一代的事,也是所有中國人後代的事。

如此愛惜中國文物的陳某,是台灣本土人。他對大陸某些人不珍惜中國文物表示費解,其實,那些盜古物的人只是想圖利而已,他知道收購金剛頭的人必會珍藏它,陳姓富商若然知道中共在文革浩劫中破四舊,摧毀中國文物的行徑,不知多麼痛心,從這個角度看,怎麼會有人相信中共黨徒是中國人?

台灣的宗教事業昌盛,尤其是融入中國文化傳統的佛教最興旺,男女信徒眾多,高僧名尼輩出,台灣民眾敬天祭祖,神佛崇法,堅守書禮傳家,並且相信做人做事應該對得起先人,死後要見列祖列宗於地下。這種現象與中國大陸不同。在無神論的共產黨約束下,大陸宗教沒有自由,共產黨人除了強調「工人無祖國」之外,還奉馬列為祖宗,把馬列經典列為堅持的「四項原則」之一,所有信奉馬列,認同共產的大陸人士,死後不想見列祖列宗,只希望見到馬克思,這可以從老毛為首的共產黨人,一律把死亡視為去見馬克思得到明證。

台灣大多數人對中國人所叫的民族主義嗤之以鼻,對他們表示要統一中國表示不可思議。對台灣人來說,中國應統一在中國文化傳統下,而非統一在馬列制度下。◇